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章 貼身侍奉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章 貼身侍奉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顧長夜不帶絲毫情感的回答,李叢也沒多吃驚。

    顧長夜討厭花枝,不在乎她的死活,李叢是知道的。

    可他不明白,花枝為何要偷摸的夾在隊伍中,這不就是自找苦吃!

    “怎么?心疼了?”

    顧長夜臉色緊繃著問出一句。

    李叢感覺到顧長夜語中的不快,低頭果斷回答:“不是王爺想的那樣,只是阿奴的存在或許會拖我們的后腿。”

    “哦?”顧長夜冷笑,“若真是那樣,我會親手處置她,省的礙事。”

    李叢在心底為花枝捏了一把汗,可現在離都城已有些距離,再把她送回去是不可能了,只能祈禱她別被山匪殺了,也別被王爺逮著小辮子處置了。

    顧長夜心頭有股無名的火,一直隱隱跳動,弄得他十分煩躁。

    最后,他想到什么,冷聲開口,“阿奴是本王買回來的奴隸,你要清楚,自打她進入王府,便再無出去的日子,更不用說嫁人之事。”

    這沒頭沒尾的話,讓李叢一頭霧水。

    顧長夜卻未再多說什么,拉起韁繩,加快前行的速度。

    天色暗下之前,顧長夜的隊伍到達驛站。

    花枝一直沉浸在可以休息的喜悅之中,可進到侍從們住的房間時,花枝才意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他們睡得是大通鋪!

    七個人睡一張通鋪,就意味著,入夜她便要睡在這些男人中間。

    花枝的臉瞬間漲紅,她怎么傻得連這些事都沒想到,她是女兒身,混在這幫男人里,肯定有許多不便啊!

    好不容易可以歇歇的侍從們,一進屋便開始脫起衣服,花枝的臉便漲的更紅了幾分,瞄見有的人都準備脫褲子了,她急忙慌張的轉身沖出屋內。

    屋外微風拂面,卻半分不減她臉上的灼燒感。

    花枝懊惱自己的蠢,連這一路上多少的不方便都未想到,急的直跺腳。

    看來,今夜只能在屋外湊合一夜了。

    剛勉強安撫好自己,身后的門忽然打開,幾人走出,看見她直愣愣地站在門口,一個男人走上前,大大咧咧的一把攬過花枝的肩膀,笑道:“發什么呆呢?走!帶你洗澡去,一身的汗,都快臭死了!”

    洗,洗澡?!

    花枝一張小臉立刻緊皺起來,掙扎著想要從男人的手中逃走,故意粗著嗓子說道:“不!不用了!我不臭!”

    看她扭捏的模樣,眾人大笑,“你小子怎么跟女人一樣,洗個澡扭捏什么?”

    她就是女人啊!!

    花枝在心里一陣咆哮,卻也只是在心里,不敢真的說出口。

    “得了!走吧!”

    任花枝搖頭死命拒絕,那幾個人不肯放過她,生拉硬拽的將花枝帶向沐浴的地方。

    李叢急匆匆地跑向顧長夜的房間,到門口時,又強讓自己鎮定下來,敲了敲門。

    “進。”

    顧長夜放下手中的書卷,看著李叢走進來,神色異樣地說道:“王爺,不好了!”

    他微微挑眉,“什么事?”

    李叢急忙走到他身旁,彎下腰低聲說:“阿奴被侍從們帶去洗澡了。”

    顧長夜冷眼看向他。

    他還以為是什么事情不好了,原來是花枝。

    顧長夜并不想聽到關于花枝的事情,不甚關心地說道:“既然能跟來,她自己就一定能解決。”

    “這,王爺,這不太好吧,阿奴她畢竟是姑娘家,這樣清白不都被糟蹋......”

    李叢話說到一半,便被顧長夜周身越發陰冷的氣勢堵了回去。

    “下去!”顧長夜冷喝一聲。

    李叢雖不忍心花枝被人占便宜,掙扎半天,最后還是無可奈何的退下。

    可顧長夜卻再無法靜心看書。

    是花枝自己不自量力,夾在侍從中,眼下遇到的一切她都早該想到,更何況,她做過官妓,早就不干凈,又何來糟蹋一說!

    想是這么想,可顧長夜依然看不進書卷上的字。

    他自己都未察覺,此刻他的唇緊抿著,臉色十分難看。

    李叢剛走出十步遠,便聽到身后傳來顧長夜的吼聲。

    “李叢!把所有侍從都給我叫來!!”

    李叢一喜,心想王爺還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不消片刻,十三個侍從聚在驛站的堂口前。

    花枝暗暗在心里想,顧長夜又救了她一次。

    若是顧長夜的命令再晚來一步,她怕是就要長針眼了。

    顧長夜一身墨青色騎服,冷冽的走向他們。

    花枝抬眼偷瞄他,看著他走近,急忙將頭低到胸前,心又開始打起鼓來。

    這么近,她不會露出什么破綻吧?

    “本王需要一個人貼身侍奉。”

    顧長夜沉聲說道,視線淡淡從十三個人身上掃過,最后停留在一直低著頭的花枝身上。

    他抬腳走到花枝面前,淡淡地問道“為何低著頭?”

    花枝又驚又懼的緊閉上雙眼,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顧長夜就站在她的面前,只要她抬起頭,他就一定會發現。

    到時她該如何解釋這件事?

    見花枝許久未回答,顧長夜便耐著性子等她。

    “說話。”

    花枝雙手緊張的抓著衣角,咬著下唇,不敢松口。

    只要她出聲,顧長夜也肯定能認出她,可她了解顧長夜的脾氣,若她此刻不回答,也是免不了懲罰的。

    一旁的人看見花枝瑟瑟發抖的樣子,有些不忍的替她開口解釋道:“回王爺,這小子跟個姑娘似的,膽子小的很,王爺饒過他一次吧!”

    “呵,姑娘?”顧長夜的喉嚨里滾出一聲低沉的笑聲。

    他忽然好奇,花枝這么笨到底能隱藏幾日。

    他輕咳一聲,“既然像姑娘,那心思一定細膩,就你來貼身侍奉吧。”

    花枝被嚇得沒控制好力氣,牙齒頓時咬破下唇,一股腥甜在口中悄悄蔓延。

    讓她貼身侍奉?那她不是死定了!

    花枝暗想自己怎么這么倒霉,偏偏十三個人里選中她侍奉。

    “還不走?”顧長夜轉身,沉聲問道。

    花枝步子像是灌了鉛一般,怎么也挪不動。

    她寧愿躲在侍從里,最起碼不會被顧長夜發現,趕回都城。

    若她半路被趕走,她還怎么護顧長夜。

    見她不動,李叢都跟著干著急,此生催促道:“發什么愣,快去啊!”

    花枝咬咬牙,無路可退,只好跟上。

    她跟在顧長夜的身后走進房間,立在門前她便停下腳步,身子緊繃著,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顧長夜的視線淡淡掃過她低著的頭,半晌,沉聲命令道。

    “過來,幫本王更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