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章 妒顏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章 妒顏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將她一把狠狠甩在地上,十分嫌棄的從身上掏出一個帕子,擦了擦剛剛碰過花枝的手,最后將帕子扔在地上,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花枝看著他冷漠的背影,心底一陣疼痛,忍不住紅了眼眶。

    原來,他如此討厭她。

    在這個王府里,她可以吃下所有的苦,忍受所有的打罵與侮辱。

    卻獨獨不想被顧長夜討厭。

    顧長夜就是一團溫暖,卻致命的火。

    可即便知道不可觸碰,花枝還是忍不住,奮不顧身的飛向那團火光。

    她趴在冰冷的地上,頭埋在臂彎里,低聲哭著。

    許久,她才站起身,恍恍惚惚地回到自己的小破屋。

    她對著水鏡看著自己的臉。

    從四處墻壁的縫隙間鉆進來的風,吹皺平靜的水面,連帶著模糊了她的面容。

    脖頸上是顧長夜捏的瘀紫的指印。

    花枝下意識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如果,她不是這么丑就好了。

    都說女孩子笑起來是最美的,花枝便試著牽起一抹笑容。

    只是她笑的有些僵硬,水中的她一張花臉,更加難看。

    看著難看的自己,花枝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真的好丑啊!怪不得顧長夜會討厭,就連她自己也討厭呢。

    她抬手擦掉眼角的淚,轉過身視線落在角落里的一疊衣服上,慢慢地走了過去。

    過了子時,便是她的生辰,也是她及笄的日子。

    沒有人記得,她的生辰只比沈憐晚了一日。

    從小到大,花枝都沒有慶祝過自己的生辰,就好似她的出生不曾得到過任何祝福。

    她也想漂漂亮亮的過及笄的生辰。

    猶豫片刻,花枝才下定決心,今夜好好打扮一次,只為祝賀自己長大成人......

    ......

    夜深,人靜。

    一個瘦小的身影,從破舊不堪的小屋內,輕手輕腳地走出來。

    花枝已換好沈憐不要的衣裙,茶白色的綢裙,上面是仙鶴舞日的刺繡,滿是少女該有的朝氣。

    月色鋪灑在她的身上,留下盈盈的光輝。

    花枝想去井邊,將臉上的污垢洗凈,現在這張臟兮兮的臉,實在和這身好看的衣裳不搭。

    怕被別人看到,她一路上小心翼翼,東張西望,好不容易才走到井邊。

    用木桶打好水,花枝便蹲在井邊,一點一點清洗著臉。

    她用干凈的帕子,用力的搓洗著,好一會兒,臉上才露出一片白皙嬌嫩的肌膚。

    花枝一喜,繼續賣力地清洗著......

    還有一人,和花枝一樣,今夜也睡不著。

    沈憐在王府內,漫無目的的走著。

    想著白日里顧長夜的話,她就一陣惱火。

    剛走進后院,她一眼便看到月光下,一個小小的身影蹲在井邊。

    身上的那身衣裙看著十分眼熟。

    沈憐皺著眉頭,悄聲走了過去,走近時才忽然出聲。

    “你做什么呢?!”

    身后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花枝一跳,她慌張轉過身,不小心將身旁的木桶打翻,水灑了一地。

    借著月光,沈憐看清了她的模樣。

    本來臟兮兮看不清面容的臉,此刻已有一小塊,露出白皙的肌膚。

    沈憐的臉倏然猙獰起來。

    她一把扯住花枝的頭發,憤怒地吼了起來。

    “誰允許你洗臉了!!賤人!我不是警告過你,不準露出這張惡心的臉嗎?!”

    頭皮傳來撕裂的疼痛,花枝卻不敢掙扎反抗。

    顧長夜那么疼愛沈憐,若是因為自己掙扎,不小心傷了沈憐,顧長夜一定不會原諒她。

    花枝咬牙忍痛,急忙向她解釋。

    “對不起小姐,我,我是見這件衣服太好看了,扔掉很可惜,所以才......”

    她的話還沒說完,沈憐抬起手,巴掌狠狠地甩在她的臉上。

    花枝感覺自己的眼前一黑,半邊臉瞬間沒了感覺,整個人被這巴掌帶的摔在地上,臉也撞在地面上,瞬間腫起一片。

    剛洗干凈的地方,又沾染上黑色的泥。

    沈憐冷哼一聲,抬起腳踩在花枝剛想要抬起的頭上。

    “本小姐不要的東西,也輪不到你來用!你算是個什么東西!下賤的東西!”

    花枝咬著牙忍著眼淚。

    她告訴自己不能哭,不要為這種事哭,咬咬牙,就能忍過去的。

    可是這么想著,豆大的淚珠還是沒能忍住,從眼眶里掉下來。

    看著花枝掉眼淚,沈憐更加惱火,又在她的小腹上,用力地踹一腳泄憤。

    “骯臟的玩意兒,裝可憐給誰看呢!早晚我會叫小叔叔趕走你!”

    說完,沈憐轉身大步離開。

    花枝捂著悶痛的肚子,緩了許久才從地上爬起來。

    聽到沈憐說要讓顧長夜趕走她,花枝一陣慌神......

    而沈憐轉身離開,心中卻還覺得不解氣。

    花枝的那張臉,是沈憐最討厭她的原因。

    她不能容忍王府里有女子的姿色在她之上,更何況這個女子還是一個低賤的奴隸。

    必須要把她從王府趕出去!

    想著,沈憐半路轉了彎,朝著顧長夜的書房走去。

    走到門口時,她特意擠出幾滴眼淚,才推門走了進去。

    “小叔叔!”

    聽到沈憐的聲音,顧長夜抬起頭,看見她臉上的淚珠,微蹙起眉頭。

    “憐兒,怎么了?”

    沈憐紅著眼睛走過去,抽泣著說道:“本來我也不想來麻煩小叔叔的,可是,阿奴她......”

    “阿奴?她做什么了?”

    聽見和花枝有關,顧長夜的臉色冷了幾分。

    雖不知是何原因,但沈憐看出,顧長夜本就討厭花枝。

    正好借此機會,趕走她!

    “我有件很喜歡的裙子,這幾日卻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了,剛剛,我瞧見那衣服竟被阿奴穿在身上,本不過是一件衣服,送給她也罷了,只是她這行為,不問自取就是偷,我說了她幾句,可她就是不肯認錯,說那衣服不是她偷的......”

    顧長夜的臉緊繃起來。

    偷?果然骨子里流的血不會變。

    越想,顧長夜的臉色越是陰沉。

    沈憐掩面低泣著,唇角卻暗暗勾起一抹笑......

    花枝剛回到自己的屋內,正準備將身上的衣服脫下,忽然兩個小廝沖了進來。

    “你們做什么?”花枝慌張地問道。

    兩個人狠戾的扣住她的胳膊。

    “王爺要見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