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章 賀禮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章 賀禮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看到坐在沈憐身旁的花枝,顧長夜的臉陡然陰沉下去。

    “她怎么會在這?”

    “小叔叔,阿奴被嚇得大病一場,我看她平日里吃的飯菜都很寡淡,沒什么營養,便想叫她過來和我們一起,給她補補身體。”

    沈憐柔聲說著,儼然一副十分關心花枝的模樣。

    花枝的視線和顧長夜對上,又驚慌的急忙躲開。

    此刻,她才感覺到,什么叫作如坐針氈。

    她做夢都沒想過,和顧長夜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過。

    因為,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顧長夜那么討厭她,又怎么可能容忍他們坐在一起吃飯呢。

    “讓她滾,看見她我就倒胃口,怎么吃的下飯。”顧長夜冷聲道。

    看,果然是這樣。

    花枝低下頭,忍不住苦笑。

    沈憐卻仍然不肯放過花枝。

    “小叔叔,我很喜歡阿奴,雖然之前她是做過幾次錯事,可是本性不壞,我想和阿奴做好朋友。”

    顧長夜的眉頭皺的更深,“憐兒,你是什么身份,她怎么能和你做朋友。”

    沈憐情真意切的開口:“此事無關身份......”

    “阿奴的身世同我一樣可憐,只是我有幸能得小叔叔垂愛,可我每每想起,若我沒遇到小叔叔,現在過得一定是另一種生活。”

    花枝在一旁聽著,越發不明白她想要做什么。

    忽然,沈憐眼中閃過歡喜的光芒,“不如,也讓阿奴叫您小叔叔吧!這樣我便和阿奴是親姐妹了!”

    花枝皺眉,剛想開口拒絕,一旁的顧長夜忽然低聲吼道:“不行!”

    二人皆被顧長夜的吼聲嚇了一跳。

    “小叔叔,您為何如此生氣?”沈憐裝著難過的樣子問道。

    為何生氣?

    生氣的理由有太多,可顧長夜也找不到此刻心中惱火的源頭。

    歸根結底,那便是因為她是溫云歌的女兒,她不配!!

    顧長夜向花枝走去,一身的清冷矜貴,好看的薄唇輕啟,從唇瓣之間吐出世間最寒冷刺骨的話。

    “因為她骯臟、低賤,一個滿腹心機,滿口謊言的卑賤奴仆,還妄想獲得和你一樣的尊貴?她不配!別拿這種事情惡心我!”

    最后一個字落下,他已經走到花枝面前,雙目里是冰冷、輕蔑、厭惡,都是花枝熟悉的東西。

    花枝咬住下唇,雙手放在雙腿上,緊緊攥住衣擺。

    而沈憐也皺著眉頭看著顧長夜。

    她今日這么做,本來就是想試探顧長夜的反應,卻沒想,他的反應實在太過異常。

    顧長夜失控了。

    此事,他冷聲拒絕,侮辱花枝,說她不配,不和她同桌用食,都可理解。

    但他是個從不會將心思表露在臉上的人,無論如何生氣,他從來都是表現的冷漠,不會輕易將喜怒展露給他人,可今日,他的臉上滿是怒氣。

    這讓沈憐心底很不舒服。

    “王爺說得對。”

    花枝忽然開口。

    顧長夜的眉心隨著她的聲音一跳。

    她抬頭看向顧長夜,苦澀的一笑,“我有自知之明,我身份低賤,自會守好一下人的本分,王爺是主人,我是仆人,此為界限,這輩子,我都不會逾越過這條線。”

    花枝站起身,卑微的低下頭。

    “影響了王爺的食欲,是我的不該,我這就離開。”

    說完,花枝便大步的走向門口,匆匆地離開。

    而顧長夜因為她的話,額頭的青筋肉眼可見的突起。

    明明她說的每一個字,都是顧長夜想要警告她的。

    可為何,從她的嘴里說出來,如此的惱人!!

    “小叔叔?”沈憐看著顧長夜,輕聲喚他。

    可顧長夜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陰沉著臉色甩袖轉身,一言不發的離開。

    沈憐握緊拳頭,越發對顧長夜這不正常的反應感到惱火......

    花枝匆匆地回到自己的小破屋,關上門后,再也控不住的哭起來。

    她知道自己配不上顧長夜,也知道他討厭她。

    明明知道這些,也早就決定過藏好心意,可今日聽顧長夜說她不配的時候,她還是覺得難過。

    轉眼立夏時節。

    越加臨近太后壽辰,顧長夜精心挑選了百鶴朝仙圖作為壽禮,置放在藏寶閣中。

    因為生怕壽禮有半點閃失,王府內增派了不少顧長夜的親衛,各個都板著臉,弄得府里的下人也跟著緊張,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所有人都清楚,顧長夜為何如此看重這個賀禮。

    當今皇上是顧長夜的哥哥,二人關系十分親厚,當初皇子們爭奪皇位時,是顧長夜甘愿放棄皇位之爭,只為幫他一步一步精心謀劃,將皇位奪到手中的。

    也因為此,當今皇上登基之后,第一件事,便是為顧長夜洗去罪妃之子的這個身份,將所有他應得的尊貴,都歸還于他。

    可這位太后,卻并不信任顧長夜,一直認為他狼子野心,處處針對,就等著抓到顧長夜的錯處,將他除掉。

    偏偏顧長夜這人步步為營,在朝中的位置越發穩固。

    可若是賀禮出現問題,恐會借此尋顧長夜的錯處,狠狠打壓他。

    眾人知道此中因果,自然也跟著變得謹慎,畢竟若是顧長夜有事,整個恭王府怕是都要跟著遭殃。

    花枝被李婆婆支使整理王府內的雜物,收拾好時,已經是子夜。

    花枝扭動著累得酸痛的脖頸,一邊走一邊盤算著明日的事情。

    忽然,從一旁的長廊里,傳來一個極其細碎的腳步聲,像貓一樣微弱。

    那條長廊是去往藏寶閣的必經之路。

    若換作平日,花枝只會當做是野貓,不會放在心上。

    可今日,她卻隱隱不安。

    思來想去,花枝還是決定過去看看。

    穿過長廊,那種不安的感覺,越發嚴重。

    怎么今夜沒有見到一個巡邏的親衛呢?

    花枝蹙眉。

    剛走到藏寶閣前,她慌張的在一處角落躲藏起來。

    一個蒙面黑影,正在藏寶閣前,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樣。

    花枝有些不知所措。

    這個人一看便是想對賀禮不利,可顧長夜的那些親衛呢?他們不是應該守著藏寶閣嗎?

    眼看著黑衣人就要打開藏寶閣的門進去了,花枝著急的跳腳。

    她該怎么辦?如果不阻攔,賀禮一定會被偷走,到時顧長夜肯定會被太后針對。

    可是她又該如何阻攔呢?她又不會武功,跳出去,估計不過就是找死,現在跑去告訴顧長夜,怕是也來不及了。

    花枝一咬牙。

    無論如何,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她跳出去弄出些大動靜,或許,能引起府里其他人的注意。

    她剛抬起腳,正準備跳出去時,一只手從身后突然伸出,緊緊地捂住她的嘴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