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章 錯認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章 錯認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你,你是誰?”

    花枝緊張地問道。

    可是過了許久,也不見對方回話。

    花枝害怕的咽了下口水,可一想到,王府戒備森嚴,應當不是賊人,三更半夜的,或許和她一樣,是王府的下人吧。

    想到這,花枝暗暗放松了一些。

    “不好意思,你也是值夜的嗎?”

    對方沒有回答。

    “我有夜盲,剛剛不小心弄滅了燈籠,你能帶我去有光亮的地方嗎?”

    對方還是沒有回答。

    “如果不方便帶我出去,那你的身上有火石嗎?幫我把燈籠點亮也可以。”

    對方依然沒有回答。

    花枝蹙起眉頭。

    她確定面前是個活生生的人,而且是個男人。

    剛剛觸摸他時,分明感覺到了他的心跳,還有胸口呼吸時的起伏。

    只是為何他不出聲作答呢?

    花枝思忖了片刻,忽然拍手恍然大悟。

    前幾日聽聞后廚來了個新人,好像有先天的喉疾,不會說話,大家都叫他小啞巴。

    難道,是那個小啞巴?

    她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是后廚那個新來的小啞巴嗎?”

    對方還是沒有回答,可花枝卻感覺到他微微動了一下。

    他這應是默認了吧?

    摸清了是何人后,花枝徹底放松了下來。

    可是,小啞巴為何這么晚在這里呢?

    花枝猜測地問道:“你是迷路了嗎?找不到回房間的路了?”

    知道小啞巴沒辦法出聲回答,花枝直接繼續低頭思考起來。

    他們兩個,現在一個是瞎子,一個是啞巴,認識路的看不見,看得見的不認識路。

    這也太難了吧!

    花枝輕嘆了一口氣。

    可一想到,小啞巴是新人,此刻也一定很害怕,她應該多照顧他一些。

    想著,花枝強裝作不怕的樣子,摸索著拉起他的手。

    “你別害怕,我們兩個慢慢走,總能走出去的,我陪著你。”

    說完,花枝為了安撫他,露出一抹笑容。

    顧長夜看著花枝臉上的笑,眉頭緊鎖。

    他本是感覺煩悶,一個人到花園里透透氣,卻沒想到剛好碰見了她。

    在他看來,花枝這是在他面前演戲。

    什么夜盲,什么小啞巴,不過是她為了裝的單純善良,討好他的一種手段。

    小小年紀,卻有如此心機。

    顧長夜對她的討厭,又增了幾分。

    還未等他甩開花枝的手,花枝已經牽著他向前走去。

    “雖然我現在看不見什么,但好歹比你熟悉這里,我們先走到湖邊,到那里沒有這么多花草,視野寬闊了,沿著湖水向前走,就能出去了。”

    花枝笑著說道。

    顧長夜想要甩開她的動作,倏然停了下來。

    他倒想看看,她要怎么演完這場獨角戲。

    花枝看不見路,走得十分坎坷,兩步便會被絆的踉蹌一下。

    身后的小啞巴,也不曾出手幫過她。

    花枝以為他是因為害羞,所以才會這樣。

    在偌大的花園里走了許久,兩個人在原地繞了半天的圈,花枝累的有些微喘。

    顧長夜也漸漸不耐煩起來。

    她這是什么意思?是想和他多待一會,故意用這么幼稚的伎倆?

    “別,別怕,我一定能把你帶出去的!”

    說著,花枝自己吞咽了下口水,不知自己臉上緊張的神情表露無遺。

    顧長夜終于按捺不住,抬手扯著她向前走去,一路走到湖邊才停了下來。

    借著湖面的粼粼波光,花枝隱約看到一點‘小啞巴’的輪廓。

    感覺到他們走到湖邊,花枝大喜,氣喘吁吁卻很開心地問道。

    “小啞巴,你看見湖了嗎?”

    顧長夜冷眼看著她,沒有回答,只是微瞇起眼,深究起她此刻的神情。

    裝的還真像。

    他冷笑一聲。

    花枝聽到那微弱的笑聲,卻沒聽出其中的刻薄輕蔑。

    “你在笑嗎?是因為我嗎?”

    花枝瞪著一雙清澈的眸子問道:“是不是我的樣子很丑,很好笑?”

    顧長夜挑了下眉頭,在心中回答。

    是的。

    他還從未見過像她這么丑的女子,拋開其他不說,這張臉就讓他惡心反胃。

    本以為接下來花枝會因此事,擠幾滴矯情的眼淚出來。

    卻沒想她倏然咧嘴笑了起來。

    “是挺丑的,我也覺得丑。”

    丑還能笑出來?

    顧長夜不解地看著她。

    “沒關系,想笑就笑吧,但是不要因為我長得丑就討厭我。”

    她的眼睛笑的彎起,有點點星光從縫隙中流出。

    看的顧長夜一陣恍惚。

    花枝向后退了一步,忽地腳下被什么東西絆住,整個人向后倒去。

    顧長夜也不知是怎么了,下意識地伸出手,攬過她的腰。

    感覺自己被人扶住,花枝感激地說道:“謝謝你,小啞巴。”

    顧長夜愣了一下,然后急忙松開她,將手收了回來。

    他在做什么?

    顧長夜皺著眉頭,心頭開始煩躁。

    “對了,我還沒告訴你我的名字呢!”

    花枝的笑容更燦爛了幾分。

    小啞巴應該是個很好的人,她這么丑,剛剛摔倒的時候,小啞巴還愿意出手幫她。

    她想和他做朋友。

    想著,她說道:“我叫花枝。”

    她歡喜地說出名字,卻不知這兩個字落進顧長夜的耳中,多么的刺耳。

    聽到這兩個字,顧長夜就會想起她是溫云歌的女兒,怒火就迅速地蔓延上來。

    花枝還沖他淺笑著,一想到今后多了一個朋友,她就感到開心。

    下一秒,一只冰冷的手狠狠捏住她的手腕,猝不及防的用力扯了她一下。

    “說!你到底想做什么?!”

    聽到顧長夜的吼聲,花枝被嚇了一跳。

    “王、王爺?”

    這人,是顧長夜?

    因為沒有想到會是他,花枝一時慌張的連話都不會說了。

    “總是故意在我身邊亂晃,裝著一副單純善良的模樣,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盤?!”

    顧長夜厲聲問道。

    花枝面對著他漆黑的輪廓,她能想象到,顧長夜此刻的神情,一定很憤怒。

    花枝失措的搖了搖頭。

    顧長夜看著她驚慌搖頭的模樣,神情越發陰冷。

    還要繼續裝下去?

    顧長夜看向她身后結了一層薄冰的湖水。

    “我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說完,他猛地將花枝推下了湖水。

    看著花枝錯愕的樣子,顧長夜勾起一抹冷笑。

    冰冷的湖水瞬間蔓延過頭頂,鉆進嘴里,鼻子里,嗆水的感覺很是難受。

    “救......救命!我不會水!”

    刺骨寒冷的湖水,一點點吞噬著她。

    花枝的雙手,奮力地在湖面拍打著,企圖擺脫即將窒息的感覺。

    她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樣,顧長夜卻無動于衷地站在岸上看著她。

    在他眼里,花枝不會水也是裝出來的。

    他倒要看看,沒人救她,她會不會直接把自己裝死下去。

    顧長夜背著手,看著花枝在湖面上鬧騰。

    然后沒了力氣,人慢慢地向下沉去,直到整個人消失在湖面上,湖水又恢復了平靜。

    看著沒了動靜的湖面,顧長夜眉頭皺得更緊了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