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八章 奪劍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八章 奪劍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哪里來的那么多廢話,看劍!”

    王立仁見小道姑沖自己而來似乎并不緊張,嘴角微微揚起,雙臂往下輕輕一壓,整個人頓時拔地而起,而后雙手前伸,兩掌正對著小道姑的霜月短劍而去!

    “這本來就是屬于我的東西,今天我就要拿回他!”

    “師尊。你不是看不起我王立仁嗎?你不是把這把霜月不給我嗎?我今天就讓你好好看看,我怎么拿到手!”

    小道姑氣勢不減,眼見王立仁雙掌沖著自己的劍而來,心中不由得冷笑,這把霜月可是神兵,哪里是一雙普通人的雙手可以抗衡的,王立仁這樣做簡直就是在找死!

    眨眼之間,霜月刺到了王立仁胸口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王立仁雙掌猛的往里合十,那霜月劍被雙掌夾住,小道姑大驚!

    “哈哈哈哈!沒想到吧?”

    王立仁一句話剛說完,不給小道姑在此說話的機會,抬腿就往前踹!

    兩人此人都在空中,小道姑身法一般,這一腳過來,她只有兩個選擇。

    一是硬生生用身體接住,只要自己能夠承受的住這一腳,手不放開也沒事,但是一旦自己被這一腳踹飛,那這短劍必然歸王立仁所有。

    第二個選擇就是她及時撒手,然后閃身躲開這一腳,這樣做的話就必須先松開手中的短劍,這樣一來短劍就算是自己拱手相讓了。

    但這個時候沒有那么多時間讓她思考那么多,幾乎沒有多想,電光石火之間,小道姑選擇了第一種!

    可是她想不到王立仁這些年下山之后苦修多年,修為已然和當年她認識的那個王立仁大不一樣了!

    一腳過來,小道姑身體急速往后倒飛而去,手中的短劍生生被王立仁用雙手夾了過去!

    唐風見狀,騰空接住了挨了一腳的小道姑,然后穩穩落地!

    “哈哈哈,小丫頭,你見了你的叔叔不拜也就罷了,還想殺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點禮數都不懂!”

    小道姑嘴角滲出了血跡,現在可以看出,是自己師父低估了如今王立仁的實力,自己太年輕了,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我呸!”

    “就你這種下三濫的東西,也配做我的師叔?你算什么東西!”

    小道姑臉面喪盡,心中怒火中燒,掙脫開唐風站了起來,指著王立仁就罵!

    “快把我的霜月還給我!”

    說完,腳下如風一般向前奔去,她現在丟了霜月,如果不殺了這個王立仁把劍奪回來,這回去之后也沒法給師父交代,自己在三清觀日后還怎么立足?

    “還給你?好啊,那你就自己來拿吧!”

    王立仁言罷將霜月握在手中,冷笑著看著再度沖過來的小道姑。

    兩人再度打到一處,王立仁站立在原地,連動都沒打算動一下,但即便是這樣,小道姑十幾招出去之后,連王立仁的衣服都沒能碰一下!

    “小丫頭,快點跪下給師叔磕頭,我今天便饒你性命,若是不然,便將你立斃于這山頂之上!”

    小道姑明顯感覺自己根本不是王立仁的對手,但自尊心受辱,這種事以前可是沒有經歷過,更加上自己是帶著任務來的,此時人物沒有完成也就罷了,竟然連霜月都丟了,這簡直讓人不能接受。

    “呸!狗東西!”

    王立仁連續被罵了好幾次之后,心里有些不爽了。“好,我給了你機會,是你自己不要的,你可要想好了!”

    說完,猛推一掌,直接隔空將小道姑打的凌空而起,摔在了空地之上!

    一口鮮血溢出,唐風看到此情此景連連搖頭,走過去將小道姑扶了起來。

    “王立仁啊,你說你一個大男人欺負人家一個小道姑做什么?”

    小道姑雖然身受重傷,但是聽到唐風這么說立馬一瞪眼,“你這話怎么說的!”

    “我小道姑怎么了,你讓開,我要親手殺了他!”

    說完掙扎著就要起身,但是剛剛站起來就又倒了下去,她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此時心肺已經嚴重受損,根本無力再站起來。

    “哈哈哈,小丫頭啊,你說三清觀在我離開之后在那個廢物的帶領下是不是越來越不行了?”

    “你看看,你弱成什么樣了,我看是你們三清觀再無人可用了,才把你派出來的吧?哈哈哈哈!”

    王立仁笑的很放肆,很開懷,很大聲,似乎他心中那壓抑了很久的怨氣終于在今天,在這個小道姑身上發泄了出來!

    “王立仁,虧你還是修道之人,三清觀有你這樣的弟子,簡直就是最大的恥辱!”

    “有種你今天就殺了我,我師父早晚有一天都會親手除掉你,你等著吧!”

    王立仁冷笑一聲,“是嗎?就大師兄那修為,是我的對手?”

    “他資質愚鈍,天生的木頭疙瘩一個,我在三清觀的時候他不是我的對手,即便是如今他也不是我的對手!”

    “殺你?跟碾死一直螞蟻一樣簡單,你不用著急,等我忙完這段時間,將太虛宮搬到這燕京之后,我騰出手來便將三清觀一干人等趕盡殺絕!”

    小道姑聽得有些驚詫,口中一股子腥味,她往地上啐了一口!

    “多行不義必自斃,王立仁,你好自為之!”

    兩人在對罵,唐風聽得還有滋有味,等兩人罵的差不多了,他站了起來,抬手指了指對面一臉傲慢的王立仁。

    “罵夠了嗎?你的目標是我,該我們兩個打了……”

    唐風說話的聲音很小,語氣平靜到根本就不像是來打架的。

    但剛剛還火氣很大的王立仁聽到唐風說話之后想到了剛剛發生的一幕,說實話。這個人到底有多厲害,他還真的摸不透。

    “唐風,剛才你也看到我的手段了,你走吧,只要你離開燕京永不再回來,我不會再找你的麻煩。”

    “哦?這就讓我走?我憑什么走?我為什么要走?”

    王立仁臉色一黒。“你可要想清楚了,跟我作對,你怕不是我的對手。”

    “我知道你有本事,但是這世上有本事的人多了,現在走還來得及,不然等會兒你便和她一樣,到時候你們兩個可都得死!”

    唐風淡然一笑,“ 是嗎?我倒很想看看,你是怎么虐我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