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五十八章 九天仙君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百五十八章 九天仙君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面對著北方,“撲通”一聲跪倒,“師尊,您對徒兒如此厚恩,徒兒真不知如何向你報答……”

    說完這句話之后他淚眼滂沱,大哭出聲。

    ……

    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唐風將這枚內丹放進了口中,然后吞咽入肚,一瞬間,唐風感覺自己的身體之中就像是進入了一個火球一樣,灼燙的似乎胃部都要炸開,疼的他坐在了地上抱著腹部翻滾!

    要知道他如今的修為已經接近仙尊,一般的疼痛在他這里真的算不上什么,也不會讓他有什么感覺,但這個疼是真不一樣,劇痛無比,生不如死!

    劇烈的灼燙和疼痛結束之后,唐風開始感覺冷。就像是整個人在打擺子一樣,先是熱,完了之后是冷,接著就是冷熱交替,簡直難受到了極點!

    ……

    而唐風這邊在難受,仙宮之中,蒼青仙人坐在仙主之位上,周圍剩下的人不多,都是自己的親信,有十來個的樣子。

    “諸位,不管怎么說,南王在我看來還是要先禮后兵,如果他能不打而歸順于我們那是最好,畢竟他的修為不低,要徹底的誅殺他,要費不少氣力啊……”

    九天仙君坐在底下,聽到師尊這么說,心中壓抑了許久的不滿讓他憤怒至極。

    “師尊,我看沒有必要,這個南王就是糞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他是北華仙尊的親傳弟子,在仙界的影響力不小,在之前的時候就有不少親信跟隨他們,如今師尊您剛剛坐上仙主之位,底下還有不少嘴上臣服但內心之中并不真正服氣的人在。”

    “倘若我們對南王過度的尊敬,南王到時候聯合這些存有反叛之心的人共同起事的話,我們可就麻煩了……”

    九天仙君說完,蒼青仙人撫了撫胡須,“徒兒所言有理,但是為師覺得還是覺得其他仙人都不是什么隱患,只要唐風歸順的話,他們定然不會起什么反叛之心,即便是真的有也沒什么大問題,他們那些仙人翻不起什么大浪。”

    “好了,你們諸位還在這里等吧,我現在就去南王府,最后一次說好話,他要是再不聽,我們便就合力誅殺他!”

    說完起身,底下的諸位仙人施禮,蒼青仙人飄然到了南王府。

    ……

    南王府外,看門的侍衛看到蒼青仙人來了,都是一驚,而后連忙施禮,但并沒有跪。

    “見過仙人……”

    蒼青仙人此時并不在意這些,畢竟他是來說服唐風歸順自己的,總不能到了人家門口就殺人,那樣是辦不成事情的。

    “免禮,南王可在府中?”

    “回仙人,南王在府中!”

    蒼青仙人點頭,邁步進了南王府。

    女侍急跑幾步到了唐風的書房外,拍打著門框。

    “南王,蒼青仙人來了,來找您……”

    唐風此時剛剛從那冰火兩重的感受之中擺脫出來,聽到女侍這么說,有些虛弱的還答應了一聲。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說完,勉強站立起來,強打著精神走到了門口,打開了書房的門,然后站在走廊之中。

    不多時之后,蒼青仙人出現在走廊之中,他遠遠的看著唐風,“師侄臉色怎如此不好?”

    唐風沒有立刻回話,只是等到他到了自己跟前之后才開口說道,“師尊被奸人所害,生死不明,做徒弟的我又怎么可能臉色好呢……”

    一句話,直接將滿臉笑容的蒼青仙人說了個不知如何熱開口,只能最后笑了兩聲。

    “這南王府還是一切照舊吧?其它三個王府已經付之一炬了,南王你……”

    蒼青仙人話還沒有說話便被唐風抬手打斷,“那蒼青仙人的意思是我還得感謝你了?”

    處處噎人,蒼青仙人壓抑著心中的怒氣,轉而笑道,“師侄說話莫要如此咄咄逼人,我好歹是你的師叔,今日以來連番的好話說與你聽,都只不過是想化解我們之間的誤會,讓大家都不要動怒,以至于大方干戈而已……”

    唐風站了起來,哈哈一笑,“蒼青仙人,這話說的好笑,我們之間有什么誤解?沒什么誤解吧?只不過就是你殺了我師尊,俗話說得好,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我之間就是殺父之仇,哪里來的誤解?”

    蒼青仙人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指著唐風說道,“南王,今天你回來,我好言好語規勸于你,看來你是真的不打算聽了!”

    唐風冷笑一聲,“好言好語?蒼青仙人,你偷襲我師尊,行這等不仁不義之事,你難道不該當著我的面自絕嗎!還有臉大言不慚的說這么多廢話!”

    “你難道以為北華仙尊坐下的大弟子會像你的弟子一般懦弱無能不成!”

    蒼青仙人盛怒至極,不由得轉怒為笑,“好,南王,話說得漂亮,今天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我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告辭!”

    說完,拂袖而去!

    到了南王府外,蒼青仙人眉頭皺了起來,因為門口的兩個侍衛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自己的徒弟九天仙君帶著其它十來位仙將站在門口。

    看到自己師父出來,九天仙君急急跑上前,“師尊,那南王如何說的?是不是還是不答應?”

    蒼青仙人一瞪,“你為何殺了守衛?”

    九天仙君一看地上的兩個看門守衛,不在意的說道,“這兩個狗東西,敢攔我,還出言不遜,師尊,我已經被您敕封為九天仙王了,他們見面之后還叫我仙君,這是大不敬,因此我一怒之下就給砍了……”

    蒼青仙人一陣皺眉,自己這個徒兒是真的不如人家南王,沒有什么大出息,為了這么點小事就這樣,這以后怎么成大事!

    其實因為自己徒弟不爭氣,所以他才拼命的想將唐風拉攏到自己身邊,靠自己這個徒弟,日后難成什么大事!

    “回去,帶這么多人來做什么,要殺他也是三天之后,這是說好的時間,你今天來著是算什么?”

    “傳出去你師尊我的臉往哪里放?真是丟人現眼!”說完,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九天仙君被訓斥了一頓之后也不敢說什么,只能帶著滿腔的不滿回了自己的住處。

    ……

    唐風在蒼青仙人走了之后渾身又開始難受,先是熱接著就是冷,冷熱交替,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跪倒在地,唐風難受到了極點,甚至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幾個女侍進門,看到唐風這個樣子,連忙上前攙扶,“南王,南王您這是怎么了?”

    “南王您怎么了?”

    唐風擺擺手,“沒事,沒事,你們去給我準備一桶熱水和一桶冰水,快去!”

    女侍聽到吩咐趕緊點頭,留下兩個攙扶唐風,然后另外兩個出去,去準備熱水和冰水了。

    王府內的一切被九天仙君安排在外面的眼線看到了,他沒敢大聲說話,悄悄的返回了九天仙王府。

    水很快準備好,唐風此時熱的周身似乎都在冒熱氣,看到冰水之后直接就跳了進去!

    進入冰水的瞬間,渾身的灼燙感稍稍減弱了一點,但灼燙是從內到外的,冰水只能讓自己身體表面感覺舒服,并不能讓內部也舒服。

    好在多少有些效果,唐風閉上了眼睛,他開始運氣,檢查體內的情況。

    沒看幾眼,周身的寒冷感再度傳來,唐風出了冰水,進了熱水。

    如此循壞幾次之后,唐風感覺自己的精力都要被耗盡了,他甚至開始懷疑,那個死侍雖然是師尊身邊的人,但她是不是已經背叛了自己師尊,成了蒼青仙人的人?

    這個所謂的內丹究竟是不是自己師尊的?

    這又是不是蒼青仙人設下的詭計?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的女侍進來,有些慌張的對唐風說道,“南王,九天仙君帶人來了,氣勢洶洶,恐怕對南王不力啊……”

    唐風猛的回頭,“鼠輩,他師尊都沒有對我怎樣,他倒跳的挺高!”

    說完,雙手扶住桶邊站了起來,抬起手臂,周圍的女侍瞬間圍過來,替唐風穿上了衣服。

    接著,他大踏步走了出去,院子里,九天仙君剛剛站定。

    “呦?南王這是怎了?怎么滿臉疲憊之色?雙眼如此無神啊?”

    “莫不是因為這剛到仙界,許久未曾見過仙女,今日一回來便沒控制住自己,將自己這府中的女侍盡數近身了吧?”

    九天仙君說完,引得自己帶來的人哈哈大笑。

    唐風冷冷的看著他,“九天仙君,你可知道,你現在所說這話,后果是什么?”

    九天仙君不屑的一笑,“后果?能有何種后果?”

    氣氛一時間有些緊張,唐風點點頭,“你我師尊本是師兄弟,你我之間本來也是師兄弟的關系,我不想殺你,但是你助紂為虐,今日這般辱我,那就怪不得我南王手狠了……”

    唐風說完,沒有扭頭,沖自己的侍衛喊道,“將我的銀鱗槍取來……”

    九天仙君一陣的冷笑,“南王,你難道真的以為我還是以前那個我不成?”

    “恐怕你是真的小看我九天仙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