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章 斷腸草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章 斷腸草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離開龍城,顧長夜一行人便進入柔麗邊境。

    想到馬上就要自己一人去完成任務,花枝還是很緊張的。

    她不知會面對什么樣的危險,可為了顧長夜,她愿意去冒險。

    營帳內,幾個隨行的婢女,幫花枝梳洗打扮起來。

    沐浴過后,帳內彌漫著氤氳朦朧的霧氣。

    因著花枝的皮膚白皙嬌嫩,本就毫無瑕疵,便未使用妝粉,直接用黛粉掃出柳葉眉,口脂輕點櫻桃唇。

    花枝裝扮好后,幾個小婢女齊齊圍著她怔愣住。

    “阿奴,你真美。”

    其中一人由衷地夸贊道。

    花枝的臉頰并未涂胭脂,此刻泛起朝霞的粉,一雙杏眼因羞澀微垂眼簾,整個人清秀俏麗,顯得更加明艷動人。

    她看向鏡中的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鏡子里的那個人是她嗎?

    “阿奴,王爺要見你。”

    帳外傳進李叢的聲音。

    花枝攥緊衣裙,隱隱緊張。

    她這模樣去見顧長夜,會不會又被說丑。

    “阿奴?”

    李叢又喚了一聲。

    花枝回過神來,緩緩吐出一口氣,這才站起身走出去。

    她想和顧長夜認真的告別。

    李叢看見花枝走出來,一陣晃神,然后急忙低下頭,“王爺在營帳里等你。”

    “嗯,多謝李侍衛。”花枝笑著道謝,然后便走遠。

    李叢半晌才敢抬起頭,在心中暗罵自己的定力不足。

    不過,阿奴是真的好看,連他都覺得不可思議,當初那個骯臟丑陋的阿奴,竟變成了如此出挑的美人......

    ......

    顧長夜坐在臨時搭起的床榻上,手中握著兵法,聽到帳外的腳步聲,便知道是花枝來了。

    “王爺,我......”

    “進來。”

    不等花枝說完,顧長夜便開口。

    花枝猶豫一下,才撩起營帳的簾子走進去。

    顧長夜眸底涼薄地抬起頭,視線落在花枝身上時,身體卻頓住。

    她穿了一身火紅的長裙,烏黑的發,白雪的肌。

    她的美,落進眼底便再無法驅趕。

    “王......爺?”

    見他看著自己不說話,花枝更加緊張,總覺得顧長夜是生氣了。

    顧長夜皺起眉,轉瞬將視線移開不再看她。

    他痛恨自己對花枝的驚艷。

    顧長夜心道,自己向來不是一個貪圖美色之人,更何況什么樣的美人他沒見過?怎么還會在花枝身上栽兩次跟頭?

    他唾罵自己一句,暗念著她是溫云歌的女兒,長得再漂亮有何用,也和她的母親一樣,是蛇蝎心腸!

    想到溫云歌,顧長夜的臉上倏然陰冷。

    他站起身走向花枝。

    見他靠近,花枝的心跳隱隱加快。

    “王爺,我馬上要啟程了,我一定會完成好,唔......”

    告別的話才說一半,顧長夜忽然伸手,用力地捏住花枝的臉頰,強迫她張開嘴,然后將一顆藥丸扔進她的口中。

    藥丸猝不及防的滾進喉嚨里,惹的花枝難受的咳嗽起來。

    見她將藥丸吞下,顧長夜才松手兇狠地推開她,和她拉開距離。

    花枝跌坐在地上,眼角是被嗆出的淚花。

    “這是斷腸草做的藥丸,毒性會在十二個時辰后發作,你進入柔麗記住路線后,要立刻想法子回來,我會給你解藥,若是十二個時辰你還未脫身,便會毒發身亡。”

    顧長夜的聲音里皆是冷漠,似是看著一個道具般,毫無感情地看著花枝。

    花枝有些震驚地看著他,不明白他為何這樣做。

    顧長夜看出她眼中的疑惑。

    他沒必要向她做任何解釋,花枝的生死,本來就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他讓她生便生,讓她死便死。

    可顧長夜想要她做個明白鬼。

    “若無法逃出柔麗,你的身份必然會敗露,落到他們手里,定會逼問你進入柔麗的原因。”

    “我定不會告訴他們!”花枝急忙說道。

    可顧長夜的眼中卻流出不屑。

    “你知道他們逼問的手段嗎?”

    顧長夜俯下身靠近她,壓著聲音陰冷的講道:“用針插進你的指甲縫里,用鞭子抽打你,還要讓食肉的蟲子,爬在你的傷口上,不斷啃食,讓你只能求死,卻又死不了......”

    花枝只覺得從頭到腳的冰冷,身體不停的打著哆嗦。

    看到她花容失色的模樣,顧長夜勾起唇角,感覺愉悅,轉瞬又冷起臉。

    “你能保證自己面對酷刑,依然能把嘴巴閉緊?”

    花枝看出他眼中的輕蔑。

    在他的眼里,她懦弱、愚蠢、自私。

    可她從來不想在顧長夜的心中,是那種無能的女子。

    花枝看著他,顫抖的瞳孔漸漸鎮定下來。

    “我能。”

    顧長夜沒想到她會這樣回答。

    這樣的眼神,他曾見過。

    可這種眼神,本不該出現在花枝的身上。

    她不可能和那個人擁有一樣的眼神,他也不許!

    顧長夜眼色露出兇狠,一把揪住花枝的衣領,將她粗暴的從地上提起。

    “我憑什么信你?若你將記下路線的計劃說出,將會對蜀國造成很大的不利!所以,我必須保證你閉口不言。”

    “要知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住秘密。”

    所以,他喂她毒藥,確保她回不來時必須死,他才能夠放心。

    在顧長夜眼中,她只是一顆棋子,一顆隨時可以丟棄的棋子。

    一滴眼淚從花枝的眼角落下,滴落在他的手背上。

    她的眼淚滾燙,顧長夜仿佛感覺自己被燙了一下。

    顧長夜眼眸深處微顫一下,然后一把將她甩開。

    “這是你自己選擇的,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

    顧長夜站在她的身前,睥睨著她。

    良久,花枝從地上站起。

    哪怕她將背脊挺直,個子也才剛剛到顧長夜胸膛的位置。

    她的眼睛紅紅的,像一只小兔子,可卻滿是堅決,認真的看著他。

    “我沒有后悔,明日清晨,我一定會回來。”

    說完,花枝在臉上擠出一抹牽強的笑容,像是想要向他證明什么。

    為了顧長夜,無論如何她都要回來。

    顧長夜的眉頭越皺越緊,心中閃過異樣的感覺......

    帳外天還未放亮,寒風吹過荒野,如刀般割在臉上。

    李叢帶著花枝騎上馬,準備去赫然美人們落腳的地方。

    顧長夜站在不遠處,視線涼薄地落在坐在馬上的花枝。

    一襲紅衣,在蒼茫的天地之間,格外刺眼。

    出發時,花枝特意回頭看向他。

    看見顧長夜站在那里看著自己,花枝的眼底隱隱波動,忽然開口大喊。

    “王爺,等我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