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章 懲罰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章 懲罰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看著他,在心底不停的哀求著,顧長夜可以相信她。

    “勾引?”

    顧長夜的唇角彎起,卻不帶絲毫笑意,“你果然裝的是這種心思。”

    聽他這么說,花枝的心涼下半截。

    她的話,顧長夜并不相信。

    他抬手一把掐住花枝的脖子,一想到他動手推沈憐到湖里,就恨不得直接將她的脖子掐斷。

    “你這么骯臟,以為我會碰你?在憐兒的身上動腦筋,我看你是找死!”

    他的手不斷收力。

    在他的力量下,花枝的生命猶如羽毛,他輕而易舉的就能結束她的一生。

    花枝本能地抓住顧長夜的手,想讓他移開,可卻不見他有半點松力。

    大概這次,真的要死在他的手里了。沈憐便是他的逆鱗,任何人觸碰都會觸怒他。

    花枝想這條命是他給的,還給他,自己也不會半點怨言。

    可是這件事,她是斷斷不會承認的。

    “我沒......做過......”

    聽到她斷斷續續的聲音,顧長夜更加惱怒,一腳將她向后踹去。

    花枝躺在地上捂住小腹,撕心裂肺的痛,讓她疼出一身冷汗。

    “不承認是嗎?”顧長夜冷哼一聲,“總有法子讓你承認!”

    “來人!把她拖去五十大板,不承認就一直打下去!”

    沈憐捂著臉,似是哭泣的模樣,可其實一直在偷笑。

    最好打死阿奴,讓她永遠消失。

    花枝被人拖到前院,趴在長椅上,身旁兩個下人,一人一個木板。

    而顧長夜就站在前方,冷眼看著她。

    “打。”

    一板子下去,花枝的下半身便疼的沒了知覺。

    可她咬牙忍著,不讓自己叫出聲。

    顧長夜看著她疼的蒼白的臉,皺起眉頭。

    “還不承認?”

    花枝抬起頭看向他,雙唇微顫。

    “我沒做過。”

    她虛弱的回答,卻不肯承認。

    她沒做過,為何要承認?

    顧長夜的怒火已經到達頂點,低吼道:“打!若是不承認,便打到死為止!”

    小舞跑過來時,花枝的身后已經被血洇濕,可花枝還咬著牙,忍著痛,死也不承認是自己推的沈憐。

    看著花枝越發蒼白的臉,和身后斑駁的血跡,小舞心疼地捂住嘴巴。

    這么下去,是真的會死啊!

    她再看不下去,猛地撲到顧長夜面前跪下。

    “王爺!饒過阿奴這一次吧!她知錯了!再這么打下去,真的會死啊!”

    顧長夜冷眼睨著她,“她做的事情,死了也是活該。”

    “王爺,阿奴是個好孩子,我相信那件事不是她做的,這中間一定有什么誤會!”

    “誤會?憐兒親口說的,怎會有誤會?”

    聽顧長夜提到沈憐,小舞又急忙跪到沈憐的腳下,“沈小姐,這一定是誤會,阿奴不可能有心害您的,求您饒過她一次吧!”

    沈憐似是不忍的蹙眉,可卻沒說任何話,將頭轉到一旁,不再看她。

    顧長夜煩躁地說道:“若你再阻攔,便連你一起處罰!”

    花枝皺眉,無力地抬起頭,“要罰......就罰我一人,和小舞姐姐無關。”

    顧長夜冷笑,“承認了?”

    “我沒做過。”

    花枝咬緊牙關,用盡全部的力氣,才說出這句話。

    顧長夜的薄唇越發緊繃。

    他看著花枝的雙眼,耳邊一直是花枝的那句話。

    我從來沒有對你說過謊,也永遠不會對你說謊。

    她真的沒有說過謊嗎?

    顧長夜不相信她,可她的話卻直緊緊纏繞著他。

    顧長夜幽深的眸子,不帶半分憐憫地看著花枝,壓下所有無名的煩躁。

    看她還能撐多久!

    花枝也不記得自己挨了多少下,到最后已經感覺不到痛。

    她抬起頭看向顧長夜,視線恰好和顧長夜的視線撞上。

    他的涼薄和冷漠刺痛著花枝。

    顧長夜對她來說是世間最重要的人,她永遠不會對他說謊,也不會背叛他。

    可這些,他永遠不會信。

    最終撐不住板子,花枝眼前一黑,再沒有任何知覺。

    “阿奴!”小舞大哭著撲上去,“不要再打了!求求你們!不要再打了!”

    看著花枝暈死過去,顧長夜不知為何,心中的煩躁不減反增。

    “把她潑醒,繼續打!”他冷聲命令。

    小舞一聽,死命地護住花枝,不肯退讓半分,一旁的人動作頓住,也不知該不該下手。

    顧長夜不解,那么骯臟的東西,有什么值得她死命相護的?

    心頭的煩躁越演越烈。

    他想去尋找煩躁的源頭,卻不得其解。

    最后,顧長夜甩袖轉身,拉著沈憐離開。

    眾人皆散去。

    唯有小舞抱著花枝哭泣......

    ......

    沈憐坐在自己的房間里,滿眼的寒意。

    沒想到,這樣都沒有將花枝趕走,僅是將她打個半死。

    她心中不甘。

    還差一點,一定可以讓花枝消失!

    想著,開口說道:“子俏,去告訴王爺,我病了,因為墜湖所以感染風寒,病得很重,讓他來看我。”

    子俏點頭應是,急忙轉身走出去。

    沒一會兒,顧長夜就趕過來。

    沈憐已經在床榻上躺好,裝的一副很虛弱的模樣。

    “小叔叔......”

    見她想要起身的樣子,顧長夜急忙在床榻旁坐下,讓她躺回去,還幫她掖好被子。

    “乖乖躺好,莫要再受涼了。”

    沈憐的臉頰微微一紅,看著顧長夜淺笑,“讓您擔心了。”

    顧長夜微微皺眉。

    “是我沒有照顧好你。”

    他曾發誓,要護阮靈之女,一生喜樂安康。

    可如今還是讓她受傷。

    想到這,顧長夜有些自責。

    沈憐安撫的一笑,“這怎么能怪小叔叔呢?都是阿奴......”

    說到這沈憐輕嘆一口氣。

    提起花枝,又勾起顧長夜的惱火。

    沈憐的掃過他的神情。

    “雖是阿奴的錯,可我沒有怪她的意思,她只是一時想不開,所以才會做出錯事。”

    顧長夜抬手,幫她理了理額角的碎發,聲音清淡地說道:“你太善良了。”

    這點倒是很像她的母親。

    阮靈就很善良,擁有著世間最干凈的靈魂。

    可善良的人總會被人欺負。

    不過,有他在,沒人敢欺負沈憐,他會守在她的身旁,不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沈憐輕輕抓住他的手,心想是時候讓顧長夜將花枝趕走了。

    她柔聲說道:“小叔叔,我想過了,我不怪阿奴,可此事,確實是阿奴的錯,此事一過,阿奴對我的怨念一定會更深,我倒是有個好辦法,安排好阿奴的事情。”

    顧長夜看著她,“你想如何?”

    沈憐唇角彎起。

    “不如,我們送她出府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