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五十章 旱魃出世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五十章 旱魃出世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站在一邊冷眼旁觀,就眼睜睜的看著王立仁的身體被憑空吸干,變成了一副皮包骨!

    一邊的小道姑此時有些崩潰,嘴里低聲嘟囔著,“壞了,壞了……”

    看了一會兒之后唐風往前走了兩步,眼見地上有些砂石,右掌一揮,一地的砂石飛向空中,朝著對面王立仁的身體位置撒去!

    砂石還沒到他身前,一道虛影似乎從王立仁的側邊站了起來,這道虛影逐漸的清晰起來,最后徹底的成了實體。

    是一個身著漢服的男子,當然這漢服并非是現代的漢服,而是古代的!

    小道姑抬頭看到這人出現的同時,倒吸一口涼氣,語氣有些結巴的說道,“他……他是……”

    唐風回頭,“旱魃。”

    小道姑哭笑了一聲,“你認識……”

    而那人嘴角輕輕一揚,一轉身消失在樹林之中,唐風見狀一道紫氣符咒憑空幻化而成,緊追這漢服男子而去,但似乎并沒有追到。

    “壞了,旱魃一出,赤地千里,我們闖禍了……”

    這個傳說唐風自然是聽說過的,但究竟是真是假,還真的沒有人知道。

    “好了,我現在送你去醫院吧,你好好休養幾天,傷挺重的……”唐風沒有直接去追這個人,畢竟小道姑身上的傷挺重的,休養兩天最好。

    當然還有一點很重要,這個旱魃的修為恐怕并不在自己之下,而且現在還不知道他是不是犼,如果已經修為高到稱為了犼,那自然對付起來確實也有些難度,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

    “我剛才看他的裝束了,看他的衣著,應該是漢代的人,也就是說他是漢代人,距今已經幾千年了,修行幾千年,我們哪里能有人對付他?”

    “完了,我回去怎么給師父交代,這王立仁是死了,但是他用自己的命召喚出了旱魃,比他還要難對付上萬倍,這可怎么辦……”

    小道姑內心之中充滿了自責,要不是他修為低劣,也就不會被王立仁打傷,更不會出現后面這樣的事情。

    “先養傷,后面的事等你傷好了再說。”唐風并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擔心,畢竟關于旱魃的傳說都只是傳說,是真是假也難以辨別。

    “你不知道這東西有多可怕,總共這世上也沒出現幾個,之前出現的全都引起了大旱,最后都是全國的道士同時做法將三清祖師請下來才收服的,他不屬于陰間也不屬于陽間,不是人不是鬼不是仙,連魔也算不上,根本跟我們認識的這些東西不是一類!”

    “所以我們對付起來特別困難,我們這次是真的闖禍了,你怎么跟個沒事人一樣?”

    唐風背著小道姑,“那你覺得我應該怎么辦?我現在過去追他?”

    小道姑一拍唐風的肩膀,“沒錯啊,你現在當然應該去追他了,要不然過兩天我們上哪去找?”

    唐風笑著,“不去。”

    “為什么?”小道姑不理解,追問道。

    “不為什么,等你傷好了再說,你也不看看,我現在走了,一時半會回不來的話,你就得死在這山上。”

    小道姑一捂自己的胸口,好像確實是這么回事,自己身上的傷確實挺重的。

    人家這樣做是為了救自己,她自然 不好再說什么,只能任由唐風背著下了山,進了醫院。

    進了手術室,凌晨時分出來,小道姑身上的傷處理的差不多了,被送進了病房。

    唐風也不好意思就這樣走,就在醫院待了下來。

    趴在床邊,睡了過去。

    ……

    當第二天清晨的陽光從窗外照進來的時候,唐風睜開了眼睛,這昨晚發生的事情就好像是一場大夢,醒來已經幾乎記不得什么了。

    出門準備去洗漱一下然后出門給小道姑買點吃的的時候,門外傳來了許多人抱怨的聲音。

    “這怎么回事啊!大早上就給人停水!”

    “是啊,這醫院怎么回事,連水都不給了?”

    “我們交了這么多的醫藥費,現在連洗臉的水都沒了是吧?”

    “哎呦,那衛生間簡直快熏死人了!”

    外面的喧鬧聲將唐風的目光吸引了過來,他出去一看外面醫院的走廊內幾乎聚集了上百號人,幾乎都是病人和家屬,都在說從凌晨開始就沒水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來以為是哪里的水管子壞掉了,早上天亮了之后就會有人修好,結果一直等到了現在還是沒水。

    醫院里沒水這可是大事,很快,幾乎整個人醫院的病人和家屬都不滿了起來,開始質問工作的護士和醫生。

    但是護士和醫生也很納悶,他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為醫院的電路和供水都是專供的,醫院開辦以來不管外面怎么樣,這里的是從來沒有斷水和斷電過的,但是今天這是怎么回事還不知道。

    很快院長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趕忙打電話詢問,這不問不知道,一問之下,院長的臉色都變了!

    不是只有醫院停水,而是整個城市都沒了水。

    供水公司的負責人也搞不懂為什么,一個夜晚之間河水水位暴跌,地下水供給也出現了問題,并且很快的嚴重了起來!

    唐風回到病房,小道姑已經坐了起來,臉色很不好。

    “我們不能再拖延時間了,再這樣拖下去的話,會有越來越多的地方缺水,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會干旱三年,我們必須除掉他。”

    唐風一點頭,走到小道姑身上,右掌輕輕的放在她的肩上,然后將一道靈氣送進了她的體內。

    本來還想著讓她多休息兩天的,現在看來事情緊急,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

    換好衣服出門,唐風望了一眼天空,烈日炎炎,在這個季節有這樣高的溫度,確實不正常,這也可以看出來,之前的擔心成真了。

    “我們現在怎么找?要不然我回趟山,問問我師父?”小道姑邊走邊說,看著唐風。

    “不用,這種東西本身身上也沒有什么氣息,找你師父也沒有用。”

    “那你怎么辦?”小道姑再度問道。

    唐風淡然一笑,沒有說話,不過說實話,他心里也不知道該怎么走,這個東西什么都不是,不是妖不是魔,身上一絲的氣息都不帶,想要找到他,確實不容易。

    “去圖書館看看。”唐風不緊不慢的一說,直接把小道姑給說的有些懵。

    “去圖書館?我沒有聽錯吧?”唐風一笑,“你沒有聽錯,就是去圖書館。”

    “去那里做什么?你察覺到了他就再圖書館里?”

    搖搖頭,“沒有。”

    “那我們去那里做什么?看書?現在也不是看書的時候啊!”小道姑有些著急的說道,她現在可沒有什么心思看書了。

    “剛才那個旱魃出現的時候,我看到了他腰間有一塊玉佩,上面的字是西漢的,應該說他就是西漢人。”唐風簡單的解釋了一下,但這更讓一邊的小道姑不解。

    “那又怎么樣?”

    “這還不明白嗎?他是西漢人,是旱魃,那么你想想,什么樣的人在死之后會變成旱魃?”唐風一邊走一邊扭頭問道。

    “怨氣很重的人死后會有可能變成,他生前應該受了很大的冤屈,一般是這樣,但也不排除例外。”小道姑一本正經的說道。

    唐風點點頭,“沒錯,而且一般來說這樣的冤案,當朝或者后期都會有人寫下來,記錄下來,所以我們查出來其實也不難。”

    “而且剛才你應該看到了,那個人身上穿的衣物很整潔,很新,質地上乘,根本不是當時一般人能夠穿的起的,一般人家也不會將這么好的衣服穿在死人身上,所以我們可以斷定這個人生前家世很好。”

    小道姑聽到這里明白了多半,“那我明白了,你說的是想查清楚這個人的真實身份,對吧?”

    唐風一點頭,“沒錯,我們只要查到他的身份,找到他的埋葬地點,將他的棺槨拉出來,他肯定就會出現!”

    小道姑此時才明白了過來,看著唐風笑了一生,“原來是這樣,那我明白了,行,那就去圖書館吧!”

    ……

    二人打車去了圖書館,在古籍室內開始查閱西漢的一些史書以及野史記載,當然HIA有官方出的案件卷宗,這些東西保存下來的很多,看起來氣死并不費勁。

    而且大多數都經過了現代人的整理,查找起來就更加方便了。

    一直從早上看到下午,兩人終于發現了一些線索。

    將自己找到的,可能是這個人的所有信息都寫在紙上,唐風看完,篩選了一下,最后確定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究竟哪個是旱魃的原身,很難辨別,但是幾乎可以斷定的就是,這二人其中有一個很有可能就是!

    第一個是虎牙將軍田熬之子田順,父親曾經是皇帝特封的虎牙將軍,抗擊匈奴有功,但后來不知為何滿門抄斬,天順無辜被殺,據說怨氣很重,此人又修習道術,極有可能。

    第二個是少帝時期正南將軍宴守敬之子宴岳,也是被少帝冤殺,后世才得以昭雪。

    因為兩人家世顯赫,死后的埋葬地點也有證可考,唐風和小道姑將書上的記載抄了下來,然后開始查古地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