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二十五章 興師問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二十五章 興師問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一個小時之后,陳五六四合院內的議事廳內,他面色陰沉,端坐良久沒有言語。

    大佛爺和三佛爺預感到了事情已經被五爺知道,此時膽戰心驚的坐著,一句話也不敢說。

    “老大老三,我們兄弟九人,在一起做事情,已經有三十多年了吧?”

    大佛爺和三佛爺互相看了一眼,抬起頭笑著說道,“是有三十年了……”

    “這三十多年以來,我們兄弟出生入死,好幾次,拆彈把命都搭上。能熬到今天,有這樣的地位,不容易啊……”

    二人都被說的有些懵,這叫自己過來難道不是興師問罪嗎?怎么還扯上這些了。

    “五爺,我們能走到今天,確實不容易……”

    三佛爺站起身,有些煽情的說了一句,還假裝似的摸了摸眼角。

    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五爺“蹭”的一聲站了起來,手指著前面怒斥道,“你還知道我們一路走過來不容易!”

    “才過了幾天好日子,是不是都忘了當年我們走在街上三天連一口吃的都沒有的日子了!”

    大佛爺和三佛爺連忙低頭,不敢說話,五爺說的都是真的,當年他們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過得確實都不怎么好。

    幾天吃不上飯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混賬東西,你們以為自己是誰!”

    “老大,不是我說你,你都幾十歲的人了,要點臉,好色可以,掩飾著點,你是恨不得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個好色之徒是嗎!”

    大佛爺的年紀甚至比五爺要大上幾歲,但沒有辦法,從小到大其實都是這樣,五爺是他們其中的老大,他說什么就是什么。

    “我跟你說過無數次,喜歡女人,沒有什么,你好歹給我收著點,外面那拜金女多了,你多養幾個也沒什么,但是別太張揚,槍打出頭鳥,你的名聲現在都臭了,臭了你知道嗎!”

    大佛爺被訓斥到一句話都不敢說,幾十歲的人了坐在底下,埋著頭。

    “你是要做大事的人,我們都是要做大事的,做大事的人就不能把女人看的太重,你倒好,為了兩個女人,把人家酒店都點了?我問問你,你還記著自己的名字嗎?你現在牛了吧?隨隨便便點人家酒店,你吃不飽飯的時候,那樣子你都忘了?”

    三佛爺坐著,心里不禁在偷笑,大佛爺跟他一直不對付,現在五爺教訓他,讓他感覺簡直爽到了極點。

    但好景不長,他剛剛才這樣想,五爺就站了起來,走到了三他身側。

    “老三,你的那個手下呢?”

    三佛爺心中就是一驚,連忙站了起來,“五爺,那個我……”

    “有些事情可以漫天過海,但是,瞞不過我,你別忘了這里誰是主事的……”

    三佛爺干笑兩聲,稍微一抬頭說道,“那自然是五爺主事……”

    “那個手下已經被我做掉了,他不守規矩,禍是他闖的,那自然得需要他用命去賠。”

    五爺冷笑一聲,拍了拍三佛爺的肩膀,“老三啊,你腦子轉的快這我知道,但是有些事情,算計可以,不能往自己家兄弟頭上算計,明白嗎?”

    這話一出,三佛爺一身的冷汗直流,干笑到,“五爺,您這話說得……”

    五爺臉色一變,“怎么?我說的不對嗎?”

    “對,對,五爺教訓的是……”

    三佛爺不敢反駁,關鍵是人家說的也沒有錯,自己就是把大佛爺給算計了,這沒的說。

    五爺說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然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好了,說說吧,那個陳飛是怎么回事。”

    大佛爺和三佛爺一對視,“五爺,那小子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拿到了我們的把柄,就是那個王律師的案子的把柄,然后準備搞我們,然后還把大佛爺的女人給上了,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這才……”

    五爺點點頭,“人現在在哪?”

    “郊區的山莊里。”大佛爺回答到。

    “好,那我去看看,究竟是個什么人,把你們嚇成了這個樣子。”

    說完,轉身往外走,三佛爺和大佛爺跟上,一行三人出了四合院。

    ……

    王嫣然已經哭了很久,她就是一個小姑娘而已,哪里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好不容易才把老爸王衛國等回家。

    “老王啊,怎么樣了,女兒都哭了一個多小時了,眼睛都哭腫了……”

    一進門,妻子上前詢問,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王衛國臉色同樣不好看,簡單的說了一句,“這件事不好辦,我在想辦法,你先取去看著嫣然。”

    說完,換上鞋子,王衛國進了書房,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坐下開始打電話,之前的老同事,老朋友們居然一個個全部關機了!

    一個電話都沒打通,期間打通了一個,還沒說話,就說自己在開會,讓他等一會兒。

    直到這個時候,王衛國才明白,如今的自己手中已經沒有了實權,真正遇到事情的時候去求人,是根本就行不通的。

    有些無力的往后一靠,王衛國有些感慨,自己風雨這么多年,何曾被人這么怠慢過,今天他們知道自己要有事找,因此一個個提前接到消息之后都把手機關掉了。

    世間的人情冷暖真的不過如此,江湖果然都是人情世故……

    王嫣然不知道何時停止了哭泣,她走到書房門前,輕輕的敲了敲門。

    “進來……”

    王衛國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但這種疲憊,遠遠不止是身體上的勞累,更多的是精神上的。

    “爸爸……”

    王衛國招手讓女人坐下,接著說道,“嫣然,爸爸退居二線之后,真的是沒有辦法再幫你了……”

    “真的不是爸爸不幫你,而是……實在有些力不從心,這人啊,都是物質的,如今我沒了實權,他們已經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看到自己父親臉上的疲憊之色,王嫣然心中很愧疚,這件事本身和他沒有關系,要不是因為要幫自己,也不至于成這樣。

    “爸,我知道您的難處,我也能明白,您現在不是他們的上級了,人心比春天的冰都要薄,我真的能明白您的難處……”

    “這件事您不要再操心了,我自己想拌飯去辦,不管怎么樣,陳飛我一定要救出來。”

    說完起身就準備走,王衛國有些驚詫,連忙起身說道,“嫣然,他們的實力太強了,爸爸都沒有辦法,你準備怎么辦!”

    王嫣然轉過頭,拿出了一張小紙條,然后對王衛國說道。

    “之前陳飛給過我一個紙條,說上面是自己老板的聯系方式,如果自己出現什么意外,實在沒有辦法的說話就給他打電話。”

    “現在我們已經走投無路,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我覺得,這個紙條能派上用場了……”

    王衛國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你去吧電話吧,試試也好,畢竟不管怎么樣,陳飛逗得救出來。”

    王嫣然輕笑了一聲,回了自己的房間。

    拿出手機想了很久,她將號碼撥了出去。

    而此時的唐風還在夏威夷的島上,看到一個陌生的電話打進來,他帶著墨鏡,躺著將接聽鍵按下。

    “喂,哪位?”

    王嫣然聽到了一個很有磁性的男聲,“是唐先生嗎?”

    唐風沒聽出來這個人的聲音,隨口答道,“對,我是唐風,你是哪位?”

    王嫣然鼻頭一酸,抽泣著說道,“唐先生,我是陳飛的朋友,他現在受了重傷,人被直接從醫院帶走了,現在情況危急,對方實力太強,我是實在沒有辦法,這才給您打的電話……”

    唐風坐了起來,“你說,陳飛受了重傷,還被人帶走了?”

    王嫣然點點頭,雖然唐風看不到,“對啊唐先生,陳飛被人設計了一場車禍,雙腿都斷掉了,剛在醫院一天,然后又被人從醫院帶走了,他傷的很重,我怕……”

    唐風深吸了一口氣,“把你的地址給我,我現在在國外,馬上趕回去。”

    說完,掛掉了電話。

    旁邊,楊月兒一身的泳裝,戴著太陽鏡看著唐風。

    “一個朋友。”

    “哦,有事找你嗎?”楊月兒喝著果汁,隨口問道。

    “我的一個朋友出事了,我得馬上回去。”

    自己老爸和李阿姨不在沙灘上,這兩人最近迷上了游泳,現在還在游泳館。

    “我得馬上回去,你等會記得給我爸爸和李阿姨說一聲,就說我有急事,得馬上回去,來不及他們道別了……”

    說著話,唐風穿上衣服,往沙灘外走去。

    楊月兒趕忙跟上,那胸前的事物隨著擺動起來,看得著實惹火。

    “你這么著急啊?沒什么大事吧?”

    “沒什么大事,不用擔心,你就留下來照顧兩個老人,我過去處理完事情之后就趕回來。”

    說完擺手讓楊月兒不要再跟了,加快腳步,上了車,直奔機場。

    兩個小時之后,唐風坐在了回國的航班上……

    ……

    而此時,燕京郊區的閑置山莊內,陳飛被綁在擔架上,隨意的扔在地上,沒有人在乎這樣做會不會讓他的雙腿直接報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