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五章 小脾氣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五章 小脾氣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哈哈一笑,“那你的意思就是說你現在不走了?”

    “喂,你真以為我跟你說著玩呢?你知道我口中說的那個叛徒是什么人嘛?他有多厲害你知道嗎?”小道姑漲的小臉通紅。

    “我不知道啊……”唐風搖搖頭,一副為所謂的樣子,看著就讓小道姑來氣。

    “你!”

    “好,你故意的是吧,好啊,那你就去吧,看他們怎么收拾你!”

    “所以呢?你不保護我了?”唐風嬉笑道。

    “不保護了!你那么厲害,我可保護不了你!”小道姑一撇嘴,沒好氣的說道。

    “原來你們道人說話也不怎么算數啊,之前不是說好的保護我嗎,現在怎么回事,又不保護了,真是奇怪。”

    唐風說完之后坐在了沙發上,繼續看自己的球賽,這樣悠閑的日子可是不多了,自己得抓緊享受兩天。

    “喂,你不去赴約了?”小道姑干坐了一會兒感覺沒意思,轉頭對唐風說道。

    “赴約?我為什么要赴約?我從來也沒說要赴約啊,再者說了,他們讓我去我就去,那多沒面子,你說是吧?”

    說完之后扭頭看自己的球賽去了,小道姑坐在旁邊,抱著雙臂,似乎有些小氣憤。

    “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要去的嘛,你也答應了,怎么現在又不去了?你不去的話我還這么找到那個叛徒,我跟你說,一天沒解決這個人,你一天都別想過舒心日子。”

    唐風點點頭,“是嗎?那我也不去,他們不是想殺我,那就來找我,我憑什么去找他們?天底下怕是沒有這樣好做的生意。”

    小道姑一撇嘴,“哎呦,你想想看,萬一真在這里打起來,那搞不好是要死很多人的!”

    “萬一到時候真的有很多無辜的人因此喪命,你的心里能過意的去?”

    唐風坐了起來,看著小道姑,“不是,你這個話說得我有些不明白了,什么意思?什么叫萬一有人喪命我要過意不去?”

    “我沒想著殺人啊,我也沒惹事啊,再說了我又不會傷害別人,更別說什么無辜的人了,我為什么要過意不去?”

    “難道你應該責怪的不是那些想要找我麻煩的人嘛?”

    小道姑一時間被懟的啞口無言,臉憋的漲紅,半天愣是沒說出一句話來!

    “行行行,好,你說的有道理,你說的都對,成吧?”

    “真沒看出來,一個大男人嘴皮子翻的倒挺快,不去就不去唄,害怕就說害怕,說這么多沒用的干什么?”

    唐風會心一笑,“好了,就別用激將法了,對我不起什么作用的,真的,你呢,還是趕緊想那些人要真的來這里找我,你應該怎么辦。”

    說完,給自己泡了一壺茶,一邊看電視一邊喝茶,也不管小道姑的表情了。

    ……

    而另外一邊的陳五六和他師父王立仁以及一眾高手們在山里等了大半天,一直到了晚上,到了深夜時分,唐風也沒有出現。

    “諸位啊,我看這個人是怕了,根本就不敢過來,這也說明這個小子就是個外強中干的東西,也就欺負欺負一些普通人而已,知道是我們來了之后,嚇得來都不敢來了!”

    “哈哈哈,對,掌教說的沒錯,這小子看著就是知道怕了,不敢來,要不然怎么可能到這會兒了還不來?”

    陳五六在一邊笑著道,“師尊到此,不怒自威,像唐風這些小嘍啰,看到師尊我覺得都得趕緊跪下來求饒,就別說什么跟師父作對了,他啊,這次肯定是怕了!”

    “看來我們這次來是什么都不需要做了,這小子哪有說的那么厲害,也就欺負欺負沒有什么大本事的普通人罷了!”

    “沒錯,現在的這人吶,心太浮躁了,稍有一點成就吧就開始吹,哪里有什么真本事,屁都沒有!”

    正在幾人說話之間,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黑影。

    這黑影究竟是什么時候來的,沒有人知道。

    周圍的空氣驟然之間似乎凝固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不遠處樹林中的黑影身上。

    “前面那人是誰,不要裝神弄鬼的,我們可不怕這個!”

    “沒錯,趕緊滾出來!”

    唐風微微轉身,然后輕輕從樹上摘下了一片樹葉,隨手一甩,葉子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飛向了剛才讓唐風滾出來的那人!

    “刺啦!”一聲能聽得見的響聲,男子嘴巴直接被割開,頓時之間血流如注,接著他便哀嚎倒地,不斷的翻滾著。

    其他人對唐風沒有多熟悉,但是陳五六可是認識的,一指遠處的黑影。

    “他就是唐風!”

    王立仁瞬間眉頭大皺,側目看了一眼哀嚎不斷的男子,擺手說道,“快送下山!”

    雖然對自己的實力很是相信,但這樣的哀嚎無疑會影響士氣。

    唐風逐漸從樹林當中走出,他們所在的地方是青山的山頂,乃是一塊面積不小的平地。

    “陳五六啊,你終于算是來了……”

    陳五六下意識的往后挪了一步,說實話面對唐風這樣的氣勢,他是真有些犯怵,但是現在有自己的師尊在,他覺得應該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呵呵,唐風,我還以為你會做縮頭烏龜呢, 沒想到你還真的敢來。”

    唐風一笑,“我有什么不敢來的?難道這里有什么危險嗎?”

    陳五六看了一眼師父,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不能說太多的話,不然搶了師尊的風頭可就不好了。

    “你就是唐風?”王立仁打量了唐風幾眼之后,開口說道。

    “沒錯,我就是唐風。”

    唐風自然不以為然,隨口回答了一句。

    “你可知道,陳五乃是我王立仁的徒弟,你得罪他,招惹他,那就是在等于招惹我,得罪我,你可知道?”

    “那又如何呢?”

    唐風盤腿坐在地上,今晚肯定不可能和平收場,他不用那么著急。

    “我乃是嶗山太虛宮的掌教真人王立仁!你可知道,我的手段?”

    唐風接著搖搖頭。“不好意思,沒聽過,不知道。”

    場面似乎一度有些尷尬,王立仁一瞬間的功夫居然感覺這些話說得讓自己下不來臺,有些不好意思。

    “好,你知不知道沒事,不重要,因為你很快就能知道,你得罪的人是什么人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