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章 進入柔麗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章 進入柔麗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李叢用力踢下馬肚子,帶著二人向前狂奔而去,只留下一片飛揚的塵土。

    顧長夜看著那抹越行越遠的紅色,心頭越發的煩躁。

    等她回來?

    她未免太自作多情。他等的,只有她腦子里的那份地勢圖。

    顧長夜轉身回到營帳內,躺到榻上。

    合上眼,皆是那抹刺眼的紅,煩擾的他無法入睡......

    大概一炷香的時間。

    李叢停下馬,指著前方有火光的地方說道:“阿奴,那里便是赫然隊伍,現在正是防范最薄弱的時候,會有我們的人把你送進去。”

    花枝點點頭,便下馬朝火光走去。

    看著花枝走遠,李叢隱隱擔憂,可他無法幫花枝,只好扭轉馬頭離開。

    快接近火光時,花枝看到一個身穿異族服飾的男人,站在赫然的營外。

    那人看見她,臉上毫無波瀾,“跟我來。”

    花枝緊緊跟在男人身后,走進赫然扎營的地方。

    每個營帳的上方,都插著帶有狼圖騰的旗子。

    花枝并不了解赫然這個國家,只是聽聞他們生活在草原上,無論男女,皆是驍勇善戰,將狼奉為神明。

    “就在前面的營帳里,進去以后不要和任何人說話,以免生疑。”

    男人交代完,便不再管她,轉身離開。

    花枝緊張的手心滲出汗水,半晌,才抬腳走進營帳內。

    帳內幾十個女人坐在地上,神色懨懨,皆穿的十分單薄。

    此地入夜無論冬夏皆十分寒冷,哪怕帳內生起爐子,她們依然打著哆嗦。

    花枝一進去,眾人便抬起頭看向她。

    從那些眼睛里,花枝看出了絕望與無奈。

    花枝一直以為,她們是給柔麗的王公大臣做小妾的。

    對此事她沒有多想,閉緊嘴巴走到美人里坐下。

    等帳外天空大亮時,有人吆喝著出發。

    花枝便夾在美人中間走出營帳。

    這里距柔麗已經不遠,柔麗特意派人出來接應他們,已經等候多時。

    當腳踏進柔麗內,花枝立刻聚精會神地看起四周。

    她此行的目的,便是記住進入柔麗的路線。

    路過幾座山,河流在何處變向,每一處細節。花枝都不肯放過。

    直到晌午時,他們才真正的進入柔麗。

    花枝暗喜。

    這一切進行的太順利,她暗自興奮起來。

    接下來,只要找機會離開這里,原路返回。

    到達柔麗后,美人們被統一帶到房間里關起來。

    花枝正暗暗盤算著如何離開,忽然一個女子大聲哭起來。

    “放我走!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女人哭的撕心裂肺,撲到門邊,指甲死死的摳著門板,因為太過用力向后翻去,縷縷鮮紅順著指縫淌下。

    門忽然打開,侍衛一腳將女人踹飛出去。

    “媽的!鬼哭狼嚎什么!等到晚上有你叫的時候!”

    其他人害怕的縮成一團。

    被踹在地上的女人,嘔出鮮血,可仍是不死心,跪爬到侍衛的腳旁,扯住他的衣擺。

    “求求你!放我走吧!或者,讓我跟著你!我一定聽話,服侍好你,好不好?”

    看她那副模樣,侍衛仰天大笑起來,然后扯住女人的頭發,俯身狠狠地吻在她的唇上。

    花枝看著,頓時紅起臉。

    可一吻結束時,女人的嘴唇上竟布滿鮮血。

    她的嘴唇四周,皆是被侍衛咬出的傷口。

    “你這么賤,我怎么能獨享呢?我現在就叫兄弟們來玩玩你。”

    說著,侍衛便將女人向外拖去。

    女人驚恐地掙扎,門卻緩緩合上。

    不知過了多久,花枝隱約聽見,屋外女人凄厲的慘叫聲。

    這時,她才隱約感覺到不對勁。

    她看向一旁低聲哭泣的女子,開口問道:“我們到底是被送來做什么的?”

    女子看向她,只覺得不可思議。

    “你竟不知?我們都是供人消遣的......”

    “官妓。”

    花枝的心咯噔一聲,耳邊就只剩官妓二字,揮之不散。

    手因為恐懼顫抖起來。

    必須馬上離開這里!

    花枝驚慌地想著,可屋外的看管十分森嚴,根本不給她半點逃走的機會。

    眼看著天黑下來,一群渾身酒氣的男人闖進來。

    “媽的,今天終于能好好爽爽了!”

    “聽說今天赫然帶來的這批貨,有好幾個美人!”

    他們笑嘻嘻地走近,有的人直接拉起一個女子,便撕扯起衣服。

    頓時,屋內充滿恐懼的尖叫聲。

    花枝不斷地向后瑟縮。

    她害怕到極點,下意識的呢喃出聲。

    “顧長夜......”

    忽然,有兩只手齊齊伸向她。

    兩個男人同時看向對方。

    “靠!這是老子先看中的!”

    “明明是老子!”

    花枝想要掙脫那兩只骯臟的手,可他們的力氣太大,她無法掙脫半分。

    忽然,她想到什么,眼睛一亮。

    顧長夜不在身邊,她只能自救。

    “不要為我吵架。”

    花枝抬起頭,眸里閃著淚光看向他們。

    二人看著她,齊齊怔住吞咽口水。

    “小美人別哭,等下哥哥們好好疼你!”

    說著,這二人便著急解衣裳。

    花枝羞澀地打斷他們,“你們能不能,不要在這里這樣......”

    二人一時被迷昏頭,一人笑嘻嘻的開口:“害羞了?我喜歡!”

    花枝點點頭,“我們出去好不好,這里人太多了。”

    二人一聽,也生怕有人再來搶,連忙點頭,拉起花枝便走出房間。

    一直到無人的角落,二人才停下,又迫不及待地在她身上摸起來。

    花枝強忍著恐懼和惡心,擠出笑容說道:“等一下!你們兩個人,我都很喜歡,但是能不能一個一個來。”

    兩人臉色微斂。

    “你一個官妓,還挑挑揀揀?”

    說著,二人的動作粗暴起來。

    花枝立刻低聲哭起來。

    “我真心喜歡你們兩個,你們卻這般輕賤我!”

    二人見她又哭了,手上動作急忙停下,頓時再下不去手。

    “得,你別哭,你一個一個服侍,我先來......”

    另一人不滿,將他推開:“憑什么你先來,怎么也是我先來,我年紀比你大!”

    “屁!老子才不要排你后面!”

    “老子也不干!”

    兩個人嚷嚷著,突然就動起手來,最后扭打成一團,誰也不肯讓誰。

    花枝驚慌的看著他們,見他們的注意力皆沒在自己身上,轉身拔腿就跑。

    她一路狂奔,不敢回頭,沒一會兒,便聽見身后的騷亂聲。

    “媽的!有人跑了!給我抓回來!”

    夜風在耳旁呼嘯。

    花枝跑的胸口里開始刺痛,可她不敢停下。

    停下來,她便回不去了。

    她說過會回去,絕不可以讓顧長夜失望。

    花枝按照記憶里的路線,一直向前跑著。

    忽然,一只手從黑暗中伸出,用力的將她扯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