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章 敗露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章 敗露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的青筋暴跳而起,一張臉倏然黑了下去。

    她真是膽子大了!連他的命令都敢反抗!

    見顧長夜抬腳向王府里走去,李婆婆暗喜,心想,這次王爺定不會輕饒那個死丫頭!

    顧長夜剛邁進大門,身后忽然傳來聲音。

    “王爺!”

    顧長夜順著聲音看去:“秦將軍?何事?”

    秦將軍快步走上前拱手作揖:“見過王爺!陛下知道王爺的風寒剛好,讓微臣親自到王府商談要事,就不勞王爺進宮走一趟了。”

    顧長夜沉吟片刻,半晌淡淡的“嗯”了一聲。

    二人回到顧長夜書房。

    “王爺,柔麗幾次三番的挑釁我朝邊界,陛下已然動怒,想要直接攻下柔麗小國,不能再任他們放肆下去。”

    顧長夜微微點頭:“陛下的想法和我一樣,與其被動,不如我們主動攻入柔麗,柔麗的勇士再威猛,可人數卻與我們相差甚遠。”

    秦將軍卻面露難色。

    “可這也是皇上頭疼的地方,柔麗雖小,地勢卻崎嶇險惡,易守難攻。最重要的是,沒有外族人進入過柔麗,進入柔麗的路猶如迷宮,怕是軍隊剛進去便會被困死在外面。”

    這的確是難題,顧長夜皺眉沉思。

    “若是有人能混進柔麗,摸清他們的路,那就好了。”秦將軍自言自語地說道。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王爺,我剛剛忽地想起,前幾日聽聞半月后,赫然的特勤會獻上一批美人作為官妓,進入柔麗,不知我們可否利用這次機會?”

    “赫然?”

    顧長夜沉吟片刻:“我會想辦法。”

    “有勞王爺了!”秦將軍拱手說道。

    送走秦將軍,顧長夜捏了捏酸痛的眉心。

    因為跳進湖里撈花枝,他也染上了風寒,剛好了一點,現在頭還有些發痛。

    想到花枝,顧長夜額頭的青筋又跳了起來。

    差點把她忘了!

    那家伙,他還沒有好好的懲罰呢!

    ......

    花枝正把自己反鎖在屋子里,拿著一只老舊的毛筆,在一張泛黃的紙上,一筆一筆的寫著什么。

    她不是不想給顧長夜牽馬,只是她現在十分害怕見到他。

    哪怕挨李婆婆的打罵,她也不想看到顧長夜面對她時嫌惡的神情。

    她正神游著,身后的房門忽然‘咚’的一聲,被人一腳踹了開。

    花枝驚慌回頭,看見顧長夜黑著一張臉走進來,她急忙慌張的將面前剛剛寫的紙抱進了懷中,生怕被顧長夜看到。

    “藏什么?”

    看到花枝閃躲的模樣,顧長夜冷聲問道,慢慢向她走近。

    花枝用力搖頭,身體本能地向后退去:“沒什么......”

    顧長夜的視線淡淡掃過她的懷中,然后重新回到她的臉上。

    “你還記得你叫什么吧?”

    花枝嘴唇微顫著回答:“阿奴。”

    “對,你叫阿奴,別忘了你的身份,是府里最下賤的奴隸。”

    他的薄唇輕啟,唇瓣之間散發著寒氣:“你沒有資格反抗我的命令。”

    花枝低下頭,不敢看他那雙沒有溫度的眼睛,一顆心似刀絞一般疼痛。

    忽然,顧長夜長臂一伸,一把將她懷中的紙張搶了過去。

    泛黃的紙張上,正面抄寫著兵書,剛勁有力的字跡,是顧長夜的。

    背面則是細密的小字,字跡青澀細膩,只有三個字,卻寫滿了整整一張紙。

    顧長夜。

    顧長夜的眸子又暗了幾分。

    如果說這樣他還看不出花枝的心思,那他就是傻子了。

    他冷嘲道:“原來你打的是這種齷齪的算盤!”

    “不是,你聽我解釋,我......”花枝急忙開口解釋。

    顧長夜直視著她的眼睛,一步步將她逼近角落里。

    花枝的后背緊貼在墻上,發現自己退無可退后,才不知所措的迎向顧長夜的視線。

    “解釋?難道你寫我的名字,不是因為喜歡我?”

    花枝此刻心如擂鼓,竟真不知該如何解釋這件事。

    她喜歡顧長夜,從他救走她那一刻起,她對他的心意已經在靈魂深處生根發芽。

    可她從沒想過讓顧長夜知道這些。

    花枝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只想默默地喜歡,在角落里看著他安好,她便知足。

    見她不說話,顧長夜輕蔑的勾了勾唇。

    “看來你的記性是真的不好,不僅時常忘記自己的身份,還總是忘記自己的模樣。”

    說著,他緩緩抬起手,慢慢撫上她的臉:“你是這天底下最丑的女子,饒是熄了燭燈,我也不愿碰你一下。”

    花枝的心揪在一起,然后自卑的低下頭,不敢再看他。

    看她眼睛里的失落,顧長夜的心底騰起莫大的愉悅。

    他突然抬起手緊抓住她的頭發,強迫她仰起頭看著自己。

    “我說過讓你有點自知之明,也不要癡心妄想,我可能會寵幸任何一個女人,只有你,我是絕對不會碰一下!”

    說完他嫌惡的將她推開,轉身走到蠟燭前點燃,然后將泛黃的紙張放在蠟燭上。

    花枝看著那張紙,一點點燃盡,像是自己被放在火上烤一樣。

    她那微小的心思,已經徹底被顧長夜看透,此刻她只想找個地縫里鉆進去,永遠消失在顧長夜的眼前。

    或許只有那樣,她才不會覺得這么羞恥。

    顧長夜看向花枝那一副要哭出來的神情,越發的憎惡。

    花枝怕他會趕走自己,失措的跪在地上,跪著走向顧長夜,眼淚不停的掉著哀求他。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王爺,我再也不敢了,不要趕我走......”

    只要不趕她走,怎樣罰她都可以。

    顧長夜一腳踢開花枝伸向自己的手,眉頭嫌棄的蹙起。

    他沒想趕她走,那樣就沒意思了。

    只有折磨她,才能撫平他多年來的怨憎。

    半晌,他冷聲開口。

    “來人,把她關進冷苑里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