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章 教訓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章 教訓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坐在沈憐身旁,一只手撐著頭,合著眼小憩。

    而沈憐的視線,一直陰冷地落在花枝身上。

    顧長夜不是很討厭花枝嗎?為何要教她畫地勢圖?

    許久,花枝放下筆,怯懦的喚道:“王爺,我畫完了。”

    顧長夜緩緩睜開眼,深邃的眸子看向她。

    許久他才起身走過去。

    看著花枝畫的圖,顧長夜卻十分不滿意,面無表情地拿起畫紙,直接撕得粉碎。

    “重畫。”

    花枝知道自己畫得不好,害怕的點點頭,急忙重新拿起筆。

    她剛落下一筆,顧長夜的聲音就又冷了幾分。

    “你在畫山水畫?落筆太虛,地勢圖橫豎直曲都要清晰,哪怕多畫一筆,都會造成誤導,到時誤了大事,我便砍下你的手喂狗。”

    花枝哆嗦一下,慌張的低下頭,比剛才畫的更加認真。

    見顧長夜立在花枝身側,即便滿身陰冷,沈憐的心底還是一陣不滿。

    眼前的場景,讓沈憐恨得牙癢癢。

    一直到日頭落下,花枝受盡顧長夜的冷言斥責。

    顧長夜居高臨下的睨著她,冷冷地說道:“蠢死了。”

    花枝備受打擊。

    她想將此事做好,可顧長夜越是說她,她便緊張的越是畫不好。

    看著她委屈的樣子,顧長夜冷哼一聲。

    其實她的圖已經合格,顧長夜只是在故意刁難她。

    幾乎每一刻,顧長夜都在想著,如何讓她不好過。

    “你回去吧。”

    花枝以為他是生氣了,急忙抬頭,可憐兮兮地看著他,“王爺,我一定可以做好的。”

    她這特意討好的模樣,讓顧長夜更加厭煩。

    “不必了,我沒工夫和你浪費時間,立刻消失。”

    花枝不敢再說什么,垂頭喪氣的離開書房。

    看著她離開,沈憐心中的怨氣依然未消。

    顧長夜轉頭見她神色異常,輕聲問道:“憐兒,怎么了?”

    沈憐回過神,急忙整理表情。

    “沒什么,小叔叔,阿奴變得還真是好看。”

    她不知顧長夜如何看待花枝的那張臉,忍不住試探。

    顧長夜微蹙眉頭,半晌緩緩開口:“沒有一處順眼的地方,不要提她。”

    沈憐暗暗松一口氣。

    想來也是,顧長夜的身份,總是不缺女人投懷送抱,更是不缺美人。

    她正想著,顧長夜忽然說道:“憐兒,后日我要出趟遠門。”

    “去哪里?”她急忙問道。

    顧長夜沉默。

    攻打柔麗的事情暫且還要保密。

    “只是些雜事,不必擔心。”

    看出他在敷衍,沈憐有些不悅。再想到花枝,她隱隱有些不好的猜測。

    “阿奴也會一起去?”

    顧長夜并未多想,點點頭。

    沈憐頓時再克制不住,猛地站起身:“我也要去!”

    “不行!”

    “為何?阿奴可以去,我就不可以?”

    “你和她不可做比。”

    “不可做比?我陪小叔叔去不是更好?”沈憐紅著眼睛看著他。

    “不行便是不行。”

    顧長夜的聲音沉下去,氣勢不容她反駁半分。

    沈憐雙手緊緊攥住,因為太過用力,指甲摳進手心肉里,四周微微泛白。

    “不要多想,早些歇息。”看出她的不開心,顧長夜的聲音放柔幾分。

    說完,他走出書房。

    沈憐憤憤的咬緊牙齒,額頭有青筋微現。

    那個阿奴,必須要教訓一下......

    ......

    入夜。

    因為不想看到顧長夜失望,她在昏黃的燭光下繼續練習著。

    忽然,門外傳來一陣聲響。

    舊院除了馬廄,只有花枝一人在住,她有些奇怪地起身出門查看。

    屋外刮著寒風。

    她將單薄的衣裳攏緊,見馬棚前的木桶倒在地上,她小跑過去將木桶扶起。

    剛要轉身,一個木棒倏然揮過來。

    花枝雖反應極快的躲過襲擊,可腳腕一扭,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花枝驚恐看向襲擊自己的二人,雖叫不上名字,可都是眼熟的,皆是王府里的下人。

    “你們做什么?”

    二人陰狠的一笑。

    “阿奴,別怪我們狠毒,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都怪你自己不安分,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主!”

    說著,他們又舉起手中的大木棒,專瞄準花枝的腿揮去。

    花枝一時躲不開,本能的大聲尖叫出來。

    顧長夜剛走到舊院前,便聽到慘叫。

    他皺起眉頭,大步走進去,剛好撞見那二人舉著木棒,朝花枝揮去。

    花枝緊閉著雙眼,渾身顫抖不停,知道自己躲不掉,等著身上傳來疼痛。

    可等了半晌,卻只聽到兩聲悶哼。

    許久,她才敢睜開眼。

    顧長夜站在她面前,背脊挺拔,一身冷冽之氣。

    花枝的心跳一陣失控。

    那二人被顧長夜踹到在一旁。

    他冷漠的瞥了一眼花枝,“還不起來?”

    花枝看著他發愣,然后急忙從地上爬起。

    身子剛一站直,腳腕傳來一陣鉆心的痛,她倒吸口涼氣,又不敢被顧長夜發現,急忙咬住下唇,將痛苦的聲音咽回去。

    顧長夜看著被他踢開的二人,幽幽開口,“找死!”

    “王爺!我們知錯了!饒過我們這一次吧!”二人急忙翻身跪在地上,聲音顫抖的不停求饒。

    “說!誰讓你們這么做的?!”

    “其實,其實是......”

    其中一人剛一開口,另一人急忙暗暗碰他一下。

    那人又慌張的合上嘴。

    另一個人低下頭,唯唯諾諾地回答道:“是我們和阿奴結怨,早就氣不過她囂張的樣子,這才商量教訓她一下。”

    若是換成過去,顧長夜是不會管這些事的。

    花枝缺胳膊少腿,他都不在乎。

    可今日不同。

    若是花枝此時受傷,進入柔麗的事情便無法繼續。

    此為大事,不可耽誤。

    想著,顧長夜周身的寒氣更甚,抬起腳狠厲的踢在那二人的頭上,將他們踢暈過去。

    看著二人鼻口和嘴邊的血跡,花枝畏怕的瑟縮一下。

    顧長夜輕蔑地說道:“沒死,裝什么害怕。”

    聽到沒死,花枝舒氣。

    “回去收拾好東西,后日啟程。”

    顧長夜停頓一下,轉身看向花枝,威脅道:“不許再惹出事端,若你因為旁的事,耽擱了柔麗的任務,我定將你挫骨揚灰!”

    花枝點頭。

    見她還算聽話,顧長夜微斂周戾氣,“回屋去,這二人會有人收拾。”

    花枝又點點頭,轉身回屋,可剛邁出一步,腳腕鉆心的痛害的她差點又摔倒。

    顧長夜皺眉看向她的腳腕。

    還未等他開口,花枝急忙解釋:“只是小傷,一天便能好起來,后日我一定可以出發的。”

    顧長夜沉吟片刻,冷聲說道:“最好。”說完,他轉身離開。

    花枝看著他的背影,下意識地捂住心口。

    那里一片滾燙。

    他,又一次救了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