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三十七章 找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三十七章 找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寸頭男是七佛爺手下最厲害的幾個人之一,本來派他去自己是很放心的,沒想到,剛去就被人家打殘了,這對于七佛爺來說,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媽的,他被打殘了,那你們呢!”

    “你們他媽的都是吃干飯的是不是?你們不會一起上?媽的,混賬東西!”

    說完,七佛爺掛掉了電話,身邊的助理趕緊端來了一杯水,“怎么了佛爺?生這么大的氣?這是誰惹你了?”

    七佛爺抬頭瞪了一眼,“不該你過問的事不要問,去,打電話,把曾三給我叫回來,就說我有急事,讓他趕緊來。”

    女助理答應了一聲,一點不敢怠慢,趕緊去照辦,而七佛爺也沒有閑著,起身穿好衣服,出了公司。

    他要去找自己認識的高手,那是自己的半個師父,京派通臂拳的傳人,陳太保!

    他可是白猿通臂拳的第十九代傳人,功夫在七佛爺自己看來都高深無比,當年參加過真正的全國格斗大賽,將一眾練習散打和格斗的打的是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這次自己找到他,再加上自己最得力的手下曾三,兩個人對付他唐風一個人,量他再有什么通天的本事也沒用。

    司機開車半個小時之后,車子停在了郊區一座小院子前,這里已經到了農村,這個陳太保住的地方看著著實普通,但只有七佛爺知道,人家這樣的人不追求住的怎么樣,而且看著雖然條件一般,可人家有的是錢,只是不喜歡城市而已。

    下車,還專門整了整衣服,畢竟這人家是大師,很重禮節。

    身手從司機手中將買好的禮物提著,七佛爺抬腳進了院子。

    此時正是上午時分,院子里很空,一眼看過去只有一個中年男人一身練功服站在院子中間在練拳。

    那每一拳擊出都會帶起“呼”的一陣破風聲,七佛爺揉了揉眼睛,都沒看清楚人家的拳頭是怎么打出去的。

    “陳大師,練拳呢?”笑著,七佛爺邁步走了過去,但是院子中間練拳的人似乎沒有聽到一樣,還在繼續打,根本不理會。

    七佛爺平時哪里受到過這樣的待遇,但是沒有辦法,人家是大師,自己是來求人家的,這救得看臉色。

    站在一邊,干巴巴的站了還一會兒,人家還是繼續在練拳,不夠屋子出來了一個女人,看到院子里站著的七佛爺,笑著說道,“小七來了啊?老陳在打拳,誰都不理的,來,里面坐著等吧……”

    女人 很是年輕漂亮,不知道得以為是陳大師的女兒,但七佛爺知道,人家是夫妻關系。

    “沒事沒事,我就站在這里等著就行,沒事的……”

    求人辦事那自然態度上不能怠慢,七佛爺笑著連連擺手示意自己站在這里等就行了,而女人也沒有再客氣,只是進屋給他倒了杯水,就不在管了。

    陳太保打了有一個多小時之后,終于停了下來,拍了拍身上的浮塵,轉身看了一眼七佛爺。

    “哦,小七來了啊?久等了啊……”

    此人說話之時中氣十足,能聽得出就是練武之人,而且絕非一般的練武之人。

    “沒有,就等了一小會兒,能站在這里看大師練拳也不容易啊,機會難得!”七佛爺拍著馬屁似的說了一句。

    陳太保抬手請七佛爺進屋,七佛爺謝過,進屋之后將禮物放在了桌上。

    “大師好久不見吶,最近可好?”

    “好,一向都好,小七爺最近也好?”

    兩人一番客套之后,陳太保知道他肯定是有事找自己來的,要不然也不會今天來。

    不過自己這號人物,人家一般沒事的時候也不會上門來,既然來的那基本都是有事的。

    “我們練武之人心直口快,煩請小七爺有話直說,不用客套。”

    陳太保這話一說,七佛爺就笑了起來,“哈哈哈,還是陳大師厲害啊,一眼就看出來我是有事找您了,沒錯,我確實是有事找大師來的,想請大師出手幫個忙……”

    陳太保放下茶杯,“哦?幫忙?是什么忙還請小七爺說個明白?”

    說到這里,七佛爺重重嘆了口氣,“唉,陳大師啊,您也知道,我七佛爺在燕京這地方上還算有點名氣,我今天說的這事兒啊,確實是丟人到了家,我都不好意思跟您開口……”

    出來混,這點演技還是需要有的,因為七佛爺知道,雖然陳太保替人出頭一般都是為了錢,但是這個人和其它人不一樣,他做事有自己的原則,所以的話如果請他做事的時候沒有什么正當的理由,他是真的不會去。

    因此,這件事就要把自己說的慘一點,把自己說成有理的一方才行。

    “哦?小七爺這樣的時候可不多見,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讓小七爺愁眉不展?”

    陳太保心生疑惑,開口笑問道。

    “不瞞您陳大師講,最近這段時間啊,我呢,得罪了一個人,這個人殺掉了我朋友的兒子,我呢就想替我侄子報這個仇,所以我就派我的安保去了,結果那人蠻橫到了極點,直接出手把我的手下兩條腿都給打殘了!”

    “我現在這是火大啊,你說這個人猖狂到了什么地步?說弄死誰就弄死誰,說打殘你就打殘你,是一點情面都不講,簡直就不是個人!”

    陳太保一聽這話站了起開,“現如今還有這樣的人在?他就不怕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人過去收了他不成!”

    陳太保的思想很傳統,他就覺得殺人償命是天經地義的一件事,而且面對仗著自己會點手段就隨意傷害別人的這種做法是絕對不能要的。

    他也是練武之人,根本就接受不了這種人為非作的,說白了就是正義感很足,愛管閑事,愛打抱不平,當年看到武林之風上那么多的演員在那里打騙人的比賽,他立馬就報名參加了,直接就拿了第一名。

    但是很可惜,人家主辦方要掙錢,最后根本就沒有把他的比賽錄像放出來。

    這件事讓他憤怒了很久,直到今天火氣都還在。

    “唉,所以說陳大師,我就覺得這件事對我來說很丟人啊,您說,我那朋友的孩子就只是跟他頂撞了幾句,直接就被他取了性命,您說,這還有天理嗎?”

    “我派去的人,兩句話沒說完,腿沒了!”

    “話說我七佛爺這么多年,也還真沒遇到過像他那么蠻橫的人……但是,沒辦法啊,您說我們雖然有點身手,但是畢竟不是高手,打不過人家啊!”

    “所以這今天特意過來找陳大師,想讓陳大師為我出出頭,也算是為這世上除掉這么一個惡人。”

    陳太保重新坐下,機會沒有思索,便說道,“好,既然小七爺都這么說了,我也就沒什么可說的,這樣吧,您說個時間,我過去,我還真想會一會這是個什么樣的人做事如此狠毒!”

    七佛爺心中暗喜,知道今天這事兒算是成了,“大師啊,這事不宜遲,我們就今天吧?”

    陳太保叫了一聲自己老婆,說了一聲之后就站了起來,“好,那就走吧!”

    七佛爺趕緊拉住了陳太保,笑著說道,“大師啊,您看您這也忙,耽誤您時間了,這是點小意思,您收著……”

    說完,將一張銀行卡放在了陳太保的手里。

    陳太保臉色一變,“小七爺,您罵我?打我臉?”

    七佛爺趕緊臉色一變,“大師,您這話說哪里去了,我這真是不好意思,您也不能跟我白去一趟是不是?就是一點小意思,您真不要放在心上。”

    陳太保一板臉,“小七啊,行,你既然這樣說了我再不拿就是不給你臉面了,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下次有事就直接來,千萬不要再這樣,我要那么錢干什么?”

    七佛爺連忙稱是,“好好好,大師放心,這以后絕對不會了,這次您務必手下,一定要手收下……”

    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老婆,七佛爺轉身將銀行卡交給了女人,心中不由得暗罵一聲,給你他媽的錢還這么墨跡,真是給臉不要臉!

    雖然心里這么想,但是他嘴上可不敢這么說出來,還是陪著笑跟著陳太保出了房間。

    其實陳太保心里想的也絕對不是七佛爺想的那么簡單,他又不傻,甚至很聰明,知道這七佛爺嘴里說出來的哪里有一句是真的?

    他一個做那種生意的人,自己就惡霸到了極點,怎么可能還會有人比他更難纏?

    只不過今天過來就是想花錢找自己辦事而已,還把自己裝的那么可憐,簡直是惡心到了極點。

    不過看在錢的面子上,他自然是要去的,錢怎么會沒有用?

    如果沒有錢的話,自己那三年換一個年輕老婆的事情是怎么做到的?每隔三年就換一個二十二歲的年輕姑娘,已經連續換了四五個了。

    沒有錢這可不行。

    跟著七佛爺出了門,上了專車,陳太保開始閉目養神,不過他很是輕松,對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