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章 深夜的惡意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章 深夜的惡意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李叢心底一驚,連忙搖頭。

    他恨不得打自己兩巴掌,欠嘴多問什么!

    “王爺,我哪敢。”

    顧長夜沉聲掃過他一眼,面色冰冷的轉身走回到椅子前坐下。

    “她不知是何原因混進來,有可能是聽了誰的差使,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我才放心。既然選她做貼身侍從,那做這些不是正常。”

    李叢額頭掉下一滴冷汗,心想,顧長夜從前可從沒有讓人服侍入浴的習慣,就更別提找個女子貼身侍奉了。

    “所以,我沒有戳穿她。”顧長夜聲音淡漠的開口說道。

    李叢若連忙點頭,也不敢再多問。

    顧長夜低頭看向信件,眉頭卻不經意的微蹙起。

    他真的是這么想的嗎?

    顧長夜自己都摸不清此刻的想法。

    窗外月光高懸,孤高清冷,風推動著云向前,不知要去往何處。

    花枝站在門前安靜地等待,雖是夏夜,夜風還是有點微涼,像是要下雨的模樣。

    她從別的侍從那里借了一頂小廝帶的帽子,特意將帽檐拉低,這樣更能遮擋面容,不讓顧長夜認出她。

    許久,李叢才從屋內走出,花枝將頭低下,怕被他認出。

    李叢在她面前停了一下腳步,然后緩緩離開。

    他離開后,花枝也不敢進屋,就一直在門外站著。

    她甚至在心底暗暗祈求,顧長夜已經忘記她這么一個人,她寧愿在門外守一整夜。

    和顧長夜在一個屋子里,神經時刻緊繃著,她怎么可能睡得著。

    可顧長夜偏偏不隨她的心愿。

    “進來。”

    花枝的心跟著顧長夜的聲音微顫一下,然后緊張地揪著衣擺,貓腰走進去。

    顧長夜神色淡淡地看著花枝畏縮的模樣。

    “鋪好床榻,我要睡了。”

    花枝急忙轉身走到床榻前,利索的幫他鋪好,然后退回到原位。

    顧長夜的視線一直放在她的身上,跟隨著她的一舉一動。

    他是真的想知道花枝為什么要混到隊伍中。

    她心底裝的是什么算盤。

    顧長夜抬手指向左側的角落,“今夜你就睡這里,隨時候著。”

    花枝的身體微微一晃,卻沒有作聲。

    顧長夜起身到床榻躺下,被褥松軟舒適,花枝還細心的將褥子綢緞的一面向上,這樣更適合夏夜入睡,不易熱的出汗,弄得一身黏膩。

    他緩緩合上眼,便再沒有半點聲響。

    過了好半晌,花枝偷瞄他一眼,見他呼吸均勻,好像睡著了,才長吁出一口氣。

    她就想等顧長夜睡熟了,便出去在門外守一夜,明日一早再進屋。

    花枝輕手輕腳的吹熄燭燈,然后便準備離開。

    誰知她剛一轉身,好似睡熟的顧長夜突然幽幽開口。

    “你若敢離開這屋子半步,明日我便命人打折你的腿。”

    花枝急忙收住腳。

    顧長夜最恐怖的地方,就在于他好像能看穿她所有的心思。

    花枝甚至懷疑,是不是她早已經暴露了?

    可若顧長夜已經知道是她了,為何不戳穿她?

    花枝轉頭借著窗外透進來的的月光,看向平躺著的顧長夜,他依然閉著眼睛,白日里冷冽的側臉,此刻棱角卻變得些許柔和。

    花枝知道自己逃不過,只好乖乖的轉身,走到角落里鋪好被褥,然后和衣躺下。

    她的心不安分的跳了一陣,又慢慢安靜下來。

    本以為這樣和顧長夜同在一個屋子里,她會半分睡意都沒有。

    可大概是這兩日從都城出來,一路太過辛苦,剛躺下困意頓時襲來。

    花枝和這困意掙扎兩下,最終放棄。

    先睡吧,明日早起再去想接下來的事情。

    花枝想通后,便沉沉睡去

    屋內靜悄悄。

    兩個人輕微的呼吸聲在寂靜中,彼此交纏。

    良久,顧長夜輕聲坐起。

    窗外的月光,剛好投射到花枝睡的角落里。

    顧長夜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眸子變得寒冷。

    他起身走向花枝,站在她的榻旁,若有所思地看著她的睡顏。

    花枝睡得很熟,身上侍從的衣裳和頭頂的小廝帽子都沒有脫下,身體蜷縮在一起,整個人如同一只小貓般。

    她的睫毛很長,像蝴蝶的羽翼,微不可見的顫抖著。

    雖緊合著眼,可仍美的讓人挪不開眼。

    過去溫云歌的容顏的確被都城人人稱贊,可以說得上是沉魚落雁,但還是和阮靈不能比。

    一顧傾城,再顧傾國。

    而花枝卻比她們都要更勝一籌。

    顧長夜總是下意識地回避花枝的樣貌,可眼下卻不再回避。

    她安靜的睡著,對他不具半點威脅。

    有一瞬間,她缺乏安全的模樣,戳中了顧長夜心底的柔軟。

    像她這般大年級的少女,本應是家中的掌上明珠,被家人細心呵護著。

    憑著花枝的容貌,上門提親的人絕對可以踏破門檻。

    可花枝卻永遠不能擁有這些。

    想到這,顧長夜的臉色忽然陰沉下去。

    溫云歌的女兒怎么能擁有幸福,

    顧長夜眉眼冰冷地伸手,指尖輕輕劃過花枝的側臉。

    她睡得太熟,并沒有要醒的跡象。

    顧長夜看著她的面容,心底生出許多嫌棄。

    她丑時,顧長夜嫌棄她,她變美了,顧長夜仍對這張臉嫌棄。

    女子不同于男子,即便她們有再好的武功,可天生的體力懸殊,讓她們從古至今身份一直略低于男子。

    可也有女子,將美色作為自己的武器,她們可以禍國,也可以殃民。

    擁有這樣一張臉,顧長夜不得不想象,花枝會怎樣利用老天賞賜的這份禮物。

    想著,他忽然覺得,之前那個要將花枝毀容的人是對的。

    這樣一張臉,不該長在花枝的身上。

    顧長夜緩緩向花枝的臉伸出手。

    花枝的臉蛋生的十分嬌嫩,哪怕只是稍稍用力,都會留下點印記。

    只要在這張臉上輕輕地劃上一刀,從此美人二字,便再與花枝無緣。

    顧長夜的手停留在花枝的臉頰上,感受著她肌膚的柔軟,半晌他抬起手,暗暗將內里聚到指尖,又緩緩向花枝嬌嫩的臉蛋靠近。

    不如,今夜就讓她變回從前丑陋的模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