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章 盜賊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章 盜賊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一雙微涼的手捂住花枝的嘴,用力將她向后拉回去。

    花枝大腦一下變得空白。

    他還有同伙?

    花枝的眼淚被嚇得掉出來,使出全身的力氣,想要掙脫這只手跑掉。

    緊接著,身后傳來顧長夜特意壓低,十分不耐煩地聲音。

    “哭什么?別亂動!”

    花枝一愣,微微側臉看過去。

    顧長夜站在她的身后,皺眉看著遠處專心致志開鎖的黑衣人。

    花枝便一直呆愣的側頭望著他。

    良久,顧長夜被她的視線盯得心煩,也未看她,沉聲說道:“看什么?”

    花枝尷尬的收回視線。

    自打沈憐逼著她一起吃飯那次之后,花枝一直躲著他,且躲得很好,偌大的王府,當真一次照面都未打過。

    想到顧長夜那次說的話,花枝心底又一陣傷心。

    花枝將視線轉向遠處的黑衣人,眼下,這個黑衣人才是最先要處理的。

    她剛想張嘴問顧長夜怎么辦,忽然發現他的手,還保持著從背后伸出,捂住她的嘴的姿勢。

    花枝的臉忍不住紅起來。

    這個姿勢,實在太像被他圈在懷中了。

    她不知要怎么提醒他放手,猶豫片刻,微微張唇,在他的手心中發出悶悶的聲音,“王爺......”

    隨著這兩個字,她的嘴唇微動,顧長夜能感覺到她柔軟的唇瓣,輕輕滑過他的手心,好像在親吻一樣。

    顧長夜的心頭猛地一跳。

    緊接著,他低頭怒視著花枝。

    被顧長夜突然兇狠地瞪著,花枝下意識的瑟縮一下,可又不知自己哪里招惹到他。

    這時黑衣人已經打開藏寶閣的房門,一閃身便鉆進屋內。

    顧長夜松開花枝,眉頭緊鎖著重新看向藏寶閣。

    見他沒有半點動作,花枝心里有些著急,“王爺,那人一定是沖著賀禮來的,我們叫人來吧”

    顧長夜微微挑眉,視線涼涼的看向她,“你這么著急做什么?”

    “因為......”

    花枝差點脫口而出因為擔心他,可話到嘴邊又拐了個彎,“因為,賀禮要是出事了,搞不好整個王府都會遭殃。”

    顧長夜冷笑,原來是怕死。

    “放心,你要死,也只會死在我手上。”

    顧長夜說的沒錯,她的生死都在他的手中。

    沒一會兒,黑衣人從屋內走出來,懷中多出一個包裹。

    花枝倍感緊張,顧長夜突然沖出去,未等花枝反應過來,二人已經打在一起。

    顧長夜一把扣住黑衣人的手腕,厲聲問道:“誰派你來的?”

    黑衣人不作答,抬腳就要把顧長夜踹開。

    花枝躲在角落里干著急。

    她想幫顧長夜,又什么都做不到,可讓她干看著,她也做不到。

    “來人啊!有刺客!!”

    顧長夜和黑衣人被花枝突然的喊聲,皆弄得一愣。

    花枝想,她幫不上忙,總有人能幫得上,所以,這才扯開嗓子大喊起來。

    顧長夜比黑衣人先反應過來,一腳踹在他的腹部,便聽見黑衣人悶哼一聲,倒退了四五步。

    這個人的身手很厲害,甚至遠在李叢之上,都城內能打過李叢的,也就寥寥幾人。

    若不是剛剛花枝分散掉他的注意力,顧長夜也未必能得手。

    “說!誰讓你來的!”顧長夜冷聲問道。

    黑衣人喉嚨里發出聲冷笑,“王爺,好身手啊!”

    顧長夜緊皺眉頭。

    忽然,一個身影小跑過來。

    “小叔叔!”沈憐焦急地看著這邊。

    她一聽到有刺客,便十分擔心顧長夜的安危,這才急忙跑過來。

    看到她,顧長夜一驚,“憐兒?快離開!”

    他的話音還未落下,黑衣人已經向沈憐投出一枚暗器。

    顧長夜再顧不上黑衣人,急忙跑向沈憐,一把將她扯入懷中,暗器剛好從顧長夜的肩膀處擦過去。

    再回頭時,黑衣人已不見蹤影,畫也被他帶走。

    “小叔叔,我好害怕!”沈憐窩在顧長夜的懷中,低聲的哭起來。

    顧長夜眉心不停地跳著,許久,低聲嘆出一口氣。

    “沒事吧?”

    沈憐抬起頭看向他,然后又將頭埋進他的懷中,緊緊地抱住他的腰。

    “小叔叔,你抱我一下好嗎?”

    顧長夜皺眉,然后將沈憐的手從腰間拿開,“憐兒,注意禮數。”

    沈憐暗暗惱火,顧長夜總是把她擺在親人的位置上。

    花枝從角落里走出來,有些擔憂地看著顧長夜,“王爺,畫被搶走了......”

    顧長夜陰沉著臉轉身走進藏寶閣。

    屋內皆擺放的是珍稀名貴之物,正對大門的那面墻上掛著一幅畫,原本百鶴朝仙圖便是掛在這個位置。

    此刻,卻被換成另外一張畫。

    畫上,四五個諸侯模樣的男人,踩在龍袍之上,身后是滔天的火光,和無數的追隨者。

    沈憐看見這幅畫,瞬間臉色一變。

    “這,這畫......”她的聲音控制不住地顫抖。

    花枝雖然懂得沒有沈憐多,可也看出了端倪。

    這世間,哪有人敢踩在龍袍之上,這可是大罪。

    顧長夜背對著她們,暗暗勾起唇角。

    這是暗喻他想要謀朝篡位?

    顧長夜默聲走過去,將畫取下來收好。

    沈憐再按捺不住,走上前扯住顧長夜的衣袖,蒼白著一張臉看著他,“小叔叔,怎么辦?這畫可是大逆不道,是要株連九族的!”

    顧長夜神色淡淡,開口安撫她,“憐兒回去休息吧,此事我會處理好的。”

    沈憐皺眉,不肯離開。

    “后日便是太后壽辰,我們急需再被另外一份壽禮,小叔叔,讓我幫你吧!”

    “壽禮的名冊早就記錄好了,若是臨時換壽禮,你覺得太后不會以此做文章?”

    顧長夜說完,沈憐的臉色更加蒼白,“那我們怎么辦,真正的畫,已經被剛剛那人拿走了啊!不如,我們和太后實話實說吧,就算有人換走了畫,我們是被陷害的。”

    太后就等著抓他的把柄,又怎會聽這種蒼白的解釋。

    顧長夜眉眼淡淡,沒有半分因此事慌張的樣子,“憐兒回去休息吧!此事不用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可是......”

    “沒有可是,回去吧。”他開始有些不耐煩,直接打斷沈憐的話。

    沈憐被他的語氣弄得一愣,然后氣惱的轉身離去。

    看著她走遠,顧長夜轉過身,發現花枝竟然還在這里。

    顧長夜皺眉,“你怎么還在這?”

    花枝頗有些嚴肅地看著他。

    許久,她抬腳走到顧長夜面前,拿出身上干凈的帕子,按住他肩膀上被暗器劃出的傷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