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章 破綻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章 破綻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忽然睡夢中的花枝蹙緊眉頭,像是做了什么噩夢。

    眼看著就要碰到她的手,猛地頓住。

    “顧長夜......”

    花枝的唇畔含糊的流出他的名字。

    顧長夜看著她皺緊的小臉,心頭被一種奇異的感覺纏繞住。

    酥酥麻麻,戳著心頭某一處的柔軟。

    這種感覺很陌生,卻讓顧長夜被寒冷包裹的心感覺到溫暖,感覺很舒服,失神的任由著這種感覺遍布四肢百骸。

    睡夢中的花枝動了動手指,唇角先是歡喜的向上牽動,緊接著有很是難過的垂落下來。

    “不要走......”

    聽到她的夢囈,顧長夜不解,她是讓他不要走?

    就因為他救過她,便讓她生出這般的依賴嗎?

    那怎么能稱得上是救,買下她,將她帶回王府,只是為了發泄自己心中仇怨。

    這些年對她百般折磨,她竟半點不恨他嗎?

    顧長夜失神的想著。

    忽然花枝翻身,轉頭時,唇瓣剛好擦過顧長夜一直未來得及收回的指尖。

    只一瞬,顧長夜便似是被什么東西咬痛一般,倏然收回手。

    他將手背至身后,又站了一小會兒,轉身重新回到自己的床榻上躺下。

    只是指尖上還殘留著柔軟的觸感,揮之不去,擾人心神......

    第二日,太陽還未升起,花枝便從睡夢中轉醒。

    她急忙爬起,整理好褶皺的衣服,將帽子又拉低幾分,看見顧長夜還再睡著,這才松口氣。

    還好,平安度過一夜。

    只是花枝還是隱隱覺得此事有些奇怪。

    顧長夜向來小心謹慎,這次怎么就沒有發現她的存在呢?

    花枝正站在門便埋頭苦思,躺在床榻上的顧長夜緩緩坐起來,神色略有些疲憊地看向她。

    “做什么呢?服侍我洗漱穿衣。”

    花枝頓了一下,然后便低著頭匆匆朝顧長夜走過去。

    顧長夜個子很高,張開雙臂等著花枝幫他穿上衣物。

    花枝本身個子小,幫他穿衣服有些吃力,她又一直低著頭,袖口一直對不上顧長夜的手。

    折騰了好半天,顧長夜終于不耐煩地搶過衣服,用手揮開她,“滾開。”

    花枝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后撤一步。

    顧長夜自己幾下便穿戴整齊,然后轉身大步離開。

    花枝小步的跟在他的身后,偷偷打量了他兩眼。

    今日他一身藏藍錦緞麒麟騎服,身姿挺拔,光是背影便氣宇軒昂。

    只是這一身,將他身上的氣勢顯得更加冷冽。

    兵馬已在驛站外整頓好,看見顧長夜走出來,李叢急忙迎上去。

    “王爺,可以出發了。”

    顧長夜淡淡的‘嗯’了一聲。

    李叢微抬眼,瞥見他面色有些疲憊,有些擔憂地問道:“王爺昨夜沒有休息好嗎?是這驛站哪里讓您不舒服了?”

    顧長夜的下巴緊繃住。

    是不舒服,可卻不是驛站的問題。

    顧長夜微微側臉,眸光有些惱火的瞥了一眼身后的花枝。

    全是因為她,這一整夜擾他心神。

    “要不王爺今日再歇一歇吧。”李叢提議道。

    顧長夜一擺手,“不必,我們需早日到達金豐山,以免剿匪一事泄露到那幫山匪耳里,有所防備。”

    李叢覺得說得對,點頭應是。

    顧長夜翻身上馬,正準備出發時,視線又落到花枝的身上。

    看著她垂頭站在自己的馬旁,半晌,顧長夜冷聲開口命令道。

    “既是貼身侍奉,便不用回到侍從的隊伍里了,就跟著我的馬走吧。”

    說完,顧長夜便馭馬向前走去。

    身后的隊伍也緩緩向前行去,唯有花枝呆愣在原地。

    跟著他的馬走?

    花枝露出苦澀,一路行走本就辛苦,可在隊伍里,好歹沒人會注意她的一舉一動。

    但跟在顧長夜的馬旁,就要時刻緊繃著,才是真的半點松懈不得。

    接下來又是連著兩日的風餐露宿。

    花枝感覺自己很疲累,好像隨時都會倒地不起,可顧長夜卻表現得十分精神。

    兩日貼身侍奉下來,花枝才發現,如冰山一般的顧長夜卻是很重細節的一個人。

    哪怕是艱苦的行軍途中喝的茶水,也半點馬虎不得,燙了不行,涼了不行,濃了不行,淡了不行。

    光是在大荒地上堆柴火煮茶,就折騰了花枝五六遍。

    諸如此類的事情,從早發生到晚,所有的活都堆在花枝的頭上,而其余十二個侍從倒是清閑的緊。

    而顧長夜總是在別人未曾注意的時候,將目光放在花枝的身上,將她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

    她當真和她的母親半點不像。

    溫云歌那爭強好勝的性子,是半點委屈吃不得的,可花枝雖生性懦弱,從不敢對任何人說不,可卻骨子里透著一股韌勁,能吃下所有其他女子吃不下的苦。

    顧長夜在心中估摸著眾人體力已到極限,是該休息的時候。

    前面再無可以歇腳的驛站,他便下令尋處空地,支起營帳。

    在這種特殊的時候,只要能停下歇歇腳,眾人便覺大喜。

    顧長夜的營帳最先支好。

    花枝剛找個角落坐下準備歇歇,便看見李叢朝她這邊走過來。

    一看便知,定是顧長夜又要讓她去做什么。

    花枝急忙將臉藏起來。

    “阿......小啞巴,你去備水,王爺要沐浴。”

    花枝悶聲點頭。

    侍奉他沐浴過一次,花枝便覺得第二次也不算什么了,于是站起身,跟著其他侍從去打水。

    顧長夜進去的時候,營帳里已經升起騰騰熱氣。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花枝,然后便開始解起衣帶。

    花枝急忙背向他,直到聽到一陣水聲,知道他進入水里,她才敢再轉回去。

    顧長夜合著眼靠在桶邊,呼吸漸沉,似是睡著的模樣。

    他感覺疲累,也懶得理會立在一旁的花枝。

    花枝在他身后站著,也沒見他說要服侍,一時不知該做些什么好。

    顧長夜的臉色有些蒼白,想起前幾日出發時,他就看起來很疲累的樣子。花枝眼里流出擔憂。

    她躊躇一陣,轉身離開顧長夜的身旁。

    聽到腳步聲,顧長夜才輕掀起一點眼簾,瞥見花枝站在桌邊,背對著他,不知在捅弄什么。

    半晌,屋內緩緩升起一股清香。

    白檀清冽的香氣,混著橘子淡淡的香甜。

    柔和的香氣繚繞在鼻尖,讓本就疲累的顧長夜,困意加深。

    花枝拿著木筷撥弄著香膏,見煙聚成一縷向上升起,才放下木筷。

    剛一轉身,鼻子便撞到一個堅硬的胸膛上,一陣發痛。

    花枝看著面前結實有力的胸膛,一陣發怔。

    “你在弄什么?”

    低沉且帶著些許困意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花枝愣愣地抬起頭,一時忘記自己要躲著顧長夜的事情。

    兩個人的視線撞在一起,花枝的心失控地跳了一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