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章 懷抱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章 懷抱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已經害怕到極致,腦子里只有一件事。

    跑,一直往前跑,不要停下!

    她想要撥開擋在身前的人,繼續向前跑,可這人卻伸手一把扯住她的手腕。

    “放開我!!”

    花枝驚恐的掙扎,直到耳邊響起她在過去的每個日夜里,無比眷戀的聲音。

    “還想跑?看來這次只能打斷你的腿,你才能乖乖聽話了。”顧長夜的聲音陰沉,眼底結出冰霜。

    花枝身體頓住,眼里的淚就在眼眶邊轉著圈圈,許久,她才抬起頭看向他。

    顧長夜心頭的怒火,在花枝抬頭的一瞬,被她滅了一大半。

    她那一雙圓圓的眼睛,滿目淚光地望著他,臉上沾滿灰塵,像一只可憐兮兮得小狗,此刻眼睛里,只剩下掩飾不住的驚懼與對他纏綿的依戀。

    花枝看著他,‘哇’的一聲大哭出來,直接撲到他身上,緊緊地抱著他的腰。

    她忘記顧長夜平日里所有的冷酷狠戾,只記得眼前這個男人,每次當她需要他時,他都會出現,拿走了她這些年所有的歡喜和愛慕。

    “顧長夜,救我!不要,讓他們把我賣掉......”她一邊哭一邊抽噎地說著。

    顧長夜皺眉,低頭看著趴在自己胸膛上大哭不止的花枝,向來冷若冰霜的眉眼,此刻卻有些動搖。

    身后那三個男人也已經追上來,看到花枝抱著一個人在哭,三個人兇神惡煞地上前,要把花枝抓住。

    “媽的!叫你跑!老子一會兒就打斷你的腿,看你還怎么跑!”獨眼龍罵罵咧咧的朝花枝伸出手。

    顧長夜一直低著頭,面色緊繃地看著花枝,眼看著獨眼龍的手快要碰到花枝時,一腳便踹在獨眼龍的胸口上。

    “她的腿我還沒打斷,哪里輪得到你。”顧長夜冷聲說道,一身的陰冷。

    獨眼龍吃痛的捂著胸口,“你他媽是誰啊?!敢管老子閑事,不要命了!”

    顧長夜眼底是涌動的戾氣。

    “閑事?我的奴仆,怎么成你的‘閑事’了?”

    “你的?”那三個人互相看看。

    然后獨眼龍的臉瞬間猙獰,“兄弟們,不用怕他,他們就兩個人,把小丫頭搶回來!”

    說著,三個人就擼起袖子打過來。

    顧長夜半點動作未有,神情淡淡地看著他們。

    李叢握緊腰間的佩刀,“王爺,這幾個人怎么收拾?”

    “活口。”他淡漠地說道。

    顧長夜交代完,李叢便放開佩刀,空手直接朝那三人迎面走去。

    花枝還沒有從恐懼中出來,完全不知道周圍發生的事情。

    顧長夜蹙眉。

    “你還想抱多久?”他沒有波瀾的說道。

    花枝沒有聽到,只是緊緊抱著他。

    見她沒有放開的意思,顧長夜眉心煩躁的一跳。

    他抬起手,準備在她的頭頂狠敲一下,將她敲醒。

    可手眼看就要敲在上面時,顧長夜倏然停住。

    因為受了驚嚇,花枝連發絲都在微顫,嬌小的身子緊貼著他,無聲的訴說著她多么的依賴他。

    他將她帶回家時,她還只是個孩子,和憐兒的年紀一樣大。

    八歲的她,什么都不懂,不知為何會家破人亡,不知自己為何身在鬼市,被人當做商品變賣,不知為何所有的苦痛都落在她一人身上。

    然后,顧長夜出現了,向她伸出手,成為她的依靠,也成為她生命里的那個唯一。

    我愿意把命搭上,換王爺一生順遂平安。

    想起她的話,顧長夜的眉心皺的越發深。

    第一次,顧長夜意識到,或許她的世里真的除他以外,再無其他。

    鬼使神差,顧長夜的敲打落下時變了味道。

    他的手落在花枝的發頂,像是撫摸小貓一般輕撫著,手心之下皆是她柔軟的發絲。

    發頂的輕撫,讓花枝感到格外的安心,整個人慢慢鎮定下來。

    許久,她抬起頭看向他,眼底有許多不確定。

    “王爺?”

    顧長夜看著她一怔,轉瞬便繃起臉色,將她兇狠地推開。

    “臟死了。”他沉聲說道。

    花枝想到自己剛剛緊緊地抱著他,臉上微紅。

    “對不起王爺,我......”

    “回府再收拾你。”

    顧長夜冷聲打斷她的話。

    可不知為何,花枝卻覺得今日,他的冰冷是裝的。

    花枝才想起那三個要賣掉她的人,轉頭看去時,發現他們已經都被李叢捆起來。

    “王爺,好了。”

    李叢齜牙一笑。

    顧長夜微微點頭,“回府。”

    這三個人一押回王府,便被關進王府設置的禁室里。

    顧長夜并不急著審問他們,而是在正堂先審問花枝。

    花枝之前身上的傷還未痊愈,因為受到驚嚇,還在鬼市跑了一通,身后的傷被牽扯到,此刻的臉比平日還要蒼白,額頭上也滿是虛汗。

    她將今日所有的經過都告訴給顧長夜。

    聽完,顧長夜挑眉,“你聽見他們說,有人要毀你的容?”

    花枝有氣無力地點點頭。

    顧長夜冷笑,“所以,你是被擄走的,不是想逃跑?”

    花枝錯愕地抬起頭,然后連忙搖頭。

    “不是最好!”顧長夜板起臉,警告道:“不要動歪心思,若是讓我知道你想逃跑,我定會打斷你的腿。”

    花枝有些委屈地看著他。

    她從沒有想過要逃出王府,相反,她希望留在這里。

    因為,這里是離他最近的地方。

    這時,沈憐走進正堂。

    看見花枝完好無損的跪在地上,她的眼中閃過一抹怨毒。

    “小叔叔,我聽說阿奴的事情了。”

    沈憐一副后怕的樣子小跑向顧長夜,拉起他的手急忙問道:“小叔叔把那三個人抓回來了?打算如何處置他們?”

    顧長夜看著跪在下面的花枝,沉聲說道:“明日我會親自審問他們。”

    聽到顧長夜要親自審問,沈憐的手心緊張的溢出汗來。

    絕對不能讓顧長夜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安排的......

    ......

    夜深,人靜,禁室的門被緩緩推開。

    “你們三個可以走了。”

    被綁住的三個人一眼便認出,來人便是他們的雇主。

    “是你!”獨眼龍大叫一聲。

    沈憐卻表現的淡然,解開他們身后的繩子,“你們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三人急忙從地上爬起來也不敢再逗留,轉身便要離開。

    沈憐忽然叫住他們。

    “等一下!”她從身上拿出一包油紙袋,“這是些干糧,你們拿著路上吃吧。”

    三人感激的看著她。

    胖子眼含淚光,“姑娘真是個善人,將來定會有好報的。”

    “好了!你們快走吧。”

    三人點頭,然后急匆匆地跑出去。

    沈憐看著三人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臉上的笑意慢慢消退,轉而變成一副陰毒的模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