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章 阿史那云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章 阿史那云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被壓在石壁上,驚恐地看著眼前的人。

    男人身材高大粗獷,眉眼細長,鼻梁高挺,一看便是異族人。

    好半會兒,花枝才在記憶里,找到這個男人的影子。

    赫然的特勤,阿史那云。

    白日里,花枝遠遠的瞄到過幾眼,便記下他的樣貌。

    阿史那云微瞇起眼睛,像一只兇惡的狼盯著他的獵物。

    突然,他抬起手兇狠地扯碎花枝的衣領。

    身前一片涼意,花枝驚恐的尖叫出聲,卻被他一把捂住嘴,堵了回去。

    阿史那云低頭貼近她,滾燙的呼吸噴在她的脖頸間。

    “果然,不是我帶來的人,送過來的美人,脖子上都有赫然的烙印,說!你是什么人?”

    花枝十分害怕,無法聽進他的提問,手腳本能的踢打著他。

    可她的踢打,對于阿史那云來說,就像是撓癢癢般。

    “女人,你最好聽話一點,信不信我把你倒吊起來放血?”

    花枝如墜寒窟,手腳慢慢停下動作。

    見她不再掙扎,阿史那云露出滿意的神情。

    “老實交代,你的目的是什么?”

    問完,他挪開手,等著花枝回答。

    花枝垂著頭,就像一朵枯萎的花,沒有了生命力。

    “快回答!”阿史那云厭煩的催促。

    良久,花枝抬起頭,眼神冰冷地看著他。

    “我不會告訴你的。”

    阿史那云一怔。

    半晌,他扼住花枝的喉嚨,唇角勾著,“怎么?不怕死?”

    花枝能聽到自己在阿史那云手中,骨頭嘎吱嘎吱作響的聲音。

    費了好大力氣,花枝才擠出微弱的聲音。

    “不怕。”

    阿史那云細長的眼睛睨著她。

    這女人的眉眼,連帶眸底深處的那份倔強,讓他想起一位故人。

    半晌,他緩緩松開手。

    “有意思。”

    阿史那云露出一個毛骨悚然的笑容,突然低頭吻在花枝的脖頸上。

    花枝打了個哆嗦,臉頓時漲紅,惱火的捶打他。

    “渾蛋!放開我!”

    他抓住她亂舞的手,貼到她耳邊低聲說道:“我可以放你走,但記住,你欠我一次,日后我定會尋你討要回來。”

    說完,阿史那云將她向一旁推開。

    花枝警惕地看著他,不明白他為何突然要放了自己。

    “還不走?”

    看著他唇角那抹意味深長的笑,花枝一刻也不敢再多呆,急忙轉身,用盡全力地向前跑去。

    “特勤,就這樣放那個女人離開?”阿史那云的親信從陰影里走出,奇怪地問道。

    “嗯。”阿史那云輕笑,“沒發現嗎?柔麗這迷宮一般的地勢,那個女子卻能準確地找到出口。”

    “她,已經記住了進入柔麗的路線。”

    親信思索一番,“是蜀國讓她來的?”

    阿史那云點頭,“柔麗戒備森嚴,但若蜀國能攻打進來,柔麗自是無法顧及我們,到時趁亂盜取兵器圖,不就易如反掌......”

    ......

    花枝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四肢百骸漸漸痛起來。

    眼看著天邊已經泛起魚肚白。

    距離她服下斷腸草,已經過去十二個時辰。

    花枝的腳步漸漸慢下來。

    不可以,還不可以停下,她一定要回去,回到顧長夜的身邊。

    只這一個執念,一直支撐著她。

    五臟六腑似被火灼一般,花枝感覺眼前的景象越發模糊,一抹鮮紅從唇角流出。

    身體到達極限,她向前踉蹌幾步,最終摔倒在地上。

    顧長夜。

    她默念著他的名字,費力地抬起眼皮,看著不遠處的營帳,不知是真實,還是幻覺......

    “王爺!阿奴回來了!”

    李叢欣喜地跑進顧長夜的營帳。

    顧長夜緩緩抬起眼簾,漆黑的眸子,并未因花枝的回來,揚起半點波瀾。

    他走出大營,朝著被士兵們圍起的花枝走去。

    她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一張臉慘白,嘴角淌下鮮紅。

    是斷腸草的毒發作了。

    看見顧長夜的身影,花枝勉強牽起笑容。

    “王爺,我沒有食言,我回來了......”

    顧長夜卻緊皺起眉頭。

    他的視線落在花枝身前被扯碎的衣領,和白皙的脖頸間那抹紅痕。

    她是作為官妓進去的,發生了什么,顧長夜怎么會猜不到。

    “把解藥給她服下。”

    他將解藥扔給李叢,臉上是毫不掩飾地嫌棄。

    李叢接過,急忙給花枝服下。

    可花枝已經堅持不住,昏迷過去。

    李叢不知所措地看向顧長夜。

    “她這賤命還死不了。”

    說完,顧長夜甩袖轉身而去。

    回到營帳內,那股莫名的煩躁越演越烈。

    花枝整整昏迷了一日。

    睜開眼時,內臟依然如刀絞般劇痛,連呼吸都是一種負擔。

    可意識到自己還活著,花枝一陣狂喜。

    她遵守約定,活著回來了。

    顧不上身體的不適,花枝從床榻上爬起,一路沖到顧長夜的營帳前。

    因為太過興奮,一時花枝都忘了自己與顧長夜的身份,直接沖進營帳內。

    “王爺!我回來了!”她歡喜地喊道。

    顧長夜一襲窄袖窄腰的騎服,背對著她,良久,才緩緩轉過身。

    他的容貌,在都城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只是生性涼薄,不愛笑。

    花枝聽聞,為搏顧長夜一笑,有許多大家小姐都做過蠢事。

    可花枝只見過顧長夜對沈憐笑過,對別人,他從來都是冷著一張臉。

    花枝也想見他笑,想著辦好這次的事情,或許顧長夜會開心,沖她笑笑。

    可轉過身的顧長夜,面容比往常更加寒冷,眼底的嫌棄與厭惡重重疊加。

    “誰允許你闖進來的?!”

    他厲聲說道。

    所有喜悅,如潮水般迅速消退。

    花枝這才意識到自己興奮過頭,急忙垂下頭認錯,“王爺,我錯了。”

    她認錯倒是快。

    可顧長夜心中煩躁半分不減。

    見他不說話,花枝輕聲開口:“王爺,我現在給您畫地勢圖吧!”

    她想著,給顧長夜畫好地勢圖,一定能讓他開心吧。

    顧長夜皺著眉頭,暗暗將火氣壓下去。

    半晌,他轉身到桌前取出紙筆。

    “過來。”

    花枝乖巧到跑到桌前坐下,拿起筆,合眼搜尋著記憶里的柔麗。

    一條條道路浮現在眼前,每一個細節都無比清晰。

    她瞬間睜眼,一筆一筆在紙上描繪起來。

    大概一炷香的時間,她便將圖畫好。

    她歡喜地抬頭看向他,“畫好了。”

    顧長夜不言。

    他沒想到溫云歌的女兒,會有如此過人之處,竟真的畫出柔麗的地勢圖。

    可他還是不信她。

    “以你的性命做擔保,這張圖不能有半分差錯,若錯了半點......”

    花枝輕聲開口,打斷他的話。

    “我便再吃一次斷腸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