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章 驚艷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章 驚艷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眨著眼睛看著他,眼里滿是疑惑。

    顧長夜第一次近距離地看她這張臉,本能的一陣反胃。

    可他難得耐著性子,繼續說道:“若你辦好了,我便原諒你做的那些事情,也不會再趕你離開。”

    花枝聽完急忙點頭。

    她都不聽聽是什么事情就答應?

    顧長夜在心中暗暗嘲笑她的愚蠢,實在太好拿捏。

    “柔麗近來時常在邊界挑釁,皇上與我欲攻入柔麗,可柔麗地勢險惡復雜,易守難攻,除他們本族人,外族人是無法進入的,我需要你混進柔麗,把進入他們的路線仔仔細細記在腦子里,帶回來交給我。”

    花枝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問道:“可是,我要怎么進去呢?又怎么離開呢?”

    “進去你不用擔心,過幾日赫然的特勤會帶一批美女進去,到時我會想辦法把你安排進去,你跟著她們進入柔麗就可以。至于離開......就要看你自己了。”

    顧長夜的眸子沒有溫度,卻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花枝看著顧長夜的眼睛,心跳慢慢加快。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靠的這么近說話,也是第一次,顧長夜如此耐心的和她講話。

    顧長夜生的十分俊秀,朗眉星目,比起七年前花枝初遇他時,更多了幾分成熟的男人味。

    花枝的心中一陣悸動,迎著漆黑的眸子,緩緩點頭。

    顧長夜意味深長的勾起唇角。

    他沒有告訴花枝,那幫美人是被送到柔麗的官妓,不想她生出退縮之心。

    官妓進入柔麗是個什么下場,他當然清楚。

    非死即瘋。

    哪怕是花枝長得再丑,那些柔麗勇士都不會放過她,反正蒙上臉熄了燈,對于那幫人來說都能用。

    她們就是那幫勇士的玩具,任由他們發**力,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他們都會反復折磨,直到徹底毀掉一個人。

    她能不能完整地走出柔麗,顧長夜根本不擔心。只要她能將進入柔麗的路線帶回來,她是瘋是殘顧長夜都不在乎。

    或者說此事讓她去再好不過,就算她落在那幫勇士手里,被人侮辱、折磨,對顧長夜來說都沒有半點損失 。

    那樣只會消解他心中的恨意,并沒有旁的困擾。

    花枝抬起手輕輕扯住他的袖子,軟糯的問道:“王爺,真的會原諒我嗎?”

    顧長夜抬眼,視線不小心撞在花枝的眸子上。

    燦若星辰,滿目的期待。

    “會。”

    他淡淡的回答,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說謊,自己都未察覺到內心深處閃過的一抹慌張。

    花枝看著他,臉上緩緩露出淺淺的笑容,絲毫沒有猶豫的應道:“好,我去。”

    顧長夜不知道,即便他說不原諒她,花枝也愿意為他去做這件事。

    只要他開口,花枝就舍不得拒絕他。

    顧長夜滿意的點點頭,然后皺眉打量起她的臉。

    如果只是丑就算了,她的臉真的實在是太臟了。

    顧長夜嫌棄地移開自己挑著她下巴的手,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既然要混進美人里,你就不能再這副模樣。”

    說完他轉過身走到門外。

    感覺到身后的花枝并沒有跟上來,他皺眉轉過頭,看著還呆坐在原地的花枝。

    “過來。”

    花枝怔了一下,然后急忙站起身,小跑著跟上去。

    顧長夜將她帶到一處客房,然后叫了四個婢女進來。

    “你們,給她好好梳洗打扮一下。”

    他命令完,便看著花枝被婢女們帶到屏風后。

    花枝看著別人伸手幫自己脫衣裳,有些羞澀地說道:“不用,我可以自己洗的。”

    顧長夜站在屏風外,冰冷的聲音飄進來,“不許!”

    花枝不習慣被人這么伺候著,可顧長夜說不許,她只好僵硬的等著別人幫她洗。

    那幫婢女同樣不習慣伺候她,在她們眼里,花枝是府內最下賤的奴隸,她們才不愿意伺候一個比自己身份還低賤的人。

    婢女們也有些奇怪,王爺為何要給‘阿奴’梳洗打扮。

    花枝的身上很臟,婢女們有些粗魯的將她塞進浴桶中,用力地清洗著,直到將她身上的肌膚搓洗的泛紅,再用香胰子擦洗一遍,才算干凈了。

    最難下手的是臉,臟的不知該從何處先開始。

    婢女們有些頭痛,輪番在她臉上清洗了好幾遍。

    因為花枝平日都是臟著臉,沒有人見過她原本的面貌。

    當最后一個婢女來洗干凈她的臉時,有些驚訝地瞪大眼睛。

    花枝看著她那副神情,緊張的吞咽下口水。

    婢女呆怔地看了她許久,花枝心想,一定是自己模樣太丑,把人家嚇成這樣的。

    顧長夜有些不耐煩的在外面等著,然后渡步到讓婢女們拿來的幾件衣裙前。

    隨便用手挑起一件純白的裙子,樣式簡單。

    顧長夜是懶得為她精心挑選衣裳,也不值得他這么做。反正花枝的樣貌穿什么都是一樣。

    他將衣裙搭在屏風上,“一會兒換這件。”

    “嗯。”

    屏風后傳來淡弱弱的應答聲。

    屋內滿是香胰子特有的味道,和潮濕的熱氣。

    顧長夜不喜歡身上變得潮濕,便轉身走到門外,看著已經綴滿星辰的夜空。

    有冷風拂面而來,撫平他心底無名的焦躁。

    他合上眼想著柔麗的事情。

    只要拿到進入柔麗的路線,那攻下柔麗簡直易如反掌。

    “王爺,已經好了......”

    身后,婢女們走出屏風,神色有些古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