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二十六章 硬漢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二十六章 硬漢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小伙子,你還這么年輕,我還好像聽說你之前當做兵是吧?在里面混的不錯?”

    “那你說你如今要是兩條腿都廢掉的話,你就算活下來,還有什么意思?”

    五爺坐在太師椅章,看著面前的大佛爺在訊問陳飛。

    此時的陳飛面色蒼白,剛接好的雙腿似乎在劇烈的搬動之下又出現了問題,劇痛無比,貌似又開始滲血。

    陳飛氣喘吁吁,雖然是躺著,但劇痛讓他感覺渾身乏累。

    “你們有種的話,就弄死我,想讓我配合你們做事,休想!”

    陳飛用盡力氣大聲的呵斥道,他內心的憤怒到達了極點,現在也就是雙腿不能動,要不然的話,他一個人就能解決掉這滿屋子的人!

    大佛爺聞言笑著點點頭,“好,有骨氣,是塊硬骨頭!”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給你松松筋骨,你看這剛好,人家專家給你剛接好,我看接的不咋樣,來,我給你重新對一對……”

    說完,一只手搭在了陳飛的腿部傷口處,然后五指一用力,陳飛瞬間所有牙齒都咬在了一起,整個人的身份往上一弓,面色成了鐵青色!

    “怎么樣?舒服嗎?現在把證據給我們叫出來,我還能給你保證,你能活著從這里出去,要是不然的話,那你就……”

    “有能耐你就弄死我嗎,少說那么多廢話!”陳飛咬著牙說道,他是一個軍人出身的人,這樣的事情出現在身上,怎么可能隨隨便便的就屈服!

    大佛爺聽到這話,有些好笑的笑了起來,“哎喲,我說陳總啊,您這話說的就部隊了,我們怎么可能讓你就這么死了呢?那多沒有意思對吧?你放心,我會讓你死,但一定不會讓你痛痛快快的死!”

    “這里不會有人來,我會折磨到讓你求我殺了你,你信嘛?”

    陳飛哈哈一笑,“好啊,那你有什么手段就盡管來,不過我也要告訴你一句話,現在后悔也還來得及,不然的話,有你們后悔的時候!”

    大佛爺抬手就要打,身后傳來五爺的聲音,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小兄弟啊,都這個時候了,就不要說狠話了,你也應該知道,我們這種人不是街面上的那種小混混,不是你說幾句就能怎么樣的。”

    五爺走到了陳飛身邊,語氣客氣的說道,他此時的神情看著就讓人感覺是一個和愛可愛的老大爺一樣。

    陳飛撇了一眼,“你就是五爺吧?”

    陳五六點點頭,“沒錯,笑兄弟好眼力,果然是干大事的人。”

    陳飛冷笑一聲,“既然你是主事的,鬧完就實話告訴你,我們老板派我來就是查王律師的死因的,我也同樣查到了結果,就是你們的人威脅白少東干的,證據很多,都在我那里放著。”

    “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這樣做,但是現在結果已經是這樣,我還是希望你想清楚。”

    陳五六背著手笑了起來,“小兄弟啊,你這話我沒有明白啊,什么叫我想好了?我威懾么要想?我憑什么想,我想什么?”

    “事情是你做的,那你就應該晨承認,我不管你是處于什么目的殺的王律師,但結果已經是這樣,就不要再隱瞞了……”

    說完,陳五六笑了起來,“果然年輕人就是年輕人,說起話來這么的風輕云淡。”

    “小兄弟,我也不瞞你說,這件事我恐怕不能做到你想要的結果了,這我可得跟你說清楚。”

    “你也不要以為我陳五六就是個隨隨便便的街頭小混子,被你幾句話就能說著趕緊求饒!”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有什么資格跟我說這些?”

    “我就實話告訴你,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跟我們合作,把所有證據都扔掉,然后我們相安無事,以后也可以做朋友,畢竟大家都是開門做生意的人,以和為貴!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啊小兄弟?”

    “再者說來,你看你這雙腿,要是不在醫院,沒有醫生來看的話,估計很快就要被感染了,到時候肯定會保不住,你的心上人要是知道你沒了雙腿,還會跟你嗎?”

    踱步,陳五六一臉的輕松,“這男人啊就是不容易,要是連腿都沒有了,你覺得你以后會過得如何?”

    “我知道,你是王衛國未來的女婿,他呢,很有勢力,女兒也長得漂亮,但是年輕人,也經歷的事情太少了,我就跟你說吧,如果你沒有那份體面的工作,沒有錢,人家還看得上你嗎?”

    “更不要說你連腿都沒了,人家年紀輕輕得照顧你一輩子,可能嗎?”

    “不要相信什么電視劇里演的什么狗屁愛情故事,沒有能力的男人一文錢都不值,不幸的話你可以試試,看我有沒有在騙你!”

    人心都是肉長的,陳飛聽到這些話之后,不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

    他知道,如果真的自己沒有了雙腿,王嫣然恐怕最后也會離開自己,這不是說這個人姑娘人品不行,這是人性,要照顧自己一輩子,圖什么?

    一時間,陳飛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他是真的不想失去自己的雙腿,但是,不想失去雙腿的代價就是要交出所有的證據,那樣一來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等于是白費了。

    更何況,這樣做,等于辜負了唐風的囑托!

    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唐風給自己的,要不然自己就只能待在軍營里一輩子,雖然并不覺得當兵不好,但是要當一輩子,似乎也有些不能接受。

    閉上眼睛,想了很久,陳飛睜開眼,沖著陳五六笑了笑,“你們有什么手段都使出來,我明確告訴你們,你們不管能不能弄死我,最后都會后悔,我的老板唐風肯定會來,到那個時候的話,你后悔,可能就都晚了……”

    陳五六的嘴角抖動了幾下,轉而也笑了起來,“好,真是一條漢子!”

    “多少年了,在我陳五六面前還真沒有人跟這么強硬,今天你算一個!”

    “既然你想做硬漢子,沒有問題,我成全你,不過你也要想好了,開弓沒有回頭箭,我陳五六這個人向來喜歡有骨氣的人,所以等會你要是再反悔也就沒有什么機會了?”

    “左右不就是個死?來啊!”

    陳飛精神有些亢奮,臉色居然紅潤了起來。

    “好,來人 ,去衛生間給我弄點大糞,給我潑在他腿上……”

    周圍人一聽都愣了!

    這手段真他嗎的陰毒到了極點,誰都知道那玩意不僅僅臭,關鍵是還有非常多的細菌,這要是潑在傷口上,那陳飛的這雙腿算是徹底廢了!

    陳飛也沒有想到,這個老東西居然會來這一招,意外的同時,脊背一涼!

    即便陳飛足夠硬漢,即便他受過特種的訓練,可是到了這個時候,也不免內心開始打顫,他是個人,和唐風不一樣。

    “陳五六,你給我記住了,今天你做的一天,我都會讓你還回來……”

    陳飛不久之后平靜了下來,靜靜的看和對面的陳五六,嘴里說道。

    陳五六仰天大笑!

    “哈哈哈,小伙子,我陳五六出生入死,從一個街頭小混子,小叫花子做起,什么事情沒有經歷過,什么人沒有見過?像你這樣跟我說話的人我見的多了,可是呢?我還是活的好好的,而他們說這些話的人呢?”

    “全都死了,你懂嗎?全都死了!”

    “來人,給我潑!”

    陳飛覺得自己受到了這輩子最大的侮辱,但就在即將被潑大糞的一瞬間,外面傳來了一聲斷喝!

    “你們全都別動!舉起手!”

    屋里有十幾號人,聽到這話,全都是一愣,其中幾人下意識的抽出腰間的槍,但就是在這一瞬間,其中一人大腿中彈,痛苦倒地!

    “別動,誰再動我打死誰!”

    陳五六眼皮跳了一下,站在原地,笑了幾聲,“侄女啊,看到你陳叔叔也不過來問好,女孩子家家的,舞刀弄槍著實不好,來,有話我們好好說。”

    說完的同時,陳五六轉身坐在了太師椅上。

    別墅門被人打開,王嫣然舉著槍,面色冷峻,只不過眼睛看起來有些紅。

    “陳叔叔,如果你還覺得我們兩家有些交情的話,就把他放了,證據得事情我們再商量。”

    陳五六抬頭,果然和自己想的沒什么出入,就是王衛國的女兒王嫣然,只不過沒見過幾次,現在長得自己都有些不認識了。

    “侄女啊,有話好好說,把槍放下。”

    陳五六此時儼然就像是一個大人,在教訓和勸導一個不聽話的小朋友。

    王嫣然雙手舉槍,“陳叔叔,你別逼我,我這么多年就只喜歡過他一個人,你要是敢對他下手,我立馬開槍打死你!”

    “大不了大家一起玩完!”

    陳飛躺在擔架上,此時已然有些虛弱,聽到看到是王嫣然,只是感覺眼眶有些濕潤。

    “侄女啊,別這么激動,先把槍放下,咱們慢慢說……”

    陳五六是老油條,王嫣然怎么會知道,陳五六反復說這話,只是為了在拖延時間,在自己的手下創造機會,而且他料定王嫣然不敢開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