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七章 小道姑出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七章 小道姑出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各位,掌教這些日子對我們這些人恩重如山吶,現在他遇到了麻煩,我們自然得出手,對面這個人,巧舌如簧,簡直就是一個妖人,咱們一起上,直接將他擊殺在此,也好報答掌教真人的大恩!”

    眾人一聽也都是齊聲喊好,大家一起上,心中的膽氣也瞬間上來了。

    “好,我們大家一起上,弄死他,給掌教真人一個交代!”

    “對,一起上!”

    說完,幾十個人一字排開,氣勢洶洶的看著唐風,就只等王立仁一聲令下,他們便沖上去講唐風亂拳打死!

    “唐風,你也不要怪我們人多勢眾欺負你一個人,這是你自找的,你等會死了也別怪我們!”

    唐風擺擺手,“那是自然,我要是這會兒死在你們手里,那自然沒有什么可說的,你就放心吧。”

    王立仁不屑的一笑,“好,你說的好!”

    “不過有句話我也得跟你說清楚,等會死的,可不一定是我……”

    仰天大笑,王立仁看著唐風,“小年輕啊,真是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行!”

    “諸位,給我斬殺此人!”

    話音剛落,幾十人同時朝著唐風殺將過去,這些都不是普通人,都是多少有些修為的,前沖之時釋放身體之中的法力,破風聲都有些刺耳!

    唐風靜靜得看了一會兒,待這些人快到自己身邊之時,低聲說了一句。

    “看來今天,我是真的要打開殺戒了……”

    “這果是你們自己種下的,可別怪我手辣……”

    說完的同時,抬手將一道靈氣屏障送去,這道靈氣屏障猶如大海之中十幾米的浪花一樣,鋪天蓋地的朝著這沖來的眾人就蓋了過去!

    此時唐風的修為和從前已然大不相同,這道靈氣屏障的能量大小已然不能和曾經相比,這幾十人看到有一道透明色的東西朝著他們過去,想側身躲過,但一時間屏障太長,根本就無法躲開!

    觸碰到身體的一瞬間,簡直就像是蚊子撞上了電蚊拍一樣,一聲脆響之后倒飛而出,接著落在地上,連掙扎幾下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命歸九泉!

    王立仁和陳五六在一邊看著,眼睛都看直了,他們是真的不敢相信面前發生的一切!

    “不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他怎么可能這么厲害,這不可能……”

    陳五六站在一邊,心里有些沒底了,他是真的覺得,自己師父很有可能也不是人家的對手,一旦自己師父也不是人家的對手,那自己怎么辦?

    不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自己還能活下去?那定然是不可能了,自己也得像剛才這些人一樣,像一只蚊子一樣被殺死!

    “師尊,他這是什么手段,怎么……”

    其實說實話王立仁犀利也不知道唐風剛才使得這是什么手段,因為壓根兒就從來沒見過,又怎么會知道。

    但是王立仁是個極其要臉面的人,雖然不知道,但是裝的還是要知道一些,不能讓自己的徒弟看輕了自己。

    “他……這是旁門左道,一些邪術而已,根本不足為慮!”

    這話唐風聽得很是清楚,他笑了一聲往前走了兩步,“你說我這是旁門左道?究竟誰學的才是旁門左道?”

    王立仁沒有回答,因為他沒法回答,自己練的這才叫旁門左道,人家那一看也不像是旁門左道的東西。

    “唐風,你不要太猖狂,我實話告訴i,這些人只不過是我養的打手而已,沒什么本事,你是有點本事能殺得了他們,但是,你不是我的對手。”

    唐風會心一笑,“哪兒來的那么多廢話,有什么本事你就使出來啊。”

    正在唐風說話之間,身后傳來破風聲,一扭頭,小道姑拿著劍落在了自己不遠處。

    “王立仁,你這個恬不知恥的叛徒,見到本道還不跪下!”

    聲音很好聽,有些奶兇奶兇的,唐風聽到之后忍住沒笑出來。

    “你來干什么?”唐風回頭問道。

    “我的職責是保護你!你說我來干什么!”雖然這話小道姑自己聽著都有些不相信,畢竟她自己也看到了,唐風面前躺著那么多人,足夠顯示出唐風的手段不一般。

    人家這手段,保護她還差不多!

    但是畢竟這個王立仁是自己觀里的叛徒,她這個時候就必須得出現了,不然那回去之后也沒有辦法和師尊掌教交差。

    王立仁看到小道姑的瞬間,眉頭大皺,等到她站在自己,面前之后,哈哈大笑了一聲。

    “怎么?三清殿在我走后就沒人了嗎?剩下的全是女人不成?”

    “我就說我那師兄沒什么本事,果然如此,三清殿沒了我王立仁,如今居然淪落到了這個地步,簡直是可笑之極啊!”

    “哈哈哈!”

    王立仁一時間覺得自己的自信心暴漲,剛才還有些膽怯,此時都沒了。

    “放肆!三清殿也是你這個叛徒能叫的?狗東西!”

    “狗東西?小姑娘,你可知道我和你師尊是一個輩分,你見了我應當施大禮,口要扣頭才對,你現在這是什么意思?沒大沒小!”

    小道姑冷哼了一聲,“你這個叛徒,還敢自稱我的長輩,我呸!”

    “我還告訴你,三清殿在沒有了你之后越來越好了。沒有你這種害群之馬的禍害,簡直是大幸!”

    “就你也配做我的師叔?我呸!”

    “今天我就要替三清觀清理門戶!”

    說完。將懷中的短劍拔出,“王立仁,你可認識這把短劍!”

    王立仁看到這把短劍的時候臉色都是一變,“這劍……”

    “好啊,師尊居然連自己最心愛的霜月都給了師兄,師尊啊師尊,你好生的偏心!”

    “我王立仁哪點不比他強,你因何這般對我!”

    小道姑一聲斷喝!

    “狗東西,不許你污蔑師祖!你心術不正,當年師祖沒有讓你做掌教再正確不過,你還好意思說這話?”

    “你今天就洗好脖子,讓我用這把霜月為三清觀清理門戶!”

    小道姑說完,腳下一踩,整個人便騰空而起,右臂前刺,朝著王立仁刺了過去!

    “哈哈哈,我就說師兄愚鈍,如今還以為這樣一個小姑娘和一柄霜月就能殺了我?真是愚蠢至極!”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