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章 煽情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章 煽情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來諸位弟兄是沒有人愿意為老七出頭了……”

    陳五六靠在椅子上,輕嘆了口氣,“想當年,我們兄弟九人闖蕩江湖,跟叫花子有什么分別?”

    “這其中老七和老八年級最小,每次偷人家包子都是他們放風,走的最晚,每次抓住的都是他們兩個,老七這人又講義氣,幾乎每次抓住的都是他,挨打就不說了,及時頓總是有的。”

    “記得有一次,老七的腿都被打斷了,我和老三冒著大雨送進的醫院,可是有沒有錢交醫藥費,我們幾個人坐在醫院滿是積水的院子里,跪著求來往的人施舍點錢,整整一晚上,才湊足了住院的錢。”

    陳五六的眼圈紅了,其實在這個時候,他的內心之中也很難過,講真話老七和面前這些人比起來,真的要好很多。

    最起碼講義氣,為人心直口快,沒有那么多的心眼,要不是昨天他第一個站起來,他甚至不會讓老七死。

    但是沒有辦法,他站了起來,自己就沒有辦法再讓他坐下。不然會讓自己的計劃失敗。

    所以,即便是陳五六這樣的心狠之人,話說到傷心處的時候,也會很難過,也同樣會傷心。

    “老七受了很多罪,這么年輕就被人殺了,我心難安……”

    “既然各位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那行,我去。”陳五六說到這里,站了起來,目光已然冷峻了下來,他真的覺得,人心是會變的,自己這些兄弟無疑就是這樣。

    站起來之后往外走,到了這個時候,底下坐著的七個人還是沒有什么反應,雖然有些看起來很是難過,但是終究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陳五六走到門口的時候,停住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重新轉身,眼睛微微閉上……

    自己手下沖進議事廳,連同七人的貼身手下盡數槍殺,此起彼伏的槍聲掩蓋了眾人的呼喊聲,甚至于說,他們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機會。

    議事廳之中血流一片,陳五六沒有再回頭,人他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除了老七之外,還有誰值得自己再多看一眼呢?

    “收拾干凈,按照我之前說的去做……”

    這些人的尸體被同時運往同一個地方,陳五六又演一場戲給金家人看,那自然場景和道具都要逼真才行。

    ……

    給金勝男的電話是傍晚時分打過去的,陳五六的聲音有些滄桑,連金勝男聽到之后都有些意外。

    “五爺,您這聲音兒聽著怎么不對勁吶?”

    電話一接通之后,金勝男開口問道,運氣之中帶著疑惑。

    “我的八個兄弟全被唐風殺了……”

    陳五六的演技很好,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聽著似乎都在顫抖,使得金勝男壓根就沒有聽出什么破綻。反而是大吃一驚。

    “什么?五爺,您沒開玩笑吧?”

    陳五六哭笑一聲,“都這個時候了,您覺得我會跟您開玩笑嘛?”

    “我的八個兄弟都是按照我的吩咐去做的,沒想到這個唐風突然下手,殺死了我這八個兄弟,我心痛啊……”

    金勝男雖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覺,但畢竟人家陳五六是給自己做事才這樣的,她也不好意思不說句軟話。

    “哎喲喂,五爺,您可得保重自己的身子啊,千萬別傷心過度了,身子骨要緊……”

    “唉,說實話,我這心里也不好受啊,您說說,您這些兄弟都是為我們辦事去的,現在發生這種事,我這心里也著實過意不去啊……”

    “這樣吧五爺,所有兄弟的身后事我出把力,明天您到家里來,我們家老爺子早就想見你,我想他如果知道您那邊犧牲了這么多,也會安慰您幾句的……”

    陳五六要的就是這個機會,他想見的就是金家的老爺子,現在看來是機會來了。

    “不了不了,這事情就不麻煩老爺子了,我明天好好處理一下,然后盡快再準備一下接下來的事情該怎么辦……”

    “五爺啊,您就別客氣了,來家里吃個飯,見見老爺子,這我們應該做的,您就不要再客氣了。”

    推辭一次可以,但是一直推辭的話可就不好了,陳五六連忙答應了下來,掛掉了電話。

    將手機放在桌子上,陳五六招呼自己秘書把開發計劃書拿了過來,庵后翻開看了幾頁之后合上,重重的嘆了口氣,自己的計劃看來是基本成功一半了。

    ……

    陳五六到了金家,站在院子外面,等著里面的人出來接自己,別看人家這別墅看著還沒自己家的好,但究竟哪個好,他心里很清楚,人家金家老爺子住的別墅能抵擋上千公斤炸藥的爆破,用的玻璃都是特制的,自己即便是有錢也買不到。

    人上確實就是人上人,金家將這一切顯示到了極點。

    “陳先生,金老請您進去。”

    不多時之后,里面出來人,請陳五六進去。

    “好的,謝謝……”

    面對金家的一個下人,陳五六都畢恭畢敬,生怕得罪,謙恭到了極點。

    別墅內早就備好了一桌菜,只不過看起來有些簡單,可是陳五六已然心滿意足,他心中知道,人家是什么身份,能給自己準備這樣一桌,已經是真的開看得起他陳五六了。

    “金老,晚輩陳五六給您問好了……”

    看到金老的一瞬間,陳五六近九十度鞠躬,虔誠的像教徒一樣。

    “小陳啊,坐吧,別這么客氣,來,坐……”

    “哎!謝謝金老!”陳五六坐下,表情控制的很好,看起來既不過度沉重給人壓力,又顯得嚴肅莊重,和真正經歷過什么傷心事一樣。

    “勝男把事情都給我說了,小陳啊,世事難料,還是要節哀啊……”

    金老安慰了幾句,招呼陳五六喝酒吃東西,席間很是客氣,這簡直讓陳五六很是滿意,看來自己的第一步計劃已經奏效了,接下來的事情只要順利進行,后面的就基本不需要再擔心什么了。

    飯吃了有二十分鐘,金老話鋒一轉,輕聲說道,“小陳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我呢,也沒什么可以幫你的,你既然是做生意的,那你看看最近有沒有什么需要辦的,我讓人去辦……”

    陳五六心中大喜過望,但他知道,現在讓人家辦事,還沒有到火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