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章 鬼市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章 鬼市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小舞的話,顧長夜蹙眉,“不見了?”

    “我和阿奴去外面采買東西,約好各自分頭行動,然后在當鋪前碰面,自那之后,阿奴就不見了......”

    小舞越說哭的越兇。

    顧長夜的臉色卻隨著她的話,越加陰沉。

    不見了?

    一個大活人,怎么會消失?在他看來,那家伙一定是逃跑了!

    顧長夜額頭的青筋因為憤怒突起。

    “去,所有人都去找阿奴,必須將她帶回來!”

    他的聲音溢出寒氣,李叢急忙弓身應是。

    李叢帶人搜尋了兩個時辰,將整個都城翻遍,都沒有找到花枝的人影。

    聽完他的匯報,顧長夜手指敲打著桌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都城的城門有宵禁,所以花枝現在一定還在都城內。

    顧長夜在心中暗道,她還挺能藏的。

    不過,只要他不放手,花枝是永遠逃不掉的。

    “確定都城所有的角落都找過了?”顧長夜冷聲問道。

    李叢猶豫,“回王爺,只剩下......鬼市,那地方,我們不好帶人直接進去搜。”

    鬼市不同于普通的市場,黎明前開張,日頭一出便收攤休息,賣的東西自然也是市面上買不到,也不敢光明正大拿出來賣的東西。因為暗中操控鬼市的人身份非同一般,官府對他們也一直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在鬼市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便是官府的人不得入內。

    顧長夜冷笑。

    如果花枝是躲到那里去了,顧長夜不得不夸贊她一句膽子大,還敢回去那個地方。

    那里,可是最喜歡做“人”的生意了,最初就是從那里,顧長夜將她買回來的。

    顧長夜站起身,修長的身影滿是撣不掉的寒冷。

    “我親自走一趟。”

    “王爺的身份,怕是也......”

    “誰說用王爺的身份去?我們,去買東西。”

    ......

    花枝感覺自己的頭昏昏沉沉,剛睜開眼時,腦子里一片空白。

    視線一點點掃過狹小的屋內,許久,她才慢慢恢復記憶。

    她不是和小舞姐姐出門采買嗎?這里是哪里?小舞姐姐呢?

    花枝想要坐起身,卻發現自己的手腳竟被綁住,這才徹底想起,她好像是被一個陌生人擄走了。

    她掙扎著坐起來,仔細打量著四周。

    屋內一股潮濕發霉的味道,嗆得她喉嚨發痛,有絲絲光芒從門板的縫隙間透進來,讓花枝勉強能看清物件。

    四周堆滿了破舊的箱子,而她就躺在潮濕的稻草上。

    “哈哈哈!這回真是運氣好,撿個美人回來,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門外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花枝的身體緊繃起來,猶豫片刻,她將身子向門旁挪去。

    透過門縫,花枝看到門外坐著三個男人,一胖一瘦,還有一個是獨眼龍。

    “大哥,你說我們收了錢,答應好要毀她的臉,可現在又不毀了,之后那人要是發現,找我們算賬可怎么辦?”瘦子說道。

    獨眼龍,也就是剛剛大笑的那個人擺擺手,“怕什么!咱們拿她賣個好價錢,往遠地方賣,讓小丫頭這輩子都不可能出現在都城,那人怎么會知道我們沒幫她做事!”

    胖子連忙豎起大拇指,在一旁夸道:“大哥真是聰明!”

    花枝身體不自控的顫抖起來。

    他們說的人應該就是自己。

    可是誰想要毀她的容呢?

    眼下這還不是最著急的,門外這三個人,分明要將她賣掉。

    賣人。

    那這里,便是......鬼市?

    花枝想著身體顫抖的更厲害。

    曾經在這里被販賣的記憶,一直是她揮之不去的噩夢。

    給她吃豬食,用鞭子抽打她,將她和瘋犬關在一個籠子里......

    她必須逃走,不能被那三個人賣出去,否則她就永遠回不到都城。

    永遠也見不到顧長夜了。

    花枝忍住淚水,在屋內尋找著可以解開繩子的東西,最后,視線落在墻角里立著的鋤頭上。

    她賣力挪到那里,在上面不停地磨著捆住手腕的繩索,在心里默默祈禱著那三個人不要突然進來。

    還好鋤頭很鋒利,沒一會兒,花枝便將繩索割開。

    花枝扔掉繩子,跑到門口盯著外面三個人的動靜,暗暗盤算著如何逃跑。

    三個人一直在屋外閑聊著,半晌才有點其他動靜。

    獨眼龍站起身,晃著膀子開口:“老子尿急,撒潑尿去,你們兩個在這看好嘍!可別讓金子跑了!”

    胖子和瘦子卻一齊起身,齊聲開口:“我也去!”

    獨眼龍瞪著眼睛看著他們,“媽的!都去撒尿,小美人跑了怎么辦?”

    “這,人有三急,為了看著這個小美人,我們也憋挺久了,再憋下去,會生病的!”胖子皺著一張臉說道。

    “再說了,小美人那不還睡著嘛!我們繩子綁的也挺緊,跑不了的!”

    獨眼龍蹙眉思索,然后朝花枝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瞅瞅去!沒醒就一起去!”

    花枝急忙拿起一旁的繩子,手腳裝樣子的綁上,便在躺在地上,裝作還沒有醒的樣子。

    胖子和瘦子二人推開門,站在門口只看了一眼花枝,便回頭大喊:“沒醒。”

    喊玩,二人便笑嘻嘻的和獨眼龍走出屋子。

    花枝睜開眼,急忙吐出一口氣。

    剛剛她連呼吸都緊張到忘了。

    她急忙站起身,跑到門口,恰好他們忘記鎖門,花枝暗喜,急忙推門跑出去。

    剛跑到屋外,便和因為忘記鎖門跑回來的胖子,打了個照面。

    “小美人?”胖子看著她一愣。

    花枝倒吸一口冷氣,趁他沒反應過來,急忙拔腿就跑。

    身后傳來胖子的吼聲。

    “媽的!小美人跑了!”

    花枝不敢回頭,只能拼命地往前跑。

    “救我!他們想要抓我!幫幫我!”一邊跑,她一邊試圖向路人尋求幫助。

    可這里是鬼市,多的生意都大同小異,沒一個是好人,他們都只顧著忙自己的生意,不會去管別人的閑事,對于花枝的求助,自然是無動于衷。

    “媽的!叫你跑,等抓住你了,老子好好教訓你一頓!”

    身后傳來獨眼龍憤怒的吼聲,而且越來越接近她。

    花枝頭皮一陣發麻。

    她跑不出去的,也沒有人肯出手幫她。

    這個念頭一旦產生,花枝越發感到絕望。

    她能感覺到那三個人越來越接近。

    花枝害怕的下意識閉上眼睛。

    她不想被抓住賣給別人,那還不如讓她死了。

    突然,她猛地撞進一個人的懷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