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五十七章 白眉仙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五十七章 白眉仙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聽著他們說這些,唐風倒是真的沒有覺得他們是為了討好自己才這么說的,這些奴婢跟著自己已經有很多年了,他們這樣說那是真心的那樣覺得。

    唐風淡然一笑,“許久不見,你們說好聽的話的水平倒是見長啊。”

    幾個侍女嬌羞的一笑,“沒有啊南王,我們說的都是真心話,再者說了,我們都是你的人,您有面子了我們也才能有面子嘛,您說是吧?”

    唐風點點頭,“這倒是,好了,我洗好了,穿衣服吧。”

    說完唐風站了起來,雖然半絲不掛,但是這些奴婢都是自己的,給她們看,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立馬有人將寬松的衣袍拿了過來為自己穿上,此時這仙界仙人們所穿的衣物和古代的人間有些相似,都是長袍,跟人家如今的穿著有些不一樣。

    當然了,其實東方人最適合的衣服就是長袍,西方人的西裝根本就不適合東方人,它本身就是給西方人自己設計的,只可惜如今的東方人中,幾乎已經沒有人喜歡自己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了。

    穿好衣物之后,唐風回到了自己的練功房。

    這里也是照舊,一切都沒有什么變化,他靜靜的坐了一會兒之后,打開暗門,里面是一個不小的空間,算不上隱秘,但一般人卻也進不去。

    暗門之內坐著一個年輕女子,在她面前是一柄懸浮在空中的銀鱗槍。

    銀鱗槍周身布滿了銀色的鱗片,但是拿在手中卻絲毫感覺不到鱗片的存在,而這鱗片都是銀色的麒麟煉化之后形成的,是當年師尊所賜,自己在仙界最強力的一柄神器。

    那守槍的侍女看到唐風開門,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驚喜,直接在地面上跪倒,“南王,您回來了……”

    唐風擺手示意讓她起來,然后走過去將銀鱗槍握在了手中,“它還好嗎?”

    守槍侍女再度跪倒,“好,都好,銀鱗槍每日熠熠,期盼殿下歸來……”

    說完之后額頭觸地,虔誠至極。

    唐風點頭,“好,你可以去休息了,這么長時間來,你辛苦了。”

    “為殿下做事乃是應當,何談辛苦二字,奴下能得殿下關心,死也無憾!”

    擺了擺手,守槍侍女出去了,唐風反手將槍握住,隨后出了練功房。

    院子很大,留出了專門供自己練功的場地,唐風持槍到了院子里,心念一動,手中銀鱗槍一顫,飛向空中,唐風往上一躍,雙手握住槍柄,探手便是一刺!

    動作都是最為普通的動作,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但是所謂大道至簡便是這個道理,最為簡單的動作,也看要誰使出來。

    一套槍法打完,門外傳來一位老者的聲音。

    “好,好槍法啊,久不見南王,這槍法似乎領悟的更加嫻熟有威了……”

    唐風轉頭一看,門口站著的是自己的前輩,白眉仙人。

    他是散仙,真正的無門無派,也沒有什么封號,不過和自己的交情一直不錯,之前的時候就經常來自己王府喝茶,因為他們是真正的散仙,因此在仙界也不會有人為他們好的住所。

    “白眉前輩,快請!”

    和自己關系不錯的人唐風一般都會直接請進書房,這次也不例外,招呼侍女去準備茶水。唐風領著白眉仙人進了書房。

    “南王,許久不見啊,近來如何?”

    唐風哈哈一笑,“好,還好,前輩這段時日如何?”

    “一切如常啊,雖說這仙界大亂,但是與我們這些散仙沒什么關系,他們打他們的,我們的生活是依舊啊,哈哈哈……”

    唐風也跟著笑了兩聲,“散仙還是好啊,沒有什么煩心事,每天散散心,游走游走也是最好不過的生活嘛……”

    白眉仙人趕緊擺擺手,“南王此話不妥了,我們這些散仙法力低微,自然沒有什么煩惱,但是像南王這等天賦之人,自然要成就一番大事……”

    “我也是剛才在山間游玩之時聽旁人說道,南王回到仙界了,要喝蒼青仙人決戰,以爭仙界主位,因此特意過來看看……”

    看到白眉一臉的認真,唐風嘆了口氣,“前輩啊,不是我南王要爭什么仙界之主的位子,而是我師尊被這蒼青所殺,如今所有的消息都沒了,我自然要回來討個公道。”

    “更何況蒼青是我師尊的師弟,如果真的是他動的手,我自然要找他說個明白,這是情理之中的事。”

    白眉仙人聽完沉聲點了點頭,他和唐風的關系不錯,他心里同樣清楚南王唐風固然厲害,但是再厲害唐風也只有一個人,世人都是欺軟怕硬的,雖說北華仙尊之前親信不少,可是在仙界大亂之中幾乎中立的中立,反叛的反叛,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南王果然是重情重義,但是老朽還是有句話想給南王說……”

    唐風一抬頭,“前輩有什么話就說什么,沒必要猶豫。”

    白眉點了點頭,“這南王的法力我 自然是知道的,在仙界之中要論單打獨斗的話,恐怕沒有幾人是你的對手。可是……”

    “可是如今蒼青仙人座下人多勢眾,恐怕想跟著你的人不多吧?”

    淡然一笑,唐風說道。“即便是一人而又如何呢?”

    這一句話直接把白眉仙人給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自己年紀可比唐風要大太多了,人家一個年輕人都不怕這些,你一個老頭子瞻前顧后的,確實有些不怎么好看。

    “南王驍勇,著實讓老夫汗顏吶……”

    唐風笑了,“前輩謙遜了,哪有,我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啊,事到如今我還能怎么辦呢?難不成歸順于他?”

    “這樣的事情我還真的做不出來啊,當年是師尊救了我,然后將我從人間帶到這里來的,如今他生死不明,我又怎么可能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就放棄心中的信義呢……”

    嘆了口氣,白眉仙人站了起來,“南王就是南王啊,有情義,當年北華仙尊沒有看錯人吶!”

    “曾經老朽也相信在這仙界之中的仙人們自然都與人間的普通人不一樣,他們高高在上,那自然也有著常人沒有的信義,至少都有這脊梁,誰曾想到這仙界大亂,炸出了如此之多的趨炎附勢的丑惡小人,簡直讓人感覺惡臭!”

    “蒼青仙人一動手,將三方的仙王殺死之后,放眼整個仙界便無一人敢說一個不字,紛紛對蒼青唯命是從,馬首是瞻,將之前的道義忘的一干二凈,著實讓人心寒吶……”

    聽到這里,唐風心中也有些難受,他從邊也一直覺得這仙界的仙人自然和人間的人不一樣,到了如今,他才發現,其實都一樣。

    他們同樣怕死,同樣自私和貪婪,和人間的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前輩說的是啊,這仙人和其實也是人,只不過擁有的人所沒有的修為法力而已,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區別。”

    唐風點點頭,“只可惜我知道的晚了,當年蒼青仙人師尊可能也沒看出來他會有這樣的心思……”

    “事已至此,南王也不要太過傷心,我想天道仍在,不會讓蒼青仙人胡作非為太久的……”

    ……

    兩人繼續聊了一會兒之后,白眉道人起身,向唐風告辭。

    “前輩要走,我送送吧……”

    二人邊走邊聊,下了山之后,唐風回返。

    回到南王府之后,身邊的侍女趕緊過來告訴唐風,北華仙尊身邊的侍衛來找他,現在正在書房等著。

    唐風聽到這里消息,快走幾步到了書房,推開門,里面坐著的人站了起來。

    這人看到是唐風之后,立馬下跪,一跪到底,“參見南王!”

    “起來吧……”唐風上前將此人扶起,讓她坐下。

    “南王殿下,您幾時回來的?”

    “回來不久,你……”

    這個女侍看著臉色極差,像是大病的人一樣。

    “我身受重傷,命不久矣,是師尊當時告訴我,讓我將一件東西交給南王殿下,背負著這個任務,我才堅持到了今天。”說完,從自己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盒子,遞給了唐風。

    唐風也沒有多想,伸手接了過來,“你辛苦了……”

    話剛說完,女侍抬頭看著唐風,“我的任務完成了,尊師尊法令,自刎于南王身前……”

    說完沒等唐風看一眼,便直接掏出匕首扎進了自己的心口……

    錯愕,驚詫,意外。

    唐風怔怔的看著女侍倒下,手中的盒子似乎都在發顫。

    許久之后,唐風沖門外喊了一句,“來人……”

    侍衛們進來,跪倒。

    “把她拉出去,厚葬……”

    侍衛們答應了一聲,將這人抬了出去。

    唐風端著鐵盒子到了書房,接著關上門,緩緩將盒子打開……

    一道淡淡的白光閃過,盒子中間放置著一枚小小的,類似丹藥的東西。

    唐風看到這個東西之后,眼眶有些濕潤了,他也是個人,有自己的感情,師尊將自己近萬年修行得到的內丹給了自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