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章 夜明珠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章 夜明珠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出發那日,花枝早早就等在門口。

    顧長夜一身玄衣走出大門,眉眼淡淡掃過門口的人馬,“準備出發。”

    跟在他后的沈憐,眼波流轉地看著他,“小叔叔,早些回來,憐兒會想你的。”

    自打知曉沈憐的心意后,顧長夜對她的疼愛便內斂不少。

    他不想放縱她繼續滋長那種感情。

    于是,他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便抬腳朝馬車走去。

    感覺到顧長夜的冷淡,沈憐有些氣惱,將所有的火氣都算在花枝的頭上。

    看見她的雙腿沒有斷掉,沈憐心中暗罵那二人廢物!

    沈憐氣得咬牙切齒,眼中的怨毒越發濃厚。

    必須要除掉花枝。

    她的存在就像一根刺,插在沈憐的心中,不拔掉永遠會難受......

    顧長夜一行人,偽裝成商人的模樣靠近柔麗。

    待把花枝送進美人里,秦將軍的兵馬才會和顧長夜的隊伍匯合。

    花枝坐在馬車里,身體因為緊張一直繃著。

    她和顧長夜二人,坐在如此狹小的空間里,這還是第一次。

    顧長夜也不想和她坐在同一輛車里。

    她的存在,讓顧長夜覺得惡心,和她呆在一輛車里,感覺自己周身,都充滿她身上的惡臭。

    可是不想再生出旁的事端,只能出此下策。

    一路無言。

    一行人決定路過龍城時,停下歇腳。

    正逢龍城當地的花燈節,一入夜,大街小巷燈火通明。

    花枝聽到車外熱鬧的聲音,一顆心按不住好奇,便撩起車窗上的簾子,向外張望。

    街上人來人往,對于許久未邁出過王府的花枝來說,滿是新奇的事物。

    “放下!”

    顧長夜冷冽的聲音忽然響起。

    花枝打個哆嗦,急忙放下簾子,重新坐得規規矩矩,不敢再有任何動作。

    本來合著眼的顧長夜,微抬起眼簾,警告道:“你不是出來玩的。”

    花枝點頭,心底滿是失落。

    車外傳來李叢的聲音,“王爺,恐怕我們要步行去客棧了,現在大街上全是人,我們的車馬過不去,只能先停在這里。”

    顧長夜蹙起眉頭。半晌,喉嚨里溢出一絲輕微的嘆息。

    “好。”

    說完,顧長夜看向花枝,“下車。”

    花枝連忙點頭,心底隱隱有些高興。

    步行至客棧,就意味著她可以看看街上熱鬧的景象了。

    她歡喜的下了馬車。

    顧長夜見她的神情,自然猜出她在想什么,不屑地冷哼一聲。

    “不許逗留。”

    花枝急忙收回張望的視線,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李叢幾人去停置馬車,顧長夜便帶著花枝先行一步。

    剛擠進人海中,人群里便傳來騷動。

    一個小販站在高臺上,大聲嚷嚷道:“今兒個,誰要是能猜出燈王上的謎底,就能拿走這顆稀世的夜明珠。”

    花枝的視線無意中掃過那人手中的珠子,腳步緩緩停住。

    珠子潔白瑩潤,隱隱泛著光輝。

    看見那顆夜明珠,花枝的心頭不知為何微微一動,有著很親切的感覺。

    顧長夜走出幾步才發現花枝沒有跟上,皺著眉頭轉身看向她。

    他走回到花枝身旁,正要開口呵斥她,見她專注地看著臺上的樣子,便也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目光觸及那顆珠子,顧長夜的瞳孔微顫。

    那顆夜明珠,他是認得的。

    夜明珠本就十分珍稀,一顆價值連城。

    恰好沈憐的母親,阮靈就有一顆。

    那顆夜明珠,她一直帶在身上,珠子上刻著一個靈字。

    后來阮靈遭遇禍事,香消玉殞,那顆夜明珠也隨之下落不明。

    而眼前的這顆,圓潤通透,珠子的表面刻著一個靈字。

    正是阮靈的那一顆。

    花枝回過神轉頭看向顧長夜,便見他抬腳大步走上高臺。

    “我要猜謎底。”顧長夜聲音低沉的開口,視線卻一直放在夜明珠上。

    小販笑著搖頭,“這位公子,你不能猜。”

    聽他這么說,顧長夜的眼中閃出兇色:“為何?”

    那人嚇得打個寒戰,也不敢再沖他嬉皮笑臉,急忙解釋,“公子,何事都講究個規矩,今兒個猜燈謎的規矩,就是只能女子參加。”

    只能女子?

    顧長夜在心中暗罵一句,什么破規矩!

    他必須得到那顆夜明珠。

    那是阮靈之物,他怎舍得讓她隨身佩戴之物流落在外。若是她還在世,此物她定會送給自己的女兒,現在就應該帶在沈憐的身上。

    想著,他將視線轉到臺下的花枝身上。

    花枝正在下面,仰頭望著臺上的他。

    她眸中的璀璨,絲毫不比臺上的夜明珠差。

    “阿奴,上來。”

    顧長夜沉聲命令。

    花枝愣怔一下,便急忙小跑上去。

    “她來猜,可以吧?”顧長夜看著那人說道。

    小販看向花枝,眼睛微微一亮,連忙興奮地點頭,“可以!可以!”

    花枝有些吃驚地看著顧長夜,不覺得顧長夜涼薄的性子,會對這顆夜明珠感興趣。

    他喜歡猜燈謎?

    還是,為了她所以才......

    想著,花枝的心跳加快幾分看向顧長夜。

    見她半晌沒有動靜,顧長夜不耐煩地催促道:“快點。”

    花枝急忙斂起心神,認真地看著謎面。

    日日思君不見君。

    謎底是個字。花枝絞盡腦汁,也沒想出個肯定的答案。

    她將苦思都寫在臉上,一旁的小販比她和顧長夜還要著急,恨不得沖上去告訴她答案。

    “蠢死了。”

    聽到身后顧長夜的聲音,花枝羞愧地低下頭。

    她確實笨。

    顧長夜向前一步,微微俯身,靠近她低聲開口。

    “心。”

    耳邊是他清冽的嗓音,帶著他身上獨有的氣息。

    花枝感覺耳根一陣發燙。

    顧長夜直起身子,無視她染紅的耳根,冷聲命令,“快回答。”

    花枝回過神,“是心字。”

    小販露出欣喜的表情,“這位姑娘答對了!”

    說著,他急忙上前,將夜明珠塞進花枝的手中。

    “姑娘,這夜明珠是你的了!”

    看著那顆夜明珠,花枝的心跳不可控的加快幾分。

    她歡喜的轉過身看向顧長夜。

    一雙眼笑的彎起,明媚若春水,掩不住的歡喜。

    可顧長夜的臉色卻越發陰冷。

    看到夜明珠被她拿在手中,他涌起陣陣作嘔感。

    “走。”顧長夜強壓下惡心,冰冷地說道。

    花枝乖巧地點頭,跟在顧長夜身后準備離開。

    小販卻忽然抬手攔住他們二人。

    “這位姑娘還不能離開,夜明珠可不是白拿的,想拿走,今夜就要留下來,陪我們家少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