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二十四章 要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二十四章 要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電話直接就打到了五爺的手機上,此時的五爺正坐在家里看著電視,之前外面發生的一切事情他其實都不知道。

    看到電話號碼的顯示,陳五六端起小壺喝了口茶,然后才按下了接聽鍵。

    “喂,老王啊,好久不見啊,近來可好?”

    “這怎么突然想起來給我這個老朋友打電話了?”陳五六說話的語氣很是客氣,他不是大佛爺手下那些無知的混子,知道見到什么人該說什么話,像王衛國這樣的人,顯然就不能得罪。

    “五爺日子過得不錯嘛,我們這確實是好久沒有見了,不過這你日子過的滋潤, 但是不能不讓別人生活安心吧?”

    王衛國的這句話顯然一時間沒能讓一邊的陳五六明白過來,他呵呵一笑,“哎,老王你這話說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讓別人生活安心了?”

    “這話我可是有些聽不懂啊……”

    不過陳五六自然不是等閑之輩,雖然能感覺到王衛國在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仍舊帶著一絲怒火,這自然不正常,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

    但究竟是什么事情,他心里就有些打鼓了,不是很能明白。

    “你不懂我慢慢給你說,我在去你家的路上……”

    說完,王衛國掛掉了電話,陳五六這邊才剛剛吩咐下去讓準備茶水什么的,王衛國的車已經停在了四合院門口。

    聽到消息,陳五六趕緊起身往出走,剛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了一臉鐵青顏色的王衛國大步朝自己走來。

    心中的疑惑更甚幾分,但陳五六還是笑著上前,“哎呦老王啊,你來之前倒是提前打個招呼嘛,我好安排人做點東西,來來來,里面請!”

    王衛國臉色很不好看,看了一眼陳五六,轉頭進了房子。

    進門只有他也沒有客氣,直接坐在了沙發上,沒等陳五六開口,直接說道。

    “五爺,我們之間認識了這么多年,雖然交情一般,可能也就是一面之交而已,但是咱們都是燕京地面上有頭有臉的人,做什么事情得給互相留個臺階下吧?”

    陳五六果然是老油條,聽到這話雖然有些不明白,但還是笑著給王衛國先倒了一杯茶,然后說道,“老王啊,我陳五六是什么人你心里也清楚,咱們有一說一,我知道您現在情緒不好,但是說實話,我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把您給得罪了……”

    “咱們都是老朋友了,我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對的地方,老王你直接說出來,不管怎么樣,我先給您賠個不是……”

    俗話說的好,這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態度這么好,王衛國也不好意思再接著發火,只能是忍著說了一句。

    “五爺,行,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我有個女兒你知道吧?”

    陳五六連忙點頭,'這我自然知道,侄女最近可好?”

    “我女兒最近好不容易找到哥喜歡的女婿,結果,被你的人設計了一場車禍,腿都斷了,我好不容易找來專家把腿給他接好,就在剛才,你的人給我連人都搶走了,直接在醫院就動手搶人!”

    “五爺,咱們都是體面人,你也別說我沒什么證據什么的這些話,沒什么意思,這就是你的人動的手,我敢保證,之前咱們有沒有什么恩怨咱們暫且不說,但你的人這么做,恐怕多少有些不合適吧?”

    “都是有頭有臉的人,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那么絕,我來就想問你一句,你看這事兒該怎么處理!”

    王衛國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但是陳五六現在確實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陪著笑,“老王啊,你先別急,你說的話我肯定是相信的,無條件相信,但是我跟你說實話,這件事不管真假,我真的不知道。”

    “要不這樣,你女婿叫什么名字,在哪家醫院,我去問問我的人,看他們究竟有沒有干這件事,如果真的是我們抓的人,你放心,我立馬讓他們放人,然后給您跪下來道歉,怎么樣?”

    王衛國冷笑一聲,“道歉就不用了,這樣吧,你現在就打電話問,我女婿雙腿重傷,要是出點問題,五爺,你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陳五六心中自然明白事情的厲害,王衛國就納悶一個女兒,如果真的是自己人把人家女婿怎么樣了,那把人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干的出來。

    “好,老王啊,你就稍等一會,我馬上打……”

    說完,陳五六拿出手機,給自己的親信住手將電話打了過去,讓他趕緊查一下,剛才是不是有自己人動過手。

    站在窗戶邊上,等了不到三分鐘,電話打來了。

    “五爺,事情有些復雜,我就簡單給您說了,剛才確實是有人動手,抓的應該就是醫院躺著的男子……”

    “那你還等什么,快讓他們把人放了,然后到我這里來給人家賠禮道歉,這事情就算完了,記住,讓他們動作快點!”說完,陳五六準備掛電話,但是那頭的助手趕緊補充說道。

    “五爺,事情沒您想的那么簡單,這個人不能放……”

    陳五六一愣,“你這話什么意思?”

    “五爺,我長話短說,這個人是唐風的手下,你還記得唐風吧?就是殺了許聰的那個人,然后他把自己的手下派出來,就是來查王律師這個案子的,而且他手里還得到了許多有價值的證據,現在正準備揭發我們,然后接著又把大佛爺的女人給人家睡了,然就大佛爺這才讓人動的手……”

    “這個人不能放,如果真的放了出現點什么問題,我們可就麻煩了。”

    陳五六的臉色暗淡了下來,他之前就隱隱覺得不大對勁,沒想到果然不對勁,這個人不簡單。

    “好,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陳五六沉默片刻,然后轉身,一臉的嚴肅樣子。

    “老王啊,剛才電話我打了,我都問了一遍,你說的這件事,我的人是真的沒有做過……”

    王衛國看著陳五六的眼睛,往后一靠,直直的看著,“哈哈哈,五爺啊,好,是不是你的人抓走的,你心里清楚,看來你是真沒拿我王衛國放在眼里,好,好啊!”

    “既然五爺不肯發話讓自己的手下放人,那好,=我王衛國就只有自己動手干自己的老本行了……”

    “不過五爺您可要想清楚了,一旦我認真起來,對您可沒什么好處……”

    王衛國說這話,讓一向受人尊敬的陳五六感覺心中萬分不爽,這話說的,簡直就想是打自己的臉!

    你王衛國現在已經退居二線了,還這么囂張跋扈,難道真的以為陳五六的名號是吹出來的不成?

    “老王啊,這話說的可就不怎么好聽了啊?我聽著怎么有些刺耳??”

    “您剛才也說了,咱們都是燕京地面上有頭有臉的人物,您這么說話,是在威脅我陳五六嗎?”

    王衛國年輕的時候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什么場面沒有見過,又怎么會懼怕陳五六的這樣一句話呢?

    “陳五六,我知道你為什么剛才這樣說,你心中明白,人是不是你們抓走的你心里更清楚,大家都是男人,敢作敢當,你抓了就是抓了,沒抓就是沒抓,都是這么大歲數的人了,就不要沒事還裝了,沒什么意思……”

    陳五六聞言哈哈大笑起來,“王衛國,你這是在說我陳五六怕事是嗎?”

    “我實話告訴你,人是我們抓的,但是不能放,你女婿知道了太多他不應該知道的事情,他落到我的手里,就別想著再活著出去!”

    “我陳五六是什么人你心里應該清楚,他一個小年輕敢背地里搞我,我難道不應該出手教訓教訓嗎!”

    “王衛國,說好聽的話那是在給你面子,我怕話說得太難聽傷了和氣,但是你不要以為我陳五六怕事!”

    “人是我的人抓的,沒錯,但是我再說一遍,想讓我放人不可能!”

    “早點回去給你女兒重新找個下家吧,這個陳飛是活不成了……”

    王衛國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好歹自己這么多年也是混的風生水起,沒想到今天這么一個混子這么欺辱!

    “好,陳五六啊陳五六,做事挺絕啊,可以,你想玩我就陪著你一起玩,我就不信,一個老混子能翻得起來多大的浪!”

    說完,轉身冷哼一聲往外走去。

    “王衛國,你還以為陳五六是當年的那個混子陳五六嗎?你以為你還是曾經那個風光無限的王衛國嗎?”

    “跟我斗?好,那我就陪著你好好玩玩,你看我怎么把你女婿玩死!”

    他有些有恃無恐的樣子,連自己都覺得有些囂張跋扈過度了,但是現在自己又有了金家這個大靠山,面對一個王衛國,他心中是一點都不懼!

    一個小小的王衛國,如果放在以前的話那自己肯定有些懼怕,可現在變了,自己實力上去了,而王衛國又退居二線了,沒有了實權。

    這個時候,自己還怕他做什么?

    看到王衛國走出去之后,陳五六拿出手機,給三佛爺和大佛爺分別打了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