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章 敗露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章 敗露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淡淡地看著她身后的煙霧,縹緲繚繞,然后看向花枝。

    他身上的中衣帶子未系,裸露著一大片光潔結實的胸膛,上面還掛著未擦凈的水珠。

    花枝的有些傻氣地看著他,半晌,才想起自己要隱藏身份的事情。

    “啊!”

    花枝驚叫一聲,慌張的轉身將臉擋住。

    顧長夜沒理會還在賣力隱藏自己的花枝,向前邁一步,看著剛剛花枝點燃的香膏,那股讓人十分舒服的味道就是從這里發出的。

    “這是什么?”顧長夜再次發問。

    花枝轉過身詫異地看著他。

    她確定剛剛顧長夜看到自己的臉了,可為何他半點不吃驚,也不見生氣惱火的神色。

    “王爺,你,你早就知道是我了?”花枝磕巴的問道。

    顧長夜偏頭看著她,聲音如同白檀香一般清冽,從唇瓣之間溢出,落在耳里讓人很舒服。

    “我不傻。”

    “那,這幾日......”

    說到一半花枝停下,心下了然。

    他早就知曉是她,故意將她放在身側,讓她窘迫,看她難堪,反復的折騰她。

    “王爺不罰我?”花枝呆愣的問道。

    顧長夜看著她,他轉身在椅子上坐下,神色依然有些困頓,低垂眼簾淡淡地問道:“怎么?你想挨罰?”

    “不想。”花枝吞咽下口水,眼神也不再閃躲,“我只是好奇,王爺不是向來喜歡罰我嗎?這次是我擅自跟出來,王爺不罰我了?”

    “是該罰,但此行兇險,你既然急著跑去送死,我又何必閑的去攔你。”

    顧長夜向來的涼薄的唇角隱隱彎起。說完,右手食指在香爐旁輕輕敲打兩下。

    “你還沒回答,這是什么?”

    花枝看向香膏,緊張的心慢慢緩和下來,輕聲開口回答:“那是我調制的香膏,用白檀燃剩的香灰,和搗碎的橘皮熬制而成,王爺平日里就公務繁忙,睡得不踏實,這香有安神的作用。”

    鼻間皆是那股淺香。

    顧長夜向來淺眠,此刻卻一直泛起困意。

    他右手撐著頭合上眼,聲音困頓的說:“你倒是還有點作用......”

    花枝看著他略有些蒼白的臉,良久擔憂的從腰間解下一個香囊,蹲在顧長夜身前,幫他將敞開的寢衣小心的系好,又將香囊塞入顧長夜的手心中。

    顧長夜睜開眼,漆黑的眸子里有些不悅。

    “雖已入夏,可夜里還是涼的,王爺將衣服穿好,若是受寒了,這一路免不了遭罪,這個香囊和香膏是一個制法,王爺放在枕下,更易入眠。”

    顧長夜微挑眉頭,看向手中的香囊,猶豫半晌放在鼻尖輕嗅。

    確是那股安神的氣味,可其中還慘雜著些許別的香氣,緩和了白檀香的清冷,比橘皮的香味更加甜美。

    “這個香叫什么?”

    花枝沒想到他會問起這個,事實上她也未曾為這個香起名。

    她抬頭迎上顧長夜的視線,腦中忽閃過一詞。

    “霧里看花。”

    再美的花,在迷霧之中都是看不真切的。

    顧長夜若有所思地看向蹲在自己面前的花枝,只覺得她意有所指。

    良久,抬起手勾起花枝的下巴,聲音里沒有波瀾。

    “這些都是誰教你的?”

    花枝不解地看著他。

    他冰冷的聲音里染上嘲諷,“不是說不喜歡我嗎?可只要一有機會就黏上來,還花這么多心思勾引我,阿奴,你當真以為這種欲拒還迎的手段,本王會上鉤?”

    花枝的眉心微皺,眼底有些顫抖。

    原來顧長夜是這么想她的,認為她跟過來,就是為了勾引他?

    她急忙解釋道:“不是王爺想的那樣。”

    “那是怎樣?別告訴我你混進來,是也想為剿匪出一分力?”顧長夜俯身靠近她。

    花枝咬住下唇,眸子里染上委屈,半晌,起身端起桌上點燃的香膏,想要離開,“王爺,夜深了,早些歇息吧。”

    她正要轉身時,顧長夜也忽然站起身,扯住她的胳膊。

    “怎么?心思被我戳穿,就想跑了?”

    花枝的心意在他的面前,變得越發廉價。

    她連一句喜歡都不敢說,有哪里敢在他的身上耍這些心思。

    花枝紅著眼睛想要轉過身和他解釋,卻沒想端著香膏的手忽然一抖,還燃著火苗的香膏忽然掉到顧長夜的身上。

    “呀!”花枝驚恐的連忙將香膏揮掉,可顧長夜潔白的中衣,還是被燒出一個黑色的窟窿。

    花枝抬頭剛好迎上他隱隱發怒的眸子。

    在顧長夜的眼里,花枝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

    “王爺,我手一抖,才會將香膏掉落......”

    花枝無辜地眨著眼睛。

    顧長夜似是喃喃地開口,“不是故意的?”

    他朝花枝走一步,花枝便下意識的倒退一步。

    “王爺,我去外面跪著反省......”

    花枝膽怯地說道。看著顧長夜氣勢凌人的逼近,此刻她只想從他面前逃走。

    她正要轉身跑出去時,顧長夜忽然伸手扯住她的胳膊,猛地用力,花枝便跌向他。

    顧長夜攬過花枝的腰,看著花枝本能的緊閉起雙眼,小巧的鼻翼上掛著幾滴緊張的汗水。

    他眸色倏然一沉。

    花枝的手撐著顧長夜的胸膛,將二人隔出一點距離,可顧長夜的手臂卻一直在收力,將花枝的身體壓向他。

    顧長夜微垂下頭靠近花枝,便聞到那股不同于橘皮的微甜香氣。

    他很喜歡這味道,比霧里看花的香氣還要讓他舒服,忍不住又靠近幾分。

    有微涼的夜風吹起門簾,鉆進屋內,卻吹不散屋內滾燙的兩道呼吸。

    花枝以為顧長夜要罰她,等待許久,發現他沒了聲響,有些好奇地睜開一只眼。

    入目是一個陌生的顧長夜,花枝從未見過他這樣的神情。

    他的面龐一如往常冰冷,可眸光卻很灼熱,有什么情緒在深處流轉。

    顧長夜的視線對上她的眸子,一陣恍惚。

    “王爺,我錯了......”

    花枝的聲音讓他猛地驚醒,一把將花枝用力推開。

    “滾!出去跪著!”

    連身后的燭火都被他震的微顫。

    花枝望著他,對于他的喜怒無常早已習慣,良久低眉順眼的低下頭。

    “是,王爺。”

    說完,她轉身掀起門簾走出去。

    顧長夜的面旁緊繃著,臉色陰沉,似黑云壓頂。

    剛剛那一瞬的悸動還未撫平。

    他有些惱火的握緊拳頭,一拳打在桌子上,想讓自己清醒。

    她腰肢的柔軟還殘留在他的掌心。

    想著,顧長夜起身走到浴桶旁,用已經涼掉的水,用力地搓洗著所有和花枝有過接觸的地方,就好似怕沾上了什么恐怖的惡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