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三十三章 聊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三十三章 聊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五爺看著走出去的七佛爺,心中不由得嘆了口氣,這老七性格耿直,對自己一向很忠誠,沒有那么多心眼子,自己是真的舍不得讓他第一個出去送死。

    但是沒有辦法,自己的計劃在這里擺著,他第一個跳出來要去,自己也沒有辦法阻攔,要不然被在座的這些人看出來些什么,就真的不好說什么了。

    底下坐的人中,沒有一個人看出來什么不對的地方,他們對五爺的信任超過了對自己的信任,剛才陳五六這么一說之后,他們沒有絲毫的懷疑。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陳五六自己心中就有自己的小算盤,而這個算盤就是一石二鳥!

    陳五六之所以能夠取得今天這樣的成就,就是看得遠,做事精!

    這個品質,他們定然是沒有的,陳五六對他們了解的很,知道他們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派他們去對付唐風,看起來是想讓他們做事,但最深層次的想法是讓他們死!

    讓他們全部都死在唐風的手中!

    這樣一來有兩個好處,第一個好處是,自己這邊付出了這么多好兄弟的性命的代價,也足以讓金家人那邊知道,自己為了這件事付出了很多,讓他們知道,也不好意思拒絕自己的一些請求。

    第二個好處就是,借唐風之手,除掉這些幾乎沒有什么大作用的人!

    什么兄弟之情,陳五六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這些人都是跟著自己混的,沒有著急陳五六的算計,沒有自己,他們狗屁都不是!

    這么多年了,自己照顧他們也都照顧夠了,也算是仁至義盡了,他們跟著自己吃了這么多年,不思進取,吸自己的血,有些人居然還生了二心,這樣下去他自然不爽!

    不爽怎么辦?那就除掉他們,以后自己取得的所有產業都是自己一個人的,再也不用再給他們分了,也少了許多麻煩!

    所以,唐風的出現簡直就是他陳五六的救星,簡直就是他的貴人!

    也像當年諸葛亮對司馬懿所說,如果沒有諸葛亮這樣的對手存在,你司馬懿又如何做得上這大都督之位?

    對手會給自己帶來挑戰,但有的時候,對手也可以給自己帶來機遇,對于陳五六來說,唐風是他的對手,也是鑄就他的基石,至少他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

    齊衛東家里,唐風坐在桌邊,田阿姨已經做好了菜,三人就坐,齊衛東給唐風倒了一杯白酒。

    “小風啊,也就是你來我才舍得把這十幾年的茅臺拿出來喝,來,今晚咱們叔侄喝的痛快!”

    唐風端起酒杯,和齊衛東一碰,二人仰脖一飲而盡!

    “嗯,確實是好酒!”唐風放下酒杯,不禁說道。

    這醬香型的白酒里面,確實做得好的也就是茅臺一家了,酒這東西是真的吃水土的,即便是所有的原材料都一樣,其它地方也做不出像茅臺一樣的口感。

    “這是自然,這酒是我十三年前買的,一直沒舍得喝,這老酒啊跟新酒確實不一樣,你看看現在的茅臺酒廠,跟以前是沒法比了……”

    唐風哈哈一笑,“沒想到齊叔對酒水還這么有研究呢。”

    齊衛東哈哈一笑,“談不上什么研究不研究的,男人嘛,心煩意亂的時候就喜歡喝兩口,這好酒和爛酒一口之后就能品出來,來,再喝一杯!”

    二人又碰了一杯,田阿姨在旁邊一瞪齊衛東,“怎么老讓孩子陪你喝酒?一口菜都沒吃呢,來,小風啊,吃菜,今天阿姨做的全是你愛吃的!”

    看著一桌子的好菜,唐風心里暖暖的,齊衛東一家是真的拿自己不當外人,自己每次來,田阿姨都會給做一桌子好吃的東西。

    “辛苦你了田阿姨,真的不用做這么多,我都不好意思了……”

    田阿姨溫柔的笑著,“到這里了你就不要客氣了,好好吃,吃飽了就在這兒睡,這次來就多住幾天哈!”

    不好意思當面拒絕,唐風就笑了兩聲沒有回答,拿著筷子只管吃菜。

    吃完飯之后,田阿姨收拾碗筷,唐風跟著齊衛東進了書房。

    泡了兩杯茶之后,齊衛東開口問道,“小風啊,這次來是有什么事情吧?”說完,抬手示意讓唐風喝茶。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唐風笑了,“齊叔果然是了解我啊……”

    “不過您這樣一說,倒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今天還真是有點事情想問問齊叔。”

    “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說,我們之間用不著那么客氣。”

    唐風點點頭,“那我就直說了,我今天來呢,是想跟齊叔打聽個人。”

    “哦?打聽個人?誰啊?”

    “陳五六,綽號五爺……”

    齊衛東端茶的手先是一抖,緊接著目光落到唐風身上,“陳五六?你打聽他做什么?”

    唐風淡然一笑,“這個人和我之間現在有些過節,但是我對這個人不了解,就想著過來看看齊叔的同時,也打聽一下。”

    重重的點了點頭,齊衛東輕松的一笑,“你要打聽他的話,其實我還真了解那么一點,我和他之前吃過幾次飯,也合作過一些事情……”

    “那正好,齊叔就給我講講這個人吧。”唐風找了個椅子坐下,然后爽朗一笑說道。

    來回踱步了一會兒之后,齊衛東開口道,“這個人嘛,不簡單,他是東北過來的,十歲那年跟著同鄉一起來的,當時年紀小,據說就靠撿垃圾和要飯為生了好幾年,吃盡了苦頭,后來年歲長了一點之后,身體壯了之后,就跟著街頭的小混子們混,不過這都是小打小鬧。”

    “但是這小子腦子靈活,據說后來設計把自己的老大給弄死了,然后還把人家老婆搞了過來,那混子老婆他爸是個小老板,從此之后他算是有了些靠山,慢慢開始做生意。”

    “那個時候做生意其還是比較好做的,地產行業剛開始起步,你別看這小子沒上過一天學,可是人聰明,眼光獨到啊,買了幾塊地皮,兩年之后就翻了三倍的借錢!”

    “然后這就算是第一桶金了,后來生意越做越大,得罪了燕京地區比較大的幾個混子頭兒,據說有一次雙腿都被打斷了,然后據說是到了山東休養了一段時間,兩年之后胡來,當年打傷他的混子頭就暴斃在了家中,到現在警局也沒查清楚他是誰殺的,沒有證據!成了懸案!”

    “不過大家都知道,這事情肯定是陳五六干的,慢慢的,這威望就有了,得益于這小子聰明,又抓住了機遇,然后一發不可收拾,很快就把公司做成了大集團。”

    “你也知道,像他們這樣的人做生意其實很野蠻,看上人家哪個公司掙錢就想盤過來給自己,價錢其實出的很低,人家不同意就派人在學校抓人家孩子,這些招數下三濫,但是效果很好。”

    “就這樣,不到十年的功夫,這陳五六就算徹底的起來了,換了當年的老婆,人們也尊稱他為五爺。”

    “他手下還有八個佛爺,都是他當年的兄弟,跟著他一起為非作歹,無惡不作。”

    “這個人心思縝密,行事狠辣,生意卻是越做越好,后面的事就不多說了,這一時半會也說不完,我現在只能告訴你,這個人認識的上面的熱不少,背景據說很深,在燕京這里,幾乎沒有人敢動他……”

    唐風聽完,點了點頭,轉身又問道,“對了,那個許建軍您認識嗎?”

    齊衛東一皺眉,“認識,怎么不認識,和我同一個級別的人,不過和我之間沒什么交情。”

    “他啊,就是典型的靠老婆起家的人,自己本身是江西農村出身,爹媽都是農民,含辛茹苦把他養大,供著上了人大,然后畢業之后分配在了燕京。”

    “按理來說,像他這樣沒權沒勢的人,想從基層感到這個級別,給他三百年也不可能,但是這下子長得好,學歷高,工作五年之后讓人給自己介紹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就是他現在的老婆金勝男。”

    “哦?那這個許建軍就是靠著這個金勝男上來的?”唐風追問道。

    “沒錯,要知道金勝男是金家的長女,許建軍就是靠著他的老婆一家人爬到今天這個地位的……”

    “他那個老婆金勝男,長得簡直比男人都要男人,又黒又壯,說句不好聽的話,都簡直每個人樣兒了!”

    “當時基本沒人敢要,因為不僅僅丑,脾氣還不好,誰都覺得自己不行,但沒想到,人家許建軍不嫌棄,認識兩個月就娶回家了……”

    “這個金家你可能不知道,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金家在整個國內來講,可以與它抗衡的家族只有兩個,僅僅只有兩個……”

    “可以說就是實力滔天的存在了,許建軍當年就是看上金家的資源,這才娶的金勝男,但是也如他所愿,自己的位置是一年一換,四十五歲就坐上了我現在的位置,確實是了不起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