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章 惡心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章 惡心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費力地抬起視線,看向顧長夜。

    他,是來救她的嗎?

    花枝凍的僵硬的臉上,緩緩牽出一個笑容。

    有冰冷的雪花飄進她的眼里,最終化成淚水,滾落在雪地上。

    她抬起蒼白的手,扯住他的衣擺。

    “王爺......我知道錯了,可不可以,不要討厭我?”

    顧長夜一身冷清,皺著眉頭看著躺在雪地里,氣若游絲的花枝。

    她和她的母親一樣,最擅長的就是裝柔弱可憐,哄騙他人,然后搬弄是非!

    想著,顧長夜越發的惱火起來。

    他狠狠踢開花枝的手。

    花枝悶哼了一聲,看著顧長夜蹲下身子,那張她日里思,夜里想的面孔緩緩靠近。

    “你這副模樣真讓我惡心。”

    他的聲音,比這暮冬的雪,還要冷上幾十倍。

    花枝看著他,視線越發的模糊,不知是身體到了極限,還是雙眼被淚水模糊了住。

    “對不起......是我不好......”

    在失去意識前,她一直呢喃著。

    顧長夜看著花枝骯臟的臉上,掛著的兩道淚痕,他眉間的褶皺,越發的揉搓不開。

    可最終他還是站起,任由她被大雪掩埋,轉身離去。

    回到屋內,他直接將身上的衣物脫下,一把扔出門口,命令道:“燒了!”

    侍奉的人便急匆匆地抱起衣服,退了下去。

    顧長夜走到窗邊。

    雪越下越大,寒風似刀,無情的在窗外肆虐著。

    這么冷的夜,若無人出手幫她,她定是會被凍死吧?

    顧長夜的眸子沉了沉。

    良久,他勾起一抹冷笑。

    死了好,這樣她便能替她母親,還清所有的債......

    ......

    花枝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身體每一處都好痛,可每一處都不受她控制,挪動不了半分。

    直到一股暖流,從口中流進身體里,她才慢慢恢復了痛以外的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花枝費力地睜開眼。

    入目便是熟悉的破舊房梁,那上面破了好幾個洞,根本沒有辦法遮風避雨。

    是她在王府里住的地方。

    花枝愣了一下,慢慢從睡覺的木板上爬起來。

    身旁放了一碗熱騰騰的姜水。

    她的眼睛亮起來。

    是顧長夜送她回來的嗎?

    想到或許是顧長夜送自己回來的,花枝的心跳迅速加快。

    “阿奴,你醒了?”門口響起一道歡喜的聲音。

    花枝看著一臉關切走進屋的小舞,愣了一下。

    見她呆住,小舞走到她身旁坐下:“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嗎?”

    “小舞姐姐,是誰帶我回來的?”

    “我啊,我看你在前院昏過去了,便把你帶了回來。”

    “那,王爺呢?你帶我走的時候,可有看見王爺?”

    小舞奇怪地看著她:“沒有啊,王爺是在罰你,怎么可能會在那?”

    花枝顫抖的合上眼,心中的喜悅漸漸消退。

    他還是將她扔在了那里。

    “阿奴,你沒事吧?”小舞關心地問道。

    花枝搖了搖頭,露出一抹苦笑。

    “沒事,謝謝你小舞姐姐。”

    小舞心疼地摸了摸她的頭:“不用謝,昨天的事我聽說了,我相信那不是你做的。”

    花枝感激的看著她。

    可心底卻涌起一陣深深地失落。小舞姐姐都愿意相信她,為何那個救她出水深火熱之中的顧長夜,卻不愿意信她?

    “你先好好休息吧,我還要去后廚幫忙,先走了。”

    花枝點了點頭,看著她離開。

    她正要躺下時,視線忽然落在自己右手的一片瘀紫上。

    這是昨夜顧長夜留下的。

    “你這副模樣真讓我惡心。”

    耳畔又響起他的話,花枝下意識地捂住心口。

    這里真的好痛。

    她按捺不住起身,小跑到門口的盆邊。

    里面裝滿了清水,她探頭看著水面上自己的倒影。

    灰一塊,黑一塊,沒有一處干凈的地方,連分辨五官都難。

    她摸了摸自己骯臟的臉。

    這副臟兮兮的模樣,就連她自己看了都覺得惡心,可是這些污漬之下的面孔,也被人說過丑呢。

    就算她將臉洗干凈了,顧長夜也不會喜歡吧。

    花枝一陣失落。

    說到底,她怎么配得上他。

    他是身份尊貴,是高高在上的恭親王,文韜武略,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有著絕世的容貌。

    可她呢,一個早該在七年前死掉的罪臣之女,王府里最低賤的奴仆,還長得這么丑。

    花枝委屈地回到木板上,緊緊的抱住自己。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顧長夜,不該對他生出旁的心思。

    她只想留在王府里,只要每日能見到他安好,她便知足。

    “好你個小兔崽子!又在偷懶是吧!”

    李婆婆突然沖了進來,扯著嗓子吼了起來。

    她朝著花枝氣沖沖的走去,在她的身上使勁掐起來。

    “王爺饒你不死一次,你還不感恩戴德的爬起來干活!還敢休息!看我不掐死你這把懶骨頭!”

    花枝痛的眼角含著淚,又不敢還嘴,急忙下了木板,低著頭一副知錯的模樣。

    面對她悶聲承受的樣子,李婆婆覺得無聊,沒兩下便收了手。

    “還不給我去前院幫忙,明個兒就是沈小姐及笄的日子,若是讓王爺知道,你怠慢了沈小姐的大事,定要你吃不了兜著走!”

    及笄。

    花枝這才想起此事。

    這幾日府上都在忙著此事,顧長夜最疼沈憐,及笄這種姑娘家的大事,他要為沈憐風風光光大辦一場。

    花枝跟在李婆婆身后,去了前院。

    “你去幫著他們把笄禮都搬去后院。”

    李婆婆命令完便轉身離開。

    花枝低著頭走到一個紅木箱子前,有人在清點箱子里的物件,蓋子全部被打開。

    里面裝的上等云綢,十分好看,花枝畢竟是個姑娘,看一眼便生出喜歡。

    其他的箱子,也都裝滿各種珍稀昂貴的首飾。

    這些全是顧長夜為沈憐準備的。

    花枝真的很羨慕沈憐,能讓顧長夜那么冷清一個人,挖空心思地寵愛她。

    花枝搬起一個箱子清點好的箱子,瘦弱的胳膊因為用力不停顫抖。

    轉過身時,花枝看到了站在遠處的顧長夜。

    她的目光剛好和他撞了上,卻只是一瞬,她就下意識地躲開視線。

    顧長夜看出她是故意躲開視線,不由得目光沉了沉。

    看著她瘦小的身子,捧著和自己身形極其不符的大箱子,顧長夜的眉頭下意識的蹙了起來。

    沈憐在一旁講著明日的穿著,想讓顧長夜為她挑選,可卻看出顧長夜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小叔叔,你在看什么呢?”

    顧長夜將目光收回,淡淡地回道:“沒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