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章 躲避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章 躲避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湖面慢慢歸于平靜。

    顧長夜看著平靜的湖水,心頭卻越發煩躁。

    怎么?她真的不會水?

    他不屑地哼了一聲,想著她是死是活都與他無關。

    顧長夜轉過身準備離開。

    可步子剛邁出去一步,他又緩緩轉回來。

    若讓她這么死了,豈不是太便宜她了?

    他的心頭之恨還未消解,只有她生不如死,他的心里才能痛快!

    想著,顧長夜的身體已經動了起來,跳入冰冷的湖水中。

    湖水里也是一片漆黑,可是顧長夜卻準確無誤地抓住了她的手。

    花枝感覺到一只溫暖的手,拉著她她向湖面游去。

    那只溫暖的手,她想緊緊地拉住,永遠不放手......

    顧長夜將花枝帶到岸上,抱著瘦小的她,見她好像沒了呼吸,有些惱火的用力捏住她的臉抬起。

    “裝死是嗎?信不信我真的弄死你!”

    他兇狠地說道,花枝卻沒有半點反應。

    指腹下的肌膚如同死人一般的冰冷。

    顧長夜愣住。

    真的死了?

    忽然,花枝從口中嘔出一大口湖水,緊接著大口大口地喘起氣來。

    見她活了過來,顧長夜恢復了往常的冷漠,一把將她扔在地上。

    心里暗想,果然是裝的。

    花枝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著眼前漆黑的輪廓,猜想這一定是顧長夜。

    她抬起手,無力地抓住他濕淋淋的袖口。

    “可不可以......不要討厭我......”

    她呢喃的說道:“我不會再犯錯了,所以,不要討厭我......好嗎?”

    用盡了最后一點力氣,花枝的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顧長夜眸色陰沉地看著她。

    良久,他將她抱起,走到她住的小破屋,將她丟在門口,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她的身上全都濕透,凄冷的風吹過,又勾起她的寒疾。

    在夢中,她都能感覺到,那種鉆入骨頭里,生不如死的疼痛......

    ......

    再醒來時,已是五日后,

    花枝虛弱的坐起身,頭痛欲裂。

    她只記得那日在花園里,她碰到了顧長夜,被他推下了湖水,之后如何得救的,她完全想不起來了。

    是不是顧長夜救的她?

    花枝很想知道答案,不顧身體的虛弱,急忙下了床榻,走了出去。

    見她一身單薄的走出來,小舞有些吃驚。

    “阿奴!你剛醒過來,快回去躺著!”

    “小舞姐姐!那天,你看到是誰帶我回來的嗎?”花枝抓住小舞的胳膊,急切地問道。

    小舞搖頭:“沒有,怎么了?我還想問你,那天到底發生什么了?”

    花枝沒有心思和她解釋,踉蹌地向前走去,想找人問個明白。

    她想知道是不是對她,顧長夜還存有一點憐憫。

    看她一副著急的樣子,小舞急忙攙扶住她差些摔倒的身體。

    “你急什么?那夜第一個發現你的人是玲瓏,她或許知道是誰救的你。”

    聽到這,花枝更加急切,被小舞攙扶著找到了玲瓏。

    “玲瓏,那天你看到是誰救了我嗎?”

    玲瓏看見她,滿臉的厭惡。

    想起那天她不小心撞見的場景,她就越發討厭花枝。

    那夜,她怕花枝真的沒有替她去值夜,便親自去了花園一趟。

    卻沒想,正好撞見了王爺從湖中將花枝救起的一幕。

    回想起那一幕,玲瓏就心生妒忌。

    即便王爺對她沒有那種心思,可一想到王爺抱著花枝的樣子,玲瓏就沒來由的惡心。

    她白了一眼花枝。

    “我和一個前院的下人路過,正好看見你在水里撲騰,他就把你救上來了,怎么了?”

    她回答的沒有好氣。

    花枝不在意她的語氣。

    只是聽完她的答案,身體倏然失了力氣,幸好被一旁的小舞扶了住。

    原來,顧長夜真的討厭她,甚至到想讓她死的地步。

    花枝感覺自己的心好痛,像是漏了一個破洞。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房中。

    對于顧長夜來說,她的死活與他無關,她的情愛也與他無關。

    可是她不奢望顧長夜的喜歡,只求他不要討厭自己。

    花枝越發憎惡起自己的面容。

    就是因為她生的如此惡心,所以才會讓他那么的討厭她。

    他說過,不許她在眼前亂晃,他覺得惡心。

    花枝不由自主的攥緊雙拳。

    她確實該離他遠一些。

    花枝只想顧長夜能平安喜樂,可自己的存在,已經影響了顧長夜的情緒,讓他感到不開心。

    這不是她想要的......

    從那以后,花枝每日縮在自己的小破屋,哪怕是打掃,也只是躲在角落里。

    她想要消失在顧長夜的眼前,只為了讓顧長夜看不見她,不會因為她覺得惡心。

    “阿奴!去馬棚牽馬,王爺要出門。”

    李婆婆在不遠處,沖她吼道。

    聽了吼聲,花枝整個人瑟縮起來。

    怎么越是躲,越是躲不過呢。

    見她沒有動作,李婆婆頓時暴跳如雷。

    “你個小雜種!現在都敢不聽命令了?!找死是不是!”

    說著,李婆婆擼起袖子,便走過去在花枝身上使勁掐了起來。

    花枝強忍住疼痛,從喉嚨里擠出一句:“我不去!”

    李婆婆一愣。

    花枝從小就性子很軟弱,任人拿捏。

    今日,還是第一次見她如此強硬的反抗。

    “你,你行!你等著,我去告訴王爺,讓王爺來收拾你。”李婆婆吼著,便轉身向門口跑去。

    王府大門外,顧長夜正整理著袖口,等著馬牽過來。

    一旁,侍衛景叢一副擔憂的模樣。

    “王爺,您的風寒剛好,今日就進宮,是不是有些急了?”

    顧長夜一臉的淡漠:“無妨。”

    他話音剛落,那頭李婆婆就急匆匆地跑了過來。

    “誒呦!王爺,老奴我可管不了阿奴那個死丫頭了,讓她給王爺牽個馬,那丫頭懶得就是不肯動,還和老奴頂嘴喲!”

    聽到阿奴二字,顧長夜微挑了下眉頭。

    她倒是翅膀硬了。

    李叢聽了,急忙幫忙說了句:“阿奴還是個孩子,許是累了,牽馬這事我去做也行。”

    他見過花枝幾面,看她瘦瘦小小的一個小姑娘,在王府里沒少被下人們欺負,李叢就有些同情她。

    他也不知道為何,顧長夜似乎很討厭花枝。

    想著,李叢就要動身去牽馬。

    顧長夜突然伸出手臂攔下他。

    “不必。李婆婆,今日我就要騎阿奴牽的馬,你去告訴她,若她不牽馬過來,我便親自過去“教導”她如何牽馬。”

    他特意加重教導二字。

    李婆婆頓時心領神會,扭頭跑了回去。

    顧長夜的唇角勾了勾。

    本以為這次能看見花枝那臟兮兮的身影,卻沒想到,沒過一會兒李婆婆又碰了一鼻子灰的跑了回來。

    “王爺!那,那丫頭,一聽您要親自過去,扭頭就跑回屋子里躲起來,還把門反鎖了上,誰叫都不開門,真的是!真的是氣死我了!”

    不僅她生氣,顧長夜更生氣,額頭的青筋倏然跳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