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章 危險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章 危險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打斷他,沒有絲毫猶豫地說道。

    她的眸子亮著星辰,里面裝滿了堅定,全都落進顧長夜的眼里。

    可這個眼神恰恰激怒了他。

    他抬手便抓住花枝烏黑的發,聲音陰沉的提醒她,“阿奴,不要太得意忘形了,無論地勢圖成功與否,你都是下賤的奴隸,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他不想看見花枝生出骨氣。

    她只能在他面前,卑微的,低賤的服從。

    花枝吃痛的悶哼一聲,委屈地看著他。

    她感覺出顧長夜此刻很生氣,卻又不知他為何生氣。

    “你已經沒有利用的價值了。”顧長夜將她狠狠甩開。

    他拿起地勢圖走到門口,微微側臉,陰冷的開口。

    “你真讓我惡心。”

    一句話,正好刺中花枝的痛處。

    她的存在,讓顧長夜感到惡心了。

    她的身份,無論美丑,都只會讓顧長夜覺得惡心。

    花枝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營帳,心痛的程度,遠遠超過身體的疼痛。

    是她興奮過頭,自以為只要能幫到顧長夜,或許他便不會再那樣討厭她......

    ......

    顧長夜和秦將軍商量好戰略后,找探子先探過路線,便帶著大軍直接沖進柔麗,打了個措手不及。

    有了地勢圖,大軍士氣高漲,沖破第一道防線后,之后的攻占便容易許多。

    不過七日,柔麗便因寡不敵眾,敗下陣來。

    唯一讓顧長夜心生奇怪的是,原本在柔麗的赫然一行人,竟消失的沒有蹤影。

    大獲全勝后,秦將軍捧著酒壺,大喜地嚷道:“這可是我這輩子打過最短的仗,什么柔麗勇士,不堪一擊!”

    顧長夜卻表現得十分淡然。

    “柔麗的人少,他們只是占了地理優勢,無人能攻入他們的城池,所以這幾年才敢越加囂張,多次挑釁我們。”

    “對對!”秦將軍連忙點頭,“那個幫咱們畫地勢圖的姑娘呢?她可是立了大功,回去陛下定會加賞于她,我看那姑娘長的漂亮,不如讓陛下封個美人,陛下至今還沒有子嗣,若是她能誕下子嗣,不又是功勞一件!”

    秦將軍哈哈大笑著,卻沒發現顧長夜的臉色倏然一變。

    顧長夜不知自己在惱火什么,拿著茶杯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緊。

    “她出身低賤,此次去柔麗,又是以官妓的身份摸入,如此骯臟,又怎配陛下恩寵。”

    他沉聲說完,秦將軍拍打一下自己的額頭,“可不唄!忘記這事了,可惜了這么好的姑娘,白白讓那幫狗東西糟蹋了!”

    顧長夜不屑地輕哼。

    好?哪里好?

    她不過是為了在自己手中活下去,所以才心甘去做的。

    顧長夜可還記得她偷東西的事情。

    所有的單純善良都是假象,真正的她,滿口謊言。

    柔麗一仗結束后,顧長夜想盡快班師回朝,便決定留部分兵馬在柔麗駐守,剩下的人第二日一早便啟程。

    當夜,眾人在營帳外,搭起篝火開始慶祝。

    在浩瀚的星海下,荒蕪的平原之上,士兵們圍著篝火,大口大口的灌著酒,歡聲高唱著歌。

    歌聲響徹天際。

    而花枝一如從前,抱著雙膝縮在角落里,渺小到不易讓任何人發現。

    此刻的她不能被任何歡樂的氣氛感染。

    花枝的視線穿過士兵們的重重身影,最后落在高高在上的顧長夜身上。

    他的手中握著酒杯,五官如刀刻一般精致。

    雖正年輕氣盛的年紀,顧長夜的眉眼,卻比同齡的男子要多一些風霜,更加的沉穩。

    他總是一身清冷,不許他人靠近。

    到底什么樣的女子,才能令如此涼薄的人動心呢?

    花枝想著低頭掃了一眼自己,心底自嘲道,反正不會是她。

    和顧長夜一比,花枝仿佛是河底積壓多年的淤泥,骯臟不堪。

    她怕是再努力個千年,怕是也配不上身份尊貴的他。

    隱藏喜歡,不要奢望,只要無條件的對他好,這就夠了。

    花枝擦掉眼角的淚花,強迫自己不再去想這些。

    忽然,兩個士兵搖搖晃晃地走到她面前,一身嗆鼻的酒氣。

    “阿奴,走,陪我們一起玩啊!”一個瘦高個不懷好意地笑著說道。

    花枝整個人下意識地向后縮了縮,也不出聲,用力地搖頭,便將自己縮成一團,不敢抬眼看那二人。

    見她拒絕,那兩個人不肯放棄,直接伸手去拉扯她。

    “乖!跟哥哥們走!坐在這里多沒意思啊。”

    他們像是在哄她,可聲音里卻滿是輕浮。

    那樣的神情,花枝覺得很熟悉。

    和龍城的那個首富之子,還有柔麗那幫玩弄官妓的侍衛,一模一樣。

    花枝驚慌地掙扎起來,“放開我!”

    掙扎之中,她不小心抓傷其中一人的手背。

    看著自己手背的幾道血痕,那人疼的倒吸口氣,瞬間大怒。

    “媽的!裝什么裝,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碰過了,小爺我都沒嫌你臟,你還裝上貞潔烈女了!”

    罵完,二人也不再收斂,直接粗暴的將花枝夾起,向其中一個營帳走去。

    不遠處。

    顧長夜幽深的眸子,一直看著那邊的動靜,看見花枝掙脫不開,被那二人夾進了營帳,他才緩緩收回視線。

    他手拿著酒杯,仰頭一飲而下。

    和他半點關系都沒有,他也懶得去管她的事情。

    可烈酒卻沒能平息他心底無名的燥火。

    身體不知為何自己動起來。

    他站起身,穿過喧鬧的士兵們,沉步走到那個營帳前,里面傳出讓人作嘔的笑聲,和花枝凄凄哀求的聲音。

    “求求你們!放過我!”

    “放過你?阿奴,等一會兒,你就舍不得讓我們放過你了,哈哈哈哈!”

    那笑聲格外的刺耳惡心,顧長夜聽了,只覺得一陣反胃。

    他沉默的站了一會兒,然后斂眉準備轉身離開,打算不理會此事。

    和阮靈曾經遭受的一切相比,這些算什么。

    無論多痛苦,至少她還活著,可阮靈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顧長夜眼中的陰冷溢出。

    忽然,身后的營帳內,傳出一聲布料撕裂的聲音,緊接著便是花枝撕心裂肺的慘叫。

    “顧長夜!救我!!”

    顧長夜的腳下驀然停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