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章 其罪當誅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章 其罪當誅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李叢看向桌上的畫,瞬間了然。

    “王爺,這是阿奴畫的。”

    聽到這個名字,顧長夜額頭的青筋跳了跳,咬牙切齒地說道:“我知道。”

    他當然認得花枝的筆觸。

    “她為何會有金箔宣紙和白玉畫軸?!”

    “這......”李叢被顧長夜兇戾的視線盯的發慌,支支吾吾地回道:“王爺,阿奴她拜托我找這兩樣東西,所以......”

    顧長夜冷聲打斷他的話,“所以,你便用本王的東西去討好她?”

    這話讓李叢頓時冒出冷汗,連忙搖頭。

    “不是王爺所想的那樣,我是見阿奴好像是想幫王爺,王爺一直不待見阿奴,她一個姑娘家家,平日里沒少因此受欺負。”

    “我想,若是讓王爺看到阿奴好的一面,或許王爺會對她有所改觀,所以才將這兩樣東西交給她。”

    聽他說完,顧長夜起身走到李叢面前。

    他比李叢還要高出一個額頭,身上的氣勢,讓人不寒而栗。

    “李叢,做好你的本職,不要多管閑事。我待誰如何,還輪不到你來管。”

    顧長夜的每個音節,都帶著陰冷。

    李叢的身體僵直,半晌才從驚恐中回過神,微微點頭。

    “是,我知道了,王爺。”

    “退下。”

    李叢低著頭準備轉身。

    “等一下。”

    顧長夜又忽然出聲叫住他,“金箔宣紙與白玉畫軸的錢,從你的月俸中扣掉。”

    “啊?!王爺......”

    李叢看著顧長夜冰冷的視線,又硬生生地將話咽回喉嚨里,只能委屈地轉身離開。

    顧長夜坐回到書桌前。

    那幅畫重新落進顧長夜眼底,勾挑著他的心神。

    他合上眼,腦子里想的全是花枝的事情。

    哪怕她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可要將百鶴朝仙圖問問完整的臨摹下來,也是要費些時力的。

    顧長夜越發分辨不出花枝的行為,哪些是真的她,哪些是裝模作樣討好他的。

    她畫這幅畫,也是因為害怕王府遇難,會牽連到她嗎?

    顧長夜猛地睜開眼。

    他搞不懂此刻自己心頭的躁動,是因為惱火還是其他,便拿起桌上的畫軸,大步走出書房,朝花枝住的小院走去。

    月色皎然,空中一片星河燦爛。

    花枝正在馬棚前,給馬匹換新鮮的飼料。

    月光剛好灑在她的身上,留下皎潔的月輝。

    顧長夜緊握著畫軸,心底是無名之火。

    可他走進院子里,目光落在她的背影上時,那股怒火,皆化成云煙,飄散而去。

    他蹙眉看著她。

    花枝彎腰抱起一堆干飼料,又直起身子,笑著將飼料放入馬槽中。

    唇邊淺淺梨渦,裝的是滿滿的甜意,晃的人心猶若飲酒一般,醉意朦朧。

    那么干凈的笑,讓顧長夜忽然萌生出想要觸碰的沖動。

    花枝收拾好馬槽,滿意地轉過身,卻被身后無聲無息出現的顧長夜嚇到。

    在看清是他后,花枝心中暗暗歡喜。

    顧長夜回來了,而且是完好無損的回來了。

    那么,她的畫蒙混過去了?

    她也只是歡喜片刻,便將眼底的情緒掩蓋起,低下頭卑微的走上前。

    “見過王爺。”

    她的聲音讓顧長夜回過神。

    看著花枝低著的頭,顧長夜竟一時忘記自己來這里是要做什么,蹙眉想了許久,看向畫軸才猛地想起來。

    “這是你畫的?”顧長夜打開畫軸,冷冷地問道。

    花枝微微抬頭,看見畫,眼底閃過驚訝。

    這畫怎么還在他的手中?他沒有獻上去?還是說被太后發現此畫是贗品的事情了?

    花枝不得其解,可顧長夜此刻完好地站在自己面前,只要他安好,畫在何處花枝并無所謂。

    “不,不是。”

    花枝有些心虛的否認。畢竟此前顧長夜已經警告過她,不要多管閑事。

    顧長夜的怒火,再次被她的回答點燃。

    她分明是在說謊。

    還說什么從不會對他說謊,眼下這不是說謊是什么?

    “金箔宣紙和白玉畫軸皆是千金難買之物,恰好我收藏的兩件這幾日不見,若是抓不到賊人,只能讓負責看管的李叢以死抵罪了。”

    說著,顧長夜冷哼一聲就要轉身離開。

    花枝一聽滿面震驚。

    那兩樣東西,是顧長夜的?這么說,那些都是真物,并不是仿制?

    顧長夜一副馬上要找李叢興師問罪的模樣。

    準備轉身時,花枝慌張地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想制止他離開

    她沒想到李叢會如此膽大,敢偷顧長夜的東西給她。

    可她也不想李叢因此受到責罰。

    “是我,是我逼著李侍衛這么做的!”她看著顧長夜,急切地說道。

    顧長夜的視線,迅速地劃過自己衣袖上那只嬌小的手,然后落在花枝的臉上。

    就憑她,有何能耐去逼著李叢做這些?

    花枝看出他并不相信,又急切的解釋,“我說的都是真的,是我死纏爛打,才逼的李侍衛不得不幫我,王爺要罰就罰我吧!”

    “所以,你承認這畫是出自你之手?”

    花枝倏然怔住。

    紙和畫軸的事承認了,便等于也承認了畫的事。

    “阿奴,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聰明。”顧長夜轉過身和她面對面。

    從他的聲音里,花枝聽不出喜怒,但花枝知道自己又做錯事了,怯懦的低下頭,不敢再看他。

    她從來不敢在他的面前耍小聰明。

    “這畫是什么意思?我不是讓你不要多管閑事!”顧長夜板起臉,冷聲問道。

    半晌,才開口喃喃道:“賀禮被換成那種畫,可是滿門抄斬的罪。”

    顧長夜閃過不屑。

    “柔麗之事,我還當你膽子大,不怕死,沒想到你也怕滿門抄斬。”

    花枝的心隨著他的話停了一下。

    半晌,她有些失神地說道:“滿門抄斬這種事,一輩子經歷一次就夠了......”

    花枝的聲音漸漸弱下去。

    顧長夜知道她在說花府的慘劇,眉眼跟著陰沉下去。

    想到花府的慘劇,顧長夜沒有半分憐憫。

    溫云歌乃至整個花家的死,都是他們應得的!

    阮靈的死狀浮現在眼前,回想起那個畫面,顧長夜的雙手又顫抖起來。

    下一秒,怒火涌上頭,他猛地抓住花枝的手腕,將她粗暴的扯向自己。

    “你可知,其罪當誅的意思?”顧長夜陰冷的問道。

    他們所犯下錯誤,便應當用命償還!

    花枝揚著小臉有些慌張地看著他,有疑惑地看著他,不知他為何這么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