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章 龍城首富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章 龍城首富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見小販攔在身前,顧長夜眉頭緊鎖。

    小販一臉壞笑著,繼續說道:“都說了,凡事都有規矩,答對燈謎的人,今夜就要留下來陪我們家少爺。”

    顧長夜冷笑,“若我不許她留呢?”

    見他是非要帶走花枝的意思,小販也變了臉色。

    他惡狠狠地說道:“我們家少爺是龍城首富之子,賈文!你敢壞我家少爺的好事,就是找死!”

    顧長夜的眼底滑過輕蔑。

    龍成首富?倒是略有耳聞。

    顧長夜的余光,淡淡掃過花枝的身影。

    花枝要進入柔麗,此時不能出現岔子,所以定不能讓那個賈文,把花枝帶走。

    “滾。”

    他的聲音里含著隱隱的怒氣,身上的氣勢攝的旁人不敢反駁。

    小販瑟縮一下,被顧長夜身上懾人的氣勢嚇得倒退一步。

    一個懶散的聲音忽然從小販的身后響起。

    “誰啊?敢和本少爺搶人,找死嗎?!”

    一個身材肥胖,十分油膩的男人撥開小販走上前。

    賈文的視線落在花枝身上,頓時眼睛大亮。

    他還從未見過,美的如此勾魂奪魄的女子。

    賈文直勾勾地看著花枝,眼中的猥瑣毫不掩飾。

    花枝怕極了賈文的視線,像是要將她活吞下肚一般,她緊緊地抓著顧長夜的衣袖,縮在他身后。

    見花枝躲起來,賈文笑得更加惡心,朝花枝走去。

    “小美人躲什么?到我身邊來,讓本少爺好好疼疼你......”

    眼看著他就要碰到花枝時,一只手臂倏然橫在他身前。

    顧長夜向來最討厭這種紈绔子弟,如今,這個賈文還要誤他的事情,顧長夜就更是惱火。

    “滾開!”

    他沉沉開口,沒有絲毫波瀾。

    花枝看向顧長夜的側臉,心口泛起甜膩的漣漪。

    賈文打量著顧長夜,一臉痞氣,“你算哪根蔥?敢攔本少爺,來人!把他給我打走!”

    他喊完,四周圍上來幾個男人,手里皆拿著木杖做武器,兇惡地瞪著顧長夜。

    花枝知道顧長夜的身手很好,可對方人多勢眾,花枝還是擔心他會吃虧。

    幾人舉起木杖便向顧長夜打去。

    花枝幾乎是本能的沖到他身前。

    顧長夜看向護在自己身前的花枝,一瞬的愣住。

    眼看著木杖就要打到她身上,顧長夜才回過神,在花枝的身后抬腳便將那幾人踹開。

    賈文也捏把汗,大吼道:“廢物!!打男的!別傷了小美人,否則我打斷你們的腿!”

    聽賈文這么說,那幾個奴仆連連應是,又朝顧長夜打去。

    花枝依然不肯讓步,一副老母雞護雞仔的樣子,堅決要護著顧長夜。

    顧長夜皺眉,一把將她推開。

    “礙事!”

    他冷聲說完,便和那幾個人打起來。

    每每看到木杖和顧長夜的身體擦過,花枝的心就跟著一揪。

    忽然一只手攥住她的手腕。

    “小美人,不要理他們,春宵一刻值千金,走!我帶你快活去!”

    賈文一邊說著,一邊就要把花枝往自己的懷中帶。

    花枝的臉瞬間變得煞白,“放開我!”

    她用力掙扎,可和賈文的力氣相比,終是天差地別。

    見花枝反抗,賈文也不惱,反倒咯咯地笑起來。

    “有脾氣!我喜歡!”

    他粗壯的身子猛地抱住花枝。

    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緊緊抱住,花枝害怕到極點,她甚至能聞到賈文口中,撲面而來的惡臭。

    驚慌之下,花枝張嘴就朝著賈文的肩膀,狠狠地咬下去。

    “啊!!”

    賈文一聲慘叫,頓時手一松,花枝便從他的懷中掙脫出來。

    前幾日的腳傷并未痊愈,花枝情急掙扎之下,腳腕處傳來撕裂的痛感,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看來必須讓你吃點苦頭!”

    賈文的臉變得猙獰起來,直接朝著花枝的胸前抓去。

    花枝想要躲閃,奈何腳腕太痛,她根本來不及起身。

    忽然,一個身影擋在花枝身前,一腳便將賈文踹飛了出去。

    “要吃苦頭的是你。”顧長夜冷聲說道,周身的氣勢壓迫的旁人喘不上氣。

    賈文捂著自己被踹的地方,疼的不停哀叫,許久才怒吼道:“打!把這個男人給我打死!快!”

    他喊完半天,也不見有人動作。

    賈文這才發現,他的人不知何時都已趴在地上,和他一樣哀叫著。

    這個男人身手這么厲害?!

    這時李叢幾人也跑回來。

    見顧長夜似乎和別人打了一架,李叢一陣心驚肉跳。

    王爺這尊貴的身子要是受傷了,他可如何是好!

    “王......公子,您沒事吧?!”李叢顫顫地問道。

    顧長夜冷臉搖頭。

    沒有下人保護,賈文泛起慫意,可看到花枝又十分的不甘心。

    “你們!給本少爺等著,等我喊我爹來收拾你們!”

    賈文揚著脖子,故作兇狠地說完,便從地上爬起落荒而逃。

    李叢壓低聲音問道:“王爺,要不要把那小子抓住教訓一頓?”

    顧長夜的視線落在一旁,因為騷亂,臺下已經又聚起許多看熱鬧的人。

    “不必了,避免節外生枝。”

    說完,顧長夜轉身,看向還坐在地上的花枝。

    她眼角的淚光閃爍,剛剛被嚇的慘白的臉,還沒有緩過來。

    這么害怕,剛剛為什么還要擋在他的身前?

    顧長夜涼薄的唇緊繃著,想起剛剛花枝擋在自己身前的樣子,就隱隱煩躁。

    良久,他朝花枝伸出手。

    那只骨節分明,十分好看的手擺在自己眼前,花枝的臉頰微微泛起紅暈。

    花枝以為他是要拉自己起身,偷偷在衣服上用力的蹭手,生怕自己會弄臟顧長夜。

    “王爺,謝謝你......”

    “夜明珠,交出來!”顧長夜冷聲打斷她的感謝。

    花枝怔住,剛伸出一半的手尷尬地停住。

    見她沒有動作,顧長夜忽然大怒,低吼起來:“給我!”

    唯有溫云歌的女兒,不可觸碰這顆夜明珠。

    這對阮靈是一種侮辱。

    花枝被他的吼聲嚇的瑟縮一下。

    她的眼眶微微泛紅,將夜明珠拿出。

    顧長夜抬手一把奪過。

    仿佛花枝地觸碰,會讓夜明珠蒙塵。

    看著珠子上雕刻精細的靈字,顧長夜剛剛還冰冷的眉眼,瞬間柔軟。

    它曾屬于阮靈,如今,就該屬于她的女兒沈憐。

    顧長夜不曾再看花枝一眼,轉身離去。

    李叢有些同情地看向花枝:“阿奴,能站起來嗎?”

    花枝回過神,唇角苦澀的彎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