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章 擄走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章 擄走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走近她,目光沉沉地落在她的身上。

    花枝雙手緊攥住裙擺。

    一顆心不安分地跳著,半是緊張,半是悸動。

    “王爺不是回去了嗎?”花枝輕聲問道。

    “你以為我是傻嗎?書房進了賊,我怎會不知道。”

    花枝想起自己被冤枉偷衣服的那次,抬眸看向顧長夜,弱弱的解釋道:“我不是賊。”

    “能偷一次,便有第二次。”

    花枝的眼底劃過失落。

    是啊,他從來沒有信過她,衣服的事情是這樣,湖邊的事情也是這樣。

    “說!躲起來做什么?”顧長夜突然冷聲問道。

    花枝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她說過,她無法欺騙顧長夜,眼下想隨便找個借口搪塞過去,她都做不到。

    花枝忽然垂頭喪氣,老實地回答道:“王爺不是討厭我嗎?我躲起來,王爺不就能眼不見心不煩了。”

    顧長夜倏然冷笑。

    他抬腳向前一步,花枝便本能的后退一步。

    “是為了我?還是你心虛?亦或者......”

    他刻意的停頓一下,接著語氣陰冷地說道:“是欲擒故縱?”

    花枝失措的搖頭,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被顧長夜困在他與墻壁之間。

    “我沒有,我十分敬重王爺,從未生出過什么不軌的心思。”花枝十分誠懇地看著他。

    聽了她的話,顧長夜的眉頭微微皺起,“敬重?”

    她說對他只是敬重,顧長夜卻半點不信。

    那些寫滿他名字的紙如何解釋?她被士兵迫害時,下意識的喊出他的名字,又該如何解釋?

    花枝看著顧長夜一雙鋒利的眼,似是探究般的微瞇起,她整個人下意識的緊繃起來。

    不同于沈憐的丹鳳眼,花枝的杏眼無論何時都滿是無辜純真,長長的睫毛隨著她眨眼的動作,上下紛飛。

    越是被這雙眼睛看著,顧長夜越是煩躁。

    這雙眼總是能勾起他對阮靈的回憶。

    真的想挖掉這雙眼睛,因為她根本不配擁有。

    想著,顧長夜一手捏住花枝的臉,一手拿起旁邊架子上的毛筆,直接用筆桿對著花枝的眼睛。

    花枝瞪大眼睛,驚恐地看著他。

    顧長夜手段的毒辣,她是知道的。

    他要是想,便絕對能戳瞎她的眼睛。

    她下意識的閉緊眼睛。

    “害怕?”

    他的聲音,像是幽冥深處的鬼魂發出的,鉆進花枝的耳里,讓花枝覺得徹骨的寒冷。

    顧長夜的臉色陰沉,看著她恐懼的模樣,心底卻沒有半點滿足感。

    他并沒有真的打算戳瞎花枝的眼睛,那樣的痛苦的太直接,很沒有意思。

    真正的痛苦,是沒有傷口的。它會讓你毫發無傷,但能剝奪你的一切,讓你撕心裂肺,生死不能的疼痛。

    痛苦的記憶侵襲而來,顧長夜的手開始顫抖,身上的每一處傷疤,都開始隱隱作痛。

    他緩緩放下手,身體微微一晃。

    不想讓花枝看見自己脆弱的模樣,顧長夜低吼一聲。

    “滾!”

    花枝睜開眼,看到他眸底滾動的痛苦之色。

    “王爺,你沒事吧......”

    “我叫你滾,沒聽到嗎?!”

    花枝擔憂地看著他,可他冰冷的眉眼里滿是戒備,她猶豫片刻,轉身離開。

    書房外。

    一個身影站在黑暗中,陰毒地看著花枝從書房內跑出來。

    怒火燒的沈憐咬牙切齒。

    萬惡之源皆是花枝的那張臉。

    只要毀掉那張臉,一切都會結束......

    ......

    第二日。

    花枝和往常一樣整理好書房,將茶水沏好,便匆匆離開。

    可剛回到后院,一個會出的小廝便叫住她。

    “阿奴,李婆婆叫你出去買一下府里要用的食材。”

    這應是后廚的工作,怎么又落到她的頭上了?

    花枝也只是輕聲嘆口氣。

    李婆婆安排的事情,她還能有什么異議。

    花枝接過寫著需要采買的食材單子,輕聲答應。

    剛到王府門口,花枝便看見小舞。

    “小舞姐姐!”

    看到花枝,小舞淺笑,“阿奴,要出王府嗎?”

    “嗯,出去采買食材。”

    小舞皺眉,“這不是你的活,怎么又要你做?”

    花枝輕笑,笑里含著許多無奈。

    “哎。”小舞嘆氣,“正好我也要出去買些東西,一起去吧。”

    花枝開心地點頭。

    等到集市上時,天色已經要暗下來了。

    夜市剛擺出來,街道上的人群已是熙熙攘攘。

    難得出門一趟,花枝還是有些開心的。

    剛到王府時,花枝最想做的活,便是出來采買食材了,這活輕松,不費體力,還可以出門走走。

    花枝和小舞停在一家當鋪前。

    “我要去前面買些燈油,我們在這分開,各自去買東西,到時會來這里集合,這樣更快。”小舞說道。

    花枝點頭。

    二人便在此分頭行動。

    花枝按照單子上寫的,很快將食材買全,不禁有些詫異,王府里需要的食材嗎?

    她一路奇怪地回到當鋪前。

    知道小舞會慢些,花枝也未急,耐心地站在原處等著。

    忽然,一只手從她的身后伸出,一把捂住她的嘴。

    花枝驚恐的掙扎起來,想要掙脫束縛,可那人的手心之中飄著一股異香,花枝只掙扎了一下,便開始覺得身體酸軟無力,眼簾越發支撐不住。

    最后失去了意識......

    小舞回到當鋪前,不見花枝的身影,以為她還沒有買完東西,便站在那里等她。

    可直到夜市將要散了,她都沒有看到花枝的身影。

    她開始隱隱不安起來。

    于是,小舞便挨家的攤位,詢問是否看見過花枝。

    可得到的答案解釋沒有。

    小舞急忙跑回王府,在王府里又找個遍,也沒見到花枝的身影。

    她這才確定那不好的念頭,花枝不見了。

    “李婆婆!花枝不見了!可不可以叫幾個人出門去尋尋她?!”小舞急匆匆地跑去李婆婆那里,想要尋求幫助。

    可李婆婆聽了,只是冷哼。

    “定是又跑到哪里去偷懶了!找什么找!一把懶骨頭,死了才好!”

    李婆婆往地上唾一口口水,便不再理會小舞。

    小舞急的哭出來,越是拖下去,花枝就越危險。

    她不知道誰才能幫這個忙。

    忽然,小舞的腦海里閃過一個人。

    此時也顧不上那么多,她便急忙朝著顧長夜的書房跑去。

    顧長夜正和李叢在屋內說著公事,忽然,門被推開,小舞直接闖進來。

    顧長夜正要發火,小舞搶先哭著開口。

    “王爺!阿奴不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