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三十四章 可惡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三十四章 可惡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從齊衛東的話語之中明白了些什么,笑著說道,“之前一直聽說有人為了利益可以犧牲掉自己的婚姻,和一生的幸福,沒想到這位許部就是這樣的人呢……”

    齊衛東就笑了,擺擺手道,“其實啊,我們中的人也都覺得這樣做其實真的沒有什么意思,你是靠女人干起來的,那你在家里能有什么地位?你不要看許建軍在外面風光無限,但其實吧,在家里什么都不是!”

    “而且這個金勝男的脾氣那是一般人都比不了的,那叫一個囂張跋扈啊,本身長得黑壯,簡直就是個夜叉,曾經有人說許建軍回去一點表現不對,就得跪下!”

    “你說說,這樣的家庭地位,一般人誰能受得了?還有,許建軍是江西農村出來的,自從他娶了那個金勝男之后,十年沒有回過家,據說他爸媽前后去世,他都沒回去一次,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金勝男,她嫌棄,所以許建軍就不敢啊……”

    “這村里的人吶,都說這個許建軍是個千年難遇的白眼狼,父母把他養活到那么大,娶了個家庭背景好的老婆,就誰都不認了,別看他現在人模狗樣的,很有地位的,但據說回到村里,沒有一個人搭理的……”

    唐風搖搖頭,不僅有些感嘆,誰要是生出這樣的兒子,還真是倒霉了。

    “真不是個人吶,沒想到現在這個社會中也有這樣的人存在,我看吶,他是真的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唐風喝了口茶笑著說道。

    齊衛東也覺得有什么,以為唐風就只是這樣說說,因此也就沒有在意,沒放在心上。

    “哎?對了,小風啊,你今晚來突然問我這些是做什么?”齊衛東這才想起來,唐風為什么要問這個。

    “哦,沒什么齊叔,我就是隨便問問,沒啥事。”

    自己的事不能讓別人替自己擔心,因此唐風也就沒有向齊衛東說實話。

    “那就行,如果有什么事的話就給我說,能幫忙的我就給你幫忙……”

    唐風趕緊擺手,“真不用齊叔,我沒啥事,就是今天過來看看,隨便問問而已。”

    又閑聊了幾句,唐風大致問了一下許建軍這類人所住的位置之后,唐風打過招呼,離開了齊衛東家。

    出了小區,上車,行駛了一會兒之后,唐風到了市中心十幾公里處的高安小區。

    這里的建筑和小區建設在燕京這個寸土寸金的地上上看著確實沒什么,但是許建軍這樣級別的人就住在這里,這是齊衛東告訴唐風的。

    如今的唐風只需要坐在這里,等到許建軍回家之后就可以了。

    ……

    夜色降臨,月殘如勾,清冷的月光傾灑在地面上。

    門衛處的燈光通明,這里的高安小區,安保措施一向很嚴格和細致。

    不過許建軍的車牌號門口的安保都急的,司機打了個招呼,門口的隔離帶就撤了。

    許建軍坐在車里,雙手揉著眼睛,最近一段時間他的心情差到了極點,雖說他今年才四十幾歲,想要個孩子還沒有任何問題,倒不至于會絕后,但是無奈,這個母老虎金勝男是絕對不許自己那養做的。

    她的身體是不行了,胖成了那樣,加上過了四十歲,想再生孩子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但是自己不一樣,只要找個合適的女人,就能有后。

    許建軍不想無后,奮斗了這么多年,難道最后就落個斷子絕孫的下場?

    他不甘心,他許建軍拼了命從那個落后偏遠的地方走出來,不惜犧牲掉自己一生的婚姻幸福娶了金勝男這個丑女人,做到今天這個地位,他真的不甘心就這樣絕后!

    車子到了樓下,他緩步上樓,開門,關門,換鞋,開燈……

    偌大的房間里,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即便它的裝修是最好的,最低調奢華的,一眾的高檔紅木家具,看著就讓人覺得滿眼的舒心。

    深深嘆了口氣,許建軍感到無比的孤獨,有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但是很快的,他就自己說服了自己,畢竟能有他這樣成就的人,又能有幾個?

    不多久,手機鈴聲響起,他拿起來,看到上面的號碼之后,一愣,轉身進了衛生間。

    “喂?”

    “許部,人我聯系好了,姑娘是西南山里出來的,保證純凈,介紹人說,代養的話是二十萬,加上營養費醫藥費什么的,三十萬。”

    許建軍深吸一口氣,“好,成交……”

    “對了,人家說,姑娘的意思是,人工的受運的話就稍微便宜一點,但是如果說要發生關系的話,就要另加五萬……”

    許建軍一扶額頭,“沒有問題,你給她說,照片我要先看,然后地點要我選,知道了嗎?”

    “明白了許部,我馬上就去安排。”

    說完,電話掉斷,不多時的功夫,手機上收到一張照片。

    這是一個身穿粗布衣物的姑娘,一雙大眼睛閃著光亮,應該是面對攝像時顯得有些緊張和害怕,身子有些蜷縮。

    不過看的出來,身材很好,年紀也就是十九二十左右,很年輕,很水靈。

    許建軍關上手機,不由得在想,自己之前和金勝男干那種事的時候,簡直就是在做噩夢,那肥胖的身子又黒又糙,跟她做事就簡直是在和母豬一個樣兒!

    這么多年來,許建軍就覺得自己壓根兒沒有享受過一次做男人的滋味!

    今天,終于算是有機會了,他豁出去了,只要自己安排的得當,花幾十萬給自己留個后,那算是什么煩惱都沒有了!

    想到這里,許建軍編輯了一條短信。

    “今天凌晨三點,建業大酒店,1502號房間,讓他們把人提前安頓好,我過去。”

    按下發送,許建軍洗了把臉,脫下了衣服換了一身便裝,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站在落地窗前欣賞著燕京的夜景。

    ……

    凌晨兩點半,一輛黑色現代停在了小區遠處幾百米的地方,唐風看得清楚,司機打了個電話之后,不多時,一個頭戴鴨舌帽的男子從小區的后門出去了。

    然后上車,車子揚長而去!

    距離很遠,但是唐風看得很是清楚,上車的人就是許建軍,這個時候出去,定然沒什么好處,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唐風跟了上去。

    雖說已經是凌晨三點左右,但是燕京的街道上車輛仍舊很多,唐風的車跟在后面并沒有引起前面人的注意。

    車子一路往前開,到了三環外之后,停在了建業國際大酒店門口,許建軍帶著口罩和帽子下車,唐風緊隨其后。

    許建軍一路往上,到了15層,進了走廊,按下了一個房間的門鈴。

    不多久,房間門打開,一個小姑娘怯生生的站在門口,儼然就是之前照片上發的那個。

    許建軍進門,將門反鎖,然后摘下口罩和帽子,抬眼打量著這個面對自己時怯生生的姑娘,一時間,那種沖動感涌上了心頭。

    “哪里來的?”

    許建軍看著姑娘,笑著開口問道。

    “江……西芒山……”姑娘因為過度的緊張,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坐在床邊低著頭,雙手捏在一起。

    “那我們還是老鄉,我也是江西人。”

    說完,隨手點燃了一根煙,許建軍抽了一口之后,說道,“去洗身子吧……”

    姑娘猛的把頭抬起來,一雙大眼睛看著許建軍,“那個……你是要發生關系那樣受運嗎?”

    許建軍點點頭,“怎么?你不愿意?”

    姑娘趕緊搖頭,“沒有,沒有,那樣我要的錢多一點,你可要說話算數,我等著錢給弟弟治病呢……”

    一笑,許建軍道,“你放心,只要最后你給我生下來一個孩子,不管男女,我都另外給你加十萬。”

    女孩眼睛之中閃過一道光,但是隨即暗淡下來,她明白,自己經歷過今晚這一次之后,就再也不干凈了。

    但是沒有辦法,三十萬的醫藥費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弟弟的命就必須要這三十萬,沒有這三十萬他就得死!

    “好,那我去洗……”

    說完,拿上邊上放著的洗漱用品,應該是剛買的,進了浴室。

    許建軍沒有看到,姑娘進浴室的那一刻,淚流滿面,不過就算是看見,許建軍這種鐵石心腸的人也不會心軟,即便他知道可以人工受運,那樣對人家姑娘來說也好,但是他還是選擇了發生關系,至少從這一點來說,他許建軍就做的不地道。

    半個小時不到的功夫,姑娘從浴室里出來,頭發還有些濕漉漉的,身上裹著浴巾,整個人看起來魅力到了極點,那撩頭發的動作在許建軍看來,簡直對自己來說沒一點的抵抗力!

    美到了極點,許建軍站了起來,走到了床邊,對姑娘說道,“上來,躺下……”

    姑娘擦著頭發,眼淚已經流干了,她深知沒有辦法,現在能做的唯有服從,滿足了這個男人自己就能拿到錢,拿到錢就能換來自己弟弟的命!

    現實之下,她不得不低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