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七百二十一章 問候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七百二十一章 問候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第二天早上九點左右,陳飛終于算是從昏迷當中蘇醒了過來。

    他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床邊已經趴著睡著的王嫣然,內心一股子暖流經過,心中有些感動。

    當然,醒來之后的第一感覺除了感動,更多的劇痛,劇烈到撕心裂肺的疼,盡管陳飛之前是軍人,受傷這種事情見怪不怪,間的多了,那個真正的軍人會沒受過傷呢?

    可是像這種壓迫性的雙腿斷裂,其所要承受的劇痛根本就是常人無法想象的事情。

    陳飛醒來的動靜吵醒了一邊趴著的王嫣然,她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向陳飛。

    四目相對,王嫣然趕緊伸出手讓陳飛躺好,“你感覺怎么樣?是不是感覺很疼?要不要我叫醫生護士過來?”

    陳飛伸手將自己臉上的氧氣面罩拿開,然后擺擺手說道。“不用了,他們來也沒事,我感覺很好。”

    但此時王嫣然沒有聽陳飛的,還是按下了呼叫按鈕,他給陳飛住的是高級病房,因此醫生很快就到了。

    一番基本的檢查之后,王嫣然看到,陳飛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珠。

    “醫生,他出了這么多的汗,沒事吧?”

    醫生面色沉重的看著王嫣然,有些苦笑的說了一句,“他沒什么事,就是疼的……”

    “先生,要不我給你打一針鎮痛吧?”

    陳飛看了一眼醫生,勉強笑了出來,“鎮痛會讓我傷口愈合速度變慢。還是不要了……”

    醫生摘下口罩,輕嘆了口氣,露出了欽佩的表情,“陳先生,你真是我這么多年見到過的唯一一個受傷這么嚴重還不打鎮痛的人,真厲害……”

    說完,還比了一個手勢,陳飛見狀,苦笑一聲沒有答話。

    醫生走了之后,王嫣然也沒有再閑著,不管的拿毛巾給陳飛擦汗。這種斷骨之痛顯然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即便是陳飛這樣的硬漢,也是暈過去好幾次。

    但不管王嫣然怎么勸說,陳飛就是不愿意打鎮痛,他自己心里很清楚,他自己這個傷太嚴重了,打鎮痛會有副作用,可鞥會對以后的行走有影響。

    即便可能影響很小,陳飛也不愿意有。

    王嫣然拿著毛巾,心里疼的不行,“要不咱們就打一針好嗎?就一針!”

    陳飛搖搖頭,“不行,不能打鎮痛。會有副作用的,你別勸我了,我就算是疼死也不會打鎮痛,我以前在部隊待了那么久,這種事見的多了……”

    陳飛已經這么說了,王嫣然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順著陳飛的意思,“那好,你一定要堅持住,過兩天應該就會好點了。”

    陳飛咬著牙關,“有句話我知道該不給給你說,但是,我現在成了這樣,也沒有辦法再做什么實際行動,可是我的事情還沒有完成,我必須繼續,不能停下來!”

    王嫣然抓住陳飛的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說,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盡力去做!”

    此時陳飛反而有些遲疑了,他心中比誰都清楚,如果自己將手里的證據全部給王嫣然,然后讓她代替自己先去報警的話,那么王嫣然無疑會處于一個極度危險的狀態之下!

    這顯然是陳飛不想看到的事情,可是現在自己雙腿成了這樣,要等養好傷的話,最起碼得幾個月,到那個時候早就一切歸于平靜了,更別提翻案。

    “你怎么不說話了?”王嫣然等了好一會兒之后發現陳飛似乎一直都在沉思,并沒有直接告訴自己什么。

    陳飛嘆了口氣,“不是我不說,這件事你也發現了,車禍本來就不是什么車禍,是他們想做掉我,如果我把我手中的東西都交給你,讓你去完成的話,恐怕會讓你陷入和我現在一樣的危險境地。”

    “我實在是有些不忍心這樣做……”

    “算了,你出去幫我找一臺電腦,我會把我知道的所有證據以及信息發給市局,希望他們能夠重視一下……”

    王嫣然一陣的苦笑,“怎么可能呢,他們絕對不會重視你的一份郵件,即便是你親自去也不一定會有什么好的結果,更不要說現在你在網上發信息了,不可能的……”

    王嫣然就再市局工作,有些事情她還是很清楚明白的。

    陳飛雙手撫了一把臉,然后說道,“也是,這我也已經想到了,但是我現在成了這樣,沒辦法啊……”

    兩人沉默了很久,王嫣然攔住了陳飛的手,“有句話我想問問你,希望你能如實的回答我。”

    扭頭看著她的眼神,陳飛心里知道,她現在是在很認真的問自己問題。

    “好,你說,我一定認真回答。”

    想了想,似乎是在內心之中醞釀了很久,王嫣然開口道,“我想跟你說,想問問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我,以后會不會娶我?”

    說完話,王嫣然低下了頭,陳飛看著她,輕笑了一聲,“我不怎么會說好聽的話,但只要你愿意,我娶你。”

    王嫣然站了起來,有些小小的興奮,“那好,我爸媽剛才跟我說了,只要我們以后能好好的生活,他們愿意幫我們這一次,幫你把這件事處理了……”

    “你放心,我爸的地位不低,他要真的想幫我們,基本上就不會有太大問題了……”

    陳飛一皺眉,“你爸爸是?”

    “他之前是部長,現在雖然是二線了,可人脈和影響力還是都在的,他之前也答應我了,說肯定會幫我們,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我們以后要好好的。”

    有些意外也有些驚喜,陳飛之前就隱隱覺得王嫣然這個姑娘家庭條件應該不普通,現在她自己說出來了,那應該就是真的不一般。

    “這件事非同小可,你也知道背后的人是五爺,這個人逼急了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來的,讓叔叔一定小心,也幫我謝謝他一下。”

    王嫣然撇嘴一笑,“等你傷養好之后自己去謝謝他,我才不替你說呢,顯得你多沒有誠意似的……”

    兩人相視一笑,沒有再說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