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章 剿匪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章 剿匪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仰頭看著他,明亮的眸子燦若星辰,此刻不解地看著他。

    顧長夜不喜歡她的名字,似乎也很討厭她的過去。

    可花枝從沒有細想此事,畢竟她是罪臣之女,身份低賤,顧長夜討厭也很正常。

    花枝一雙滿是星河漣漪的眸子,有些抱歉地望著他。

    顧長夜還想再說什么,可話卻忽然堵在喉嚨里,心隨著她眨眼的動作,失控地跳了一下。

    “王爺?”

    忽然,小舞的從院外走進來,奇怪地看著二人。

    見有旁人,顧長夜收斂神色,將花枝甩開。

    “擅作主張,偷拿王府財物,阿奴,你還真是膽子越來越大!”

    花枝低著頭,等著顧長夜處置自己。

    “明日起,王府內所有下人的衣服都由你清洗,若是敢偷懶,你的手就不用留了。”

    說完,顧長夜甩袖離開。

    小舞慌張的走到花枝身旁,“阿奴,怎么回事?怎么王爺又要罰你?”

    花枝低聲嘆氣。

    洗衣服總比挨板子強,這么想著,花枝倒覺得這次是顧長夜手下留情了。

    顧長夜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

    他氣惱地回到自己的臥房,才發現手里還緊握著畫軸。

    怎么可以如此輕易的放過她?

    顧長夜看著畫軸發怔,眼前浮現出剛剛花枝的模樣。

    他還記得她手腕肌膚的觸感,柔軟細膩,哪怕他只是微微用力,都會在她的肌膚上留下痕跡。

    顧長夜命人打了盆清水,用力的搓洗著那只手,可那種觸感就是無法抹除,擾的他整夜不安寧......

    第二日,顧長夜要帶兵剿匪一事,便傳滿整個都城。

    人人都稱贊顧長夜英勇神武,為民除害,可沈憐聽到這消息,卻沒有半分喜悅。

    她沖到顧長夜的書房,也顧不上平日里的淑女模樣,直接推門進入。

    “小叔叔,你真的要帶兵剿匪?!”沈憐焦急地問道。

    見她連門都未敲,顧長夜微蹙眉頭,卻并未斥責她,而是抬頭回答她的話。

    “是。”

    “不行!我不許你去!那幫山匪窮兇極惡,我不許你涉險!”

    看她焦急的模樣,顧長全當她這是小輩的關心。

    “皇上的命令,不得違抗,不必擔心,我不會有事的。”他淺聲安撫。

    可他這副不咸不淡的樣子,反倒讓沈憐更加不滿。

    難道顧長夜還不明白嗎?她的心思,不是小輩對長輩,而是一個女子對心愛之人的擔憂。

    “你要我如何不擔心?我心心念念的是你,牽掛的是你,你不明白嗎?”

    見她的話開始往奇怪的方向發展,顧長夜臉色緊繃起來。

    良久,他收回視線,繼續看著手中的書,冷漠的回道:“憐兒,你的年紀尚小,還分辨不出何為男女之情,剛才那些話,并不適合對你的小叔叔說出口。”

    沈憐也惱火起來,“不適合?那我再也不叫你小叔叔了。顧長夜,總適合吧!”

    顧長夜眉心煩躁地跳了一下,“再不知分寸,我便要罰你了。”

    “那便罰我吧!”

    喊完,沈憐便轉身氣惱的跑出去,因為顧長夜再一次拒絕了她的心意,沈憐心中滿是怒火。

    途經后院時,沈憐看到正在清洗衣物的花枝。

    她的面前,是堆得如小山般的衣服。

    沈憐的心頭正好有氣無處消解,看見她便大步走過去。

    “小姐。”

    花枝仰頭看著倏然出現的沈憐,先是一瞬的驚訝,然后急忙低下頭,卑微的開口喚她。

    每次沈憐出現都不會發生什么好事。

    沈憐危險的瞇起眼俯視著她。

    “阿奴,你喜歡王爺嗎?”

    她驀然問出這么一句,將花枝驚得一身冷汗。

    “小姐再說什么?我這種身份,怎敢有這種想法。”

    花枝急忙否認,頭更低了幾分。

    她說不敢,可沈憐依然不滿意,忽然抬起腳,直接踩在花枝的頭上,將她硬生生地踩到還泡著臟衣服的盆里。

    花枝吃痛的悶哼一聲。

    “不敢?”沈憐冷哼,“不敢就別總在他身邊晃,我看見了糟心!”

    說著,她還用腳掌在花枝的頭上狠狠的碾著。

    頭頂是鉆心的疼痛,花枝實在忍不住,從喉嚨間溢出一絲嗚咽。

    出了氣,沈憐慢慢收回腳,唇邊掛著一抹滿足且得意地笑。

    “顧長夜是我的,你這下賤的身份,也就配得上豬狗,早晚我會將你趕出王府的!”

    花枝的上半身,還保持著趴在盆中的姿勢,直到聽見沈憐的腳步聲走遠,她才撐起身子。

    額角剛剛不小心磕在盆底上,此刻又紅又腫,衣襟也被染濕一大片。

    透過水面,她看見狼狽的自己,最后無奈地苦笑起來。

    顧長夜是沈憐的。

    拋去二人之間的關系,他們的確是登對的,最起碼沈憐身世清白,樣貌也不差。

    花枝用袖子抹了一把臉上的臟水,端起木盆朝院外走去。

    沒想到迎面便碰上正準備出府的顧長夜。

    看見花枝滿身狼狽的樣子,顧長夜微微蹙眉。

    看到他,花枝急忙低下頭,一副惶恐的樣子。

    顧長夜眉間的褶皺更深幾分,一身寒氣向前走去,和她擦肩而過。

    花枝躊躇著轉過身,看向他冷酷的不近人情的背影,額發上落下的水,剛好落在她眼里,惹得她眼前一陣模糊。

    心若冰山的他,此生只會偏寵著沈憐一人。

    面上再裝的多鎮定,可是她自己最清楚,她有多么的喜歡顧長夜,哪怕在他身上嘗盡苦頭,可花枝的心底依然珍藏著他的名字。

    她強壓下心頭的難過,將木盆里的臟水倒掉,轉身時不小心撞上兩個小婢女。

    被花枝撞到的兩個人都分外不滿,像是怕沾上晦氣一樣,惡狠狠地瞪她一眼,便越過她離開,一邊走一邊低聲議論著。

    “王爺這次剿匪就只帶五百人去,我可聽說那幫山匪兇惡的嚇人,吃人肉!喝人血!皇上怎么能給王爺這么少的人,這萬一,萬一要是......”

    “噓!你小點聲,這話要是讓王爺聽到肯定要挨板子的,王爺是什么人,一幫小山匪算什么,估摸著帶十個人就夠了。”

    “可前些時日,去剿匪的鎮北都尉就沒能回來,被那幫山匪殺了不說,還把尸體掛在山頭上,囂張的挑釁,這要是王爺也遭這么一番,我們王府不就完了。”

    聽到這花枝就驚得停住腳步。

    鎮北都尉剿匪一事她有聽聞,只是這事情后半段,她也是剛剛才知道。

    那幫山匪竟連鎮北都尉都敢殺!

    聽到顧長夜會有危險,花枝的心再不能安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