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章 刻意的命令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章 刻意的命令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不行。”

    顧長夜想都未想立刻做出回答。

    沈憐沒想到他會拒絕,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為什么?”

    顧長夜沉默。

    剛才做出回答的瞬間,他自己也有些驚訝,怎么會如此果斷的就給出答案。

    可細細想來,他便想清楚自己為何不能放走花枝。

    花枝走了,他心底的仇怨找誰來報。

    他要花枝的一生,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讓她痛苦,讓她絕望,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這些,只有在他的身邊,才能做到。

    他并不打算告訴沈憐,花枝與她的淵源。

    顧長夜從未想過讓沈憐也背負上仇恨。

    花枝該在陰暗里生長,腐爛;而沈憐就該永遠活在陽光下,自由自在。

    見他不回答,沈憐著急的坐起身。

    難道,顧長夜已經對花枝動心了?

    “小叔叔,為何......”

    沈憐想要繼續追問,卻被顧長夜打斷。

    “憐兒,你好好休息,我還有公事要忙。”

    說完,他便站起身離開。

    沈憐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雙手憤怒的緊攥著身下的被褥。

    顧長夜是舍不得花枝?

    越想,沈憐越是嫉妒地接近瘋狂。

    “啊!!”

    最后她忍不住大叫出聲,發泄自己的憤怒。

    “阿奴!我一定要毀了你那張惡心的臉!讓你見不得人,變成個丑八怪!”

    ......

    花枝在木板上躺了大半個月,身上的傷勢依然未能痊愈。

    大夫說,這傷若是不修養好,怕是會落下殘疾。

    花枝卻不是特別在乎身上的傷。

    身上的傷有藥可醫,心里的傷,卻無從醫治。

    而顧長夜的煩躁,一日盛過一日。

    大半個月沒見到花枝,這個人就像在王府里消失了一樣,顧長夜甚至懷疑她是不是死了。

    讓人確認過她沒有死后,顧長夜將李婆婆喚來,吩咐一番。

    沒一會兒,李婆婆就擼著袖子,沖到花枝的屋里。

    “你個白吃飯的東西!都休息大半個月了,還想歇下去啊?!王府里可不養閑人!”

    吼完,李婆婆便沖上去掀花枝的被子。

    花枝勉強撐起身體,虛弱地說道:“李婆婆,再容我修養三日,三日后我一定起來做工。”

    李婆婆沖著她呸了一口,“別跟我討價還價!王府正是缺人的時候,從今天起,你就去王爺的書房侍奉。”

    花枝一驚。

    “我平時做的都是粗活,書房都是細致活,我做不來的!”花枝急忙說道。

    “做不來也點做!你廢話怎么這么多?!怎么?我現在已經使喚不動你了?”

    李婆婆說完,就作勢要打花枝。

    花枝勉強挨了一下,一雙秀眉微蹙。

    在書房侍奉,便意味著要時刻候在顧長夜的身旁。

    花枝現在很怕見到顧長夜,沈憐的事情雖錯不在她,可顧長夜根本不信她,估計此刻還在氣頭上。

    她怕顧長夜見了自己一生氣,她又要吃苦頭。

    見她還不動彈,李婆婆更是惱火。

    “你真行啊!犯了那么大的錯,還敢違抗命令,行!使喚不動你是吧!那您老歇著,我讓小舞挑水、浣衣,多做點就是了!”

    說完,她就扭著身子要走。

    “等一下!”花枝叫住她。

    李婆婆偷偷一笑。

    花枝是她看著長大的,她自然很了解花枝的弱點。

    “我做工,但是可不可以安排我去做別的,書房的活,就讓其他人去吧。”

    花枝有氣無力地說道。

    李婆婆掐著腰走回到她面前,“挑挑揀揀,挑挑揀揀,你到底是奴才,還是主子啊?要不要我安排你個王位坐坐啊?”

    花枝喪氣的低下頭,知道這一遭是怎么也躲不掉了。

    “快去!別磨嘰,再廢話我直接告訴王爺來收拾你!”

    花枝只好撐著身體站起來。

    書房的活,想躲是躲不掉。

    可花枝想著,她可以在顧長夜不在的時候,把所有的活做好,這樣便能避開他,也省的他見了她心煩。

    于是,直到花枝被安排到書房的第四日,顧長夜才意識到,他竟連花枝的影子都未見過。

    每日他到書房時,屋內都已經打掃干凈,茶也已經泡好,沒有絲毫人影。

    茶的熱度剛好,應該是備的熱茶,掐準他平日里到書房的時辰,等他到時,茶的熱度自然變的剛剛好。

    顧長夜眸子微沉,自然了然花枝的心思。

    他沉著臉,一只手敲打著桌面,心里暗暗暗道看她能躲多久!

    第二日,顧長夜特意比往日早了半個時辰到書房。

    他推開門,走進書房,屋內還是空無一人。

    他不急不緩的走到茶盞旁,拿手背試探茶溫。

    滾燙。

    顧長夜微挑眉頭,然后便同往常一樣,淡然地坐在椅子上,拿起公文翻看。

    今日,他在書房坐的時間格外長。

    一直到亥時,他才起身熄滅燭燈。

    花枝一直躲在書柜的下方,等到屋內沒有半點聲音,她才松口氣。

    好險!

    怎么今日他來的這么早?幸好她反應快,躲到柜子下面,這才沒有碰到。

    這一躲便是一下午。

    花枝摸索著爬出來,因為窩在柜子下,渾身都酸痛,連帶著并未痊愈的傷口都被牽扯到。

    書房內沒有半點光亮,花枝的夜盲發作,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她就只能一點一點地挪著步子,向門口摸去。

    花枝回憶著腦海中書房的模樣,好不容易摸索到書桌,心中一喜。

    只要扶著書桌,一直向前,就可以摸到門旁。

    想著,她便一點一點向前摸去。

    正歡喜自己要離開書房的時候,忽然,花枝在桌子上摸到一只手。

    花枝從小最怕的就是鬼,黑漆漆的房間,突然摸到一只手,她自然而然的想到鬼。

    “啊!”她忍不住大叫一聲。

    顧長夜只覺得這聲音刺耳,伸手將她扯過來,一把捂住她的嘴巴。

    “鬼叫什么!”

    聽到是顧長夜的聲音,花枝停止尖叫,迷茫地對著眼前的黑暗眨眼。

    她圓圓的眼睛不知所措的眨著,眸子璀璨,卻無法固定在他的臉上。

    顧長夜確定了夜盲的事情,她沒有說謊。

    “再叫,就割下你的舌頭。”他冷聲說道。

    花枝眼底閃過委屈,然后輕輕點頭。

    顧長夜松開手,花枝沒有再叫。

    他轉身點燃燭燈。

    屋內亮起,顧長夜再看向花枝時,才發現她的臉毫無血色,連嘴唇都是蒼白的,整個人好像比過去更加瘦小。

    見顧長夜打量自己,花枝急忙低下頭。

    顧長夜斂起神色,一副冷漠的樣子,“命真硬,這么打還活著。”

    花枝揪著衣角,沒有回話。

    可心底越發委屈。

    她低著頭,不敢頭看他,只好看著自己的腳尖。

    片刻,顧長夜緩緩走向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