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9章 自知之明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9章 自知之明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不要!放開我!!”花枝拼命地掙扎,可力量卻顯得十分微不足道。

    一個人咯咯地笑起來。

    “你還敢直呼王爺的名諱?你以為你是誰啊?一個下賤的奴隸,王爺會來救你?笑死我了!”

    另一個人在一旁催促道:“快點!完事繼續出去喝!”

    兩只手齊齊向她伸去,花枝想要避開,卻避無可避。

    漸漸,她感覺到絕望。

    逃不掉,她根本逃不掉。

    他們說的對,她什么都不是,而且顧長夜那么討厭她,他一定不會再出現救她一次。

    見花枝停下掙扎,二人大喜。

    “乖!哥哥們好好疼你......”

    二人正要解開衣服時,忽然,身后的簾子被撩起,一個人沉步走進來。

    聽到腳步聲,覺得有人打擾了自己的好事,二人頓時都惱火不已。

    “媽的,哪個混賬東西......”

    他們罵罵咧咧地轉過頭,卻在看清來人時,聲音戛然而止。

    顧長夜的臉上看不出喜怒,眸子像一只毒蛇盯著獵物般,掃過他們二人的臉,最后落在花枝的身上。

    花枝抱著自己蜷縮在角落中,身上的衣裙,已經被撕扯化為一縷一縷,身體不停地顫抖著。

    因為被嚇的丟了魂,花枝并沒有注意到,進來的人是顧長夜。

    兩個士兵看見顧長夜,瞬間臉變得煞白。

    “王、王爺,我們......”他們結巴地想要解釋。

    顧長夜收回視線,聲音沒有絲毫情感的開口:“誰許你們這么做的?”

    雖然他面上沒有什么波瀾,可那二人感覺到,他生氣了,而且很生氣。

    他們“咚”的一聲跪在地上。

    “王爺饒命!都是、都是阿奴的錯!是她勾引我們的,所以才會色迷心竅!”

    二人反咬花枝一口。

    “哦?”顧長夜微微挑眉,繞過他們走到花枝面前,輕蔑地說道:“這種貨色,也能讓你們色迷心竅?”

    二人不敢答話,他們也不清楚顧長夜此刻在惱什么,生怕自己不小心說錯話。

    “碰她,你們都不嫌臟嗎?”

    顧長夜冷聲說著,看著花枝瑟瑟發抖的樣子,眉頭越皺越緊。

    聽著顧長夜的話,二人心中暗喜。

    看來王爺很討厭這個阿奴,應該不會責怪他們。

    卻不想,下一秒顧長夜沉聲說道:“來人,把他們兩個拖出去,把手砍掉。”

    二人被走進來的侍衛抓住,向帳外拖去。

    “不要!!王爺!為何要這樣罰我們?!”

    二人不停掙扎,不解地問道。

    顧長夜轉身冷笑。

    “第一,我記得軍中命令過不許欺辱老弱婦孺,第二......”

    他略做停頓,音調變得更加陰沉,“你們的手碰過她,沾上她的惡臭了,留著,還有什么用?”

    說完,他便不再理會二人的哀嚎。

    他重新看向花枝。

    花枝的眸子沒有光彩地望著地面。

    她明明看得見一切,卻覺得眼前還是一片黑暗,她急需一道光,帶她逃離這黑暗的光。

    曾經有一個人,帶著她逃離了黑暗,可那個人不會再出現一次了......

    忽然,一件外袍落在她的頭頂,將瘦小的她整個包裹在衣袍內。

    那上面還殘留著點點余溫,溫暖著她冰冷的身體。

    花枝怔怔地抬起頭。

    當顧長夜涼薄的臉落入她的眼底,她忍不住哭起來。

    每次她整理好心情,顧長夜就會這樣重新打亂她的心,讓她愈陷愈深,不可自拔。

    “起來!別哭哭啼啼的惡心我!”

    顧長夜的聲音里滿是厭惡,可這次花枝卻并不覺得難過。

    她一邊哭著,一邊用力的“嗯”了一聲,然后淺笑起來。

    顧長夜瞥了一眼她有些傻氣的笑容,冷著臉轉身走出營帳。

    花枝急忙抓緊顧長夜的衣袍,起身追出去,鼓起全部的勇氣,拉住顧長夜的衣袖。

    “王爺,謝謝你。”

    顧長夜低頭看著她的手,眉心惱火的一跳,“放手!”

    花枝有些畏怕,可想了想還是不舍得放手。

    “我知道王爺討厭我,嫌棄我,不過這些都沒有關系,我的命是王爺救的,我愿意把命搭上,只求王爺一生順遂平安。”

    她一直都想將這些告訴給他。

    她喜歡他,但不求兩情相悅,只求他一生喜樂安康。

    顧長夜轉身看向她。

    她這是什么意思?這次又想表演深情勾引他,讓他心動?

    顧長夜倏然冷笑。

    什么愿意把命搭上,不過就是想依附上他,求她自己一生的順遂平安吧!

    花枝當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羞澀的低垂著頭,繼續說道:“我八歲時家破人亡,被人賣到鬼市,若那時不是王爺救下我,恐怕那一年我就已經死掉了。”

    “那個毀掉我家的人,一手將我的人生推進黑暗,可是王爺將我從黑暗中打撈起,所以,我真的很感激您。”

    聽見花枝提起七年前,花府的滅門慘劇,顧長夜的臉比剛才更加冰冷。

    那時花枝年紀小,自然不知家里慘遭滅門,是何人造成的。

    可顧長夜知道。

    就是他顧長夜,一手毀了她的家,帶兵殺了她家中所有人。

    顧長夜的眼里涌動起戾氣。

    哪怕花府滅門,都沒能消解他的怨恨,還要找到溫云歌那消失的女兒,折磨她,羞辱她。

    可這個傻子,還說他是救命恩人。

    實在愚蠢的可笑。

    顧長夜沉默片刻,忽然開口問道:“你恨那個害你家破人亡的人嗎?”

    花枝愣住。

    恨嗎?

    雖然兒時的記憶并不美好,母親的打罵,父親的冷漠,可若沒有那場變故,她的人生也不算最糟糕的。

    “恨。”

    她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何人,也不知道我的父母做錯了何事,可他毀了我,我有恨他的資格。”

    花枝的回答,讓顧長夜的眼底蔓延出殺氣。

    的確,她有恨他的資格。

    他們兩個,于對方來說都是仇人。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可是,顧長夜不會給花枝恨他的機會。

    她不知道滅門的真相最好。

    若有朝一日她知道了,顧長夜定會,給她和她母親一樣痛苦的死法,根本不會給她恨他和找他復仇的機會。

    他用力甩開花枝的手,滾!”

    花枝被他的低吼嚇得倒退一步。

    “你對多少男人裝過這幅可憐無辜的模樣?”顧長夜冷戾的說道:“這些對我沒什么用,我說過,對你我只有惡心,厭惡,討厭。”

    “所以,有點自知之明,離我遠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