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戰前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戰前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第二天一早,王立仁帶著二十幾個人這就到了燕京機場,下了飛機之后陳五六親自迎接,派車將這些人全部安排到了自己名下的五星級酒店。

    這些人平時都住在山里,一時間進了大城市,看到這里的條件這么好,不由得都心生羨慕,有了想留下來的想法。

    陳五六更是會揣摩人的心思,他知道這些人在山里待的時間長了,平時根本就不怎么能見到女人,因此在這些人住進去之后,每個人安排了兩個女伴伺候。

    這些人也確實應了陳五六心中所想,看到陳五六給他們安排了兩個女人,那簡直心里就樂開了花兒!

    ……

    王立仁住的是酒店里最好的房間,陳五六全部安頓好了之后,進到了他的房間。

    “師父,我的安排您還滿意嗎?”

    “嗯,可以。”

    王立仁靠在沙發上,半瞇著眼睛說了一句。

    “師父,那個唐風的消息我已經打聽到了,就在燕京市內,您看?”

    王立仁睜開眼睛,“那這就好辦啊,你把他約出來,他不是很厲害嗎?一定會應約的,到時候我讓底下這幫人出手,直接把他滅掉,然后你拿去給金家人呢交差,完了我們便在這青山之中建起我們新的太虛宮,創立門戶,然后殺進嶗山三清殿!”

    陳五六跪倒,“我明白了,這就去辦!”

    說完起身,俯身到王立仁身邊說了幾句什么,王立仁眼皮一抬,“嗯,好……”

    陳五六出去之后,門口的五個年輕女人依次走了進去,陳五六想的很周到,這五個女人分別屬于不同的類型,有少女,有淑女,有年紀大點成熟的,有蘿莉型的,總之可以滿足自己師父不同的需求。

    而王立仁看到自己徒弟直接給自己弄來這么多女人,心中不由得說自己這個徒弟真是沒有白收……

    ……

    唐風早上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一看,沙發上的小道姑不見了。

    雖然有些意外,但是也沒感覺有什么,自己本來也和人家不認識。

    穿好衣服準備洗臉的時候,房門開了,小道姑手里提著一些吃的走了進來。

    “起來了?洗洗吃飯吧!”她看了唐風一眼,隨口說道。

    唐風一笑,“你可是真沒有拿自己當外人哈,這么實在?”

    小道姑轉身瞥了唐風一眼,“你算是說對了,我跟你不見外。”

    唐風沒再說話穿好衣服就去洗臉了,等洗完臉出來,小道姑已經將吃的吃剩下了一半。

    “對了,我已經察覺到了那個叛徒的氣息,沒什么差錯的話,他應該是已經到了燕京了,接下來這兩天你得聽我的安排,我必須得保護你。”

    唐風嘴里塞進一個包子,“保護我?那如果這個人必須殺我,跟我一輩子也要殺我,難不成你就跟我一輩子?”

    聽到這話,小道姑微微一征,這話好像自己走的時候掌教也沒說啊。

    “這個嘛……看情況吧,我覺得不會,反正我還是要清理門戶的,他必須得死才行,只要他一死的話,你就安全了。”

    恍然大悟似的一點頭,“原來是這樣啊,好,那我明白了。”

    在兩人說著話的時候,門口有人敲門,唐風過去將門打開,是酒店的服務員。

    “先生,這是另外一個先生給您的,說是讓我親手交給您。”

    唐風接過服務員手中的東西,是個小盒子,里面應該裝著什么。

    掛上門,將盒子放到桌子上之后,唐風也沒多想就打開了。

    果然,里面只有一張紙,寫著兩行字。

    “今日晚間,燕郊青山頂,我要為七弟雪恨!”

    小道姑看到了上面的字,呵呵一笑,“呦,這就已經約架了啊?可以,咱們晚上就去!”

    唐風一笑將紙條扔進垃圾桶,轉頭看著小道姑,“怎么?你就這么相信自己有能力把他給殺了?”

    “那你有沒有想過,一旦你不是人家的對手該怎么辦?”

    小道姑一搖頭,“這事情我倒是沒有想過,不過好像應該不會發生……”

    “算了算了,你晚上就不要去了,我一個去,這樣即便發生意外,也不會有你的深事情,放心吧!”

    唐風哈哈一笑,“那你怎么就知道人家這不是調虎離山呢?你一個人去了,然后我一個人在家,接著他們一來……”

    小道姑眉頭一鎖,“有你想的那么可怕嗎?他們能想這么多?”

    唐風笑笑沒再說話,轉身到沙發上打開電視,看起了新聞。

    小道姑臉上露出幾分不悅,“那你說怎么辦?”

    “你說怎么辦我們就怎么辦,好吧?”

    唐風還是沒說話。

    “你怎么不說話啊?”

    “說什么?我再說的話你得多沒面子啊,你說是吧?”唐風說完這就笑了。

    小道姑一撇嘴,“你的意思在說我笨,你嫌棄我傻!”

    “哈哈哈,這話可是你說的,我沒有這樣說,這是你自己想出來的,跟我沒啥關系哈。”

    “算了,隨你吧,反正你也沒那么笨,到時候人家要殺你你就跑,別管那么多。”

    點點頭,唐風笑道,“對了,你在你們三清殿是什么輩分?”

    “你問這個干什么?”小道姑一皺眉。

    “不是,我就是想知道一下,你們掌教為什么會派你下來。”

    “蹭!”

    短劍出鞘,小道姑臉蛋都紅了,“你說我笨?是不是!”

    唐風脖子上搭著短劍,卻還是在大笑,“你自己不是說出來了嗎?HIA問我做什么?”

    “你!”

    小道姑氣的喘著粗氣,但是她也不敢真的刺唐風。

    “好了,隨你說吧,我不管你了!”

    說完轉身把劍收起來就要走,唐風笑著攔住了她,“這就要走?你說說你一個出家人,怎么這么容易發怒?看來還是修行的不到位……”

    “我是道人又不是禿驢,干嘛給你裝深沉!起開!”說著撐開唐風的手就要走。

    “好,你要走我也不攔著你,只是我這第一次能讓你來,可是你走了,可就再也來不了,出了這個門再想進來是絕對不可能的,你想好了。”

    小道姑拿著大眼睛一瞪唐風,轉身又回來了,“要不是掌教給我的任務,我現在就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