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三章 小道姑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三章 小道姑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傍晚時分,燕京三環外的夜市上人來人往,各個鋪面攤位老板的吆喝聲此起彼伏,各色的小吃攤前都坐著不少人,或是喝酒吃肉,或是聊天打屁,一派熱鬧景象。

    人間的煙火氣在城市中,唯有夜市這種地方可以得見。

    唐風行走其中,轉了一圈之后找了一家川菜店鋪坐下,桌上鋪著一層tpv材質的墊子,但上面有一層油,擦不掉的那種,菜單有些泛黃,上面是打印出來的各種菜品名字和價格。

    坐下,老板娘過來給了一個小本,用地道的四川話說道,“隨便點,好了給我嗦一哈就得行……”

    唐風點點頭,拿起紙筆隨便寫了幾個,老板娘接過去,“你一個人,吃得了這么些?”

    “可以,放心,不浪費。”

    底層人從來都沒有過的好過,勤儉節約只有他們才能深刻理解,即便他們知道其實不管吃飯與否對自己都毫無影響,他們賺錢是一樣。

    老板娘將菜單交到自己老公手里,然后去切菜了,唐風坐在桌邊,看著周圍人。

    夜市是一個城市的窗口,在這里你可以看出許多東西,這些小販過過的怎么樣,有沒有被驅趕,便是整個底層普通人的生活狀態。

    最先端上來的是虎皮辣子,這個簡單的川菜唐風最得意,那種最為原始的刺激感簡單而又直接,配上一碗米飯,最為暖胃。

    自己真正在這里的時間恐怕已經不多了,他真是想好好體會一下這樣的日子,也算是個回憶了。

    第二道菜上來的時候,自己桌子上突然坐下了一個姑娘。

    而這個姑娘的出現引來了大批人的目光,幾乎周圍所有食客們的目光都朝著這邊來了。

    唐風抬頭打量了一眼,這個姑娘確實有些不一樣,因為他穿著一身淡黑色的道袍……

    頭上挽著發髻,更為奇特的是,手上還拿著一柄短劍,帶著刀鞘,直接就放在唐風面前。

    “老板,加一雙筷子!”

    她絲毫不顧及周圍人的目光,似乎早就習慣了一樣,對于唐風投去的眼神沒有理會。

    老板娘很快將筷子和晚拿了來,還給了一碗米飯,她以為這個人和唐風認識,要不然又怎么會如此呢?

    姑娘接過筷子之后開始就著唐風面前的兩道菜扒拉米飯,吃的很快,動作很利索,但是,卻沒有絲毫的狼吞虎咽感,雖然速度很快,但看起來卻很是和諧。

    唐風一直看著這姑娘吃,等五道菜上來,然后被她吃完的時候,唐風放下手中的筷子,笑著說道。

    “這位……小姑娘,吃好了嗎?”

    姑娘用紙巾將嘴巴擦干凈,然后說道,“嗯,吃好了,你吃好了嗎?”

    唐風一招手,“老板,給我重新再做一份,還是這些菜。”

    菜都讓面前這個姑娘吃完了,自己壓根就沒吃幾口,姑娘聽到唐風這話,沒有一絲的尷尬的笑著,“真不好意思,趕了一天車,都沒怎么好好吃飯。”

    等老板沖洗再上了一份的時候,唐風拿出筷子邊吃邊問道,“既然你吃飽了,能說說你是誰嗎?雖然這頓飯不值多少錢,可是你總得讓我知道知道,你的身份。”

    姑娘點點頭,“我是山東嶗山三清殿的坤道,道號天玄子。”

    唐風手中的筷子停了一下。“原來是個道人,你來找我什么事?”

    唐風扒拉了一口米飯,開口問道。

    “有人要殺你,所以掌教派我來保護你……”

    唐風嗆了一口米飯,抬頭,“你保護我?”

    小道姑點點頭,“你是叫唐風吧?”

    唐風一點頭。

    “那就沒錯了,確實是保護你。”

    唐風被她單純的語氣和眼神搞得有些想笑但是人家看起來說的又很認真,也就沒有笑出來。

    “你覺得很好笑嗎?”小道姑將雙手叉在一起放在胸前,歪頭問道。

    唐風抬頭笑了笑,這個小道姑看起來也就二十左右的樣子,真不知道她的師父在想什么。

    “你為什么來保護我,或者說,你們掌教派你來的理由和原因是什么?”

    “我剛才不是說了,因為有人要殺你。”

    唐風一笑,“這世上受到傷害的人那么多,你的掌教偏偏讓你來保護我,你覺得這不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嗎?”

    小道姑點點頭,“說的是,其實掌教不讓我說這么多的,但是沒辦法,既然你問了。那我就告訴你。”

    “因為呢,要殺你的人是我們三清殿逐出山門的叛徒,所以,需要我來保護你,畢竟這個叛徒是我們的人。”

    唐風重重的點了點頭,心中不由得想到了什么,早就覺得陳五六這個人有點深度,現在看來是真沒有看錯。

    “原來是這樣,那你回去吧,告訴你們家掌教,就說你們的好意我領了,但是就不需要保護了,我自己能保護自己。”

    小道姑快速搖頭,“這不行,掌教說了,得讓我清理門戶之后才能回去,而且你一旦遇到什么危險,受點傷甚至被殺,我可沒法跟掌教交代。”

    “你啊,也就不要再難為我了,這是我現在的任務,我必須完成才行。”

    唐風吃完飯,結了賬,往自己住的酒店走,小道姑懷里踹著短劍跟著,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唐風走了一會兒之后扭頭,小道姑也停下了。

    “我要回酒店,你覺得你也要跟我一起去嗎?”

    小道姑點點頭,“掌教說過,寸步不離。”

    唐風笑了,“難道你們掌教沒有跟你說過男女授受不親這句話嗎?”

    “講禮儀要分時候,不能循規蹈矩,那樣沒意思。”

    “還挺能說,行,那你就跟著吧,我的房間就只有一張床,你晚上得睡地板。”快到酒店的時候,唐風沒回頭說了一句。

    “沒事,能保護你就行了,睡哪里都行。”

    進了酒店,到了房間,唐風洗漱了一下,出來的時候,發現小道姑已經趴在沙發上睡著了。

    自己本來和這個小道姑素不相識,雖然說自己也覺得根本不需要被保護,但是畢竟人家是好意,自己也不太好意思把話說得那么決絕。

    笑著搖了搖頭,唐風走過去,她的短劍還在身邊,他想給收好。

    沒想到唐風剛剛走到沙發邊上準備將她的劍收起來的時候,小道姑似乎感覺到有人想要動她劍,下意識的抬腳就往唐風臉上踹過來!

    唐風閃身躲開,小道姑已經醒了過來,看著唐風兇巴巴的說道。“你干什么?沒看到人家姑娘睡覺呢?”

    “動手動腳的,不知道害臊?”

    唐風直接被逗笑了,“我只是單純的想把你的短劍給你收起來,免得等會掉在地上,雖然我不認識你,但你是來保護我的,我多少還是需要客氣一下,照顧照顧你。”

    小道姑鼻子一歪。“這話說的倒是沒什么錯,不過我這短劍都是隨身帶著的,從來沒有放下過,你就放心吧,它和我惺惺相惜,不會扎傷我的。”

    唐風點點頭,“好,你既然都這么說了,那行吧,我睡了。”

    說完,上了床,蓋上被子就準備睡了,而此時的小道姑看著唐風有些睡不著了,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唐風聊起來。

    “哎,你怎么就不擔心我的身份呢?我說什么你就相信什么?”

    唐風背對著她,“不擔心。”

    “為什么不擔心?”

    “我為什么要擔心?”唐風反問,這一下倒把小道姑給反問住了。

    “你……”

    “我?”

    “好了你睡覺吧,你這個男人太不會聊天了……”小道姑說著躺在了沙發上,抱著雙臂。

    唐風沒再說話,小道姑安靜了一會兒之后又開口道,“你就不想跟我打聽打聽究竟是誰想殺你?我說的那個叛徒是誰?”

    唐風沒回答,小道姑急了。

    “你睡著了?這么心大?難道不怕我對你下手?”

    唐風笑了,“你覺得,你對我能有什么威脅嗎?”

    小道姑“蹭”的一聲坐了起來,看著唐風,揮動了自己手中的短劍,“咋?不怕是吧?”

    唐風沒回答,默認了。

    小道姑鼻子一歪,“我說,你是真的不怕我對你下手啊?你就真的不懷疑我說的話?”

    “還是說你缺心眼兒?壓根兒沒想那么多?”

    唐風終于轉過身,看著沙發上坐著的小道姑,“我很信任你說的話,因為如果你說的是假的,我能看出來,你對我說的都是真的,這一點沒有問題。”

    “我不問那么多是因為問了也沒用,我在這里等的就是那些要殺我的人,至于他們是誰我不在意,因為他們誰都沒那個能力殺我,明白了嗎?”

    “當然,如果可以我還是希望你走,因為你留在這里其實沒有什么用,我真的不需要你保護。”

    小道姑坐在沙發上顯然愣了愣,“不是吧,我……”

    “那你是意思是我有些多余了?”

    “但這沒有辦法,我們掌教讓我來的,我只能這么辦,再者說我要告訴你,那個叛徒修為很高,你可能聽不懂我的意思,但你只要知道他很厲害這件事就行了,所以我留下來還是很有必要的。”

    “算了,說了你估計也不相信,那就等兩天吧,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說完,重新躺下,睡覺了。

    而唐風這邊過得很滋潤,陳五六這邊回了燕京之后,就開始著手安排一切大小事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