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章 病倒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章 病倒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在顧長夜的營帳外跪了一整夜。

    初夏的夜還是微涼的,在荒野上更是冰冷。

    第二日太陽升起時,花枝便覺得四肢冰冷的已經沒有知覺,她試著活動身體,可這身體就好像是別人的,半分不聽她的使喚。

    顧長夜走出來時,只是冷冷地瞥她一眼,便徑直繞過她離開,也未叫她站起來。

    直到隊伍準備出發時,李叢出現,花枝才被他叫起來。

    兒時留下的寒疾又被勾起,哪怕只是輕輕動一下,全身上下每一處骨頭,都像是要碎掉般疼痛。

    花枝咬著牙忍受著劇痛,走進侍從里。

    她不想拖住隊伍的步伐,她來是想確認顧長夜安好的,不是拖他后腿的。

    花枝強撐著身體走了半日,可身體的痛楚半分未減,到正午時反倒加重許多。

    眼前的路越發模糊,腳下也越加無力。

    旁邊的人也終于看出她的異常。

    “喂,小子,你沒事吧?是哪里不舒服嗎?”

    花枝露出一個牽強的笑,沖那人搖搖頭,“我沒事。”

    那人看她白的可怕的臉,心想這哪是沒事的樣子。

    而顧長夜的臉色也沒好到哪去。

    一路上他一直陰沉著臉,讓一旁的李叢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李叢回身檢察隊伍時,聽到侍從低聲的議論,知道了花枝似乎生病的事情,左思右想覺得一個姑娘家,跟著他們一路走過來已是不易,現在又染上風寒,身體一定更吃不消。

    于是,他騎馬轉身回到顧長夜身旁。

    “王爺,阿奴她好像病了。”

    顧長夜的臉色倏然變得更加陰沉。

    見他沒有開口,李叢繼續說道:“我們要不要停下來,找個大夫給她看一下,若是等下她倒下了,會將整個隊伍拖住。”

    “她倒在哪里,就將她扔在哪里。”顧長夜聲音冰冷的開口。

    李叢了解顧長夜,他若說要撇下阿奴不管,那就是真的不想管。

    再多說,只會激怒他。

    李叢閉上嘴巴,卻暗暗的嘆口氣。

    顧長夜皺眉繼續向前,卻一直心想著李叢的話。

    她還真是不抗折騰,只是跪了一夜就病了?

    這讓他想起花枝打碎沈憐鐲子那一次,她也是暈倒在雪地里。

    那時她的小臉蒼白的可怕,嘴唇沒有半點血色,蜷縮在雪地里,呼吸微弱的像是隨時會斷氣。

    或許,她一直都這么不抗折騰。

    顧長夜越想越煩躁。

    良久,他倏然開口,“這幾日日夜冷暖不定,等到前面,將帶來的防傷寒的草藥煎一下,給他們一人一碗,免得誰病倒,拖累隊伍。”

    他的語氣一如往常的冰冷生硬。

    李叢不敢妄加揣測顧長夜的想法,卻隱隱覺得,這些都是他找的借口。

    隊伍停下,花枝找個樹干倚靠著坐下。

    明明日頭正熱的毒辣,可她卻半點感受不到溫暖,還像是身在隆冬之中。

    一個身影罩下來,將她籠在影子里。

    那一瞬間,花枝好希望是顧長夜。

    可一抬頭,卻是淺笑著的李叢。

    “來,把這個喝了吧。”

    花枝看著他手中的碗,眨眨眼,“這是什么?”

    “王爺讓備的防傷寒的草藥,快喝,你會舒服一些。”

    一聽是顧長夜,花枝的眼睛微微一亮。

    她接過碗,看著滿是苦味的湯藥,心底卻泛著一絲甜。

    可沒一會兒,她便發現這碗湯藥是人手一份,心里剛升起的甜意又回落下去。

    原來顧長夜并不是關心她。

    花枝自嘲的勾起唇角,想著自己何時也變得自作多情起來。

    一碗熱騰騰的湯藥下肚,花枝覺得胃里開始暖起來,卻不足以讓她整個人變暖。

    “出發!”

    遠處傳來號令,眾人皆站起身,撣撣身上的灰塵,便準備出發。

    花枝也想站起來,可雙膝痛的她冒出一身冷汗。

    她提起一口氣,扶著樹干強行站起身,可下一秒,眼前便是一黑。

    “小子!你沒事吧!醒醒!”

    聽到隊伍后面的騷亂,顧長夜下馬朝那邊的吵鬧走去。

    一個年長一些的侍從,正蹲在花枝身旁,一手拍打著花枝的臉,“這小子臉怎么這么燙?不行,再這樣下去腦子都要燒壞了。”

    那人正要起身去找顧長夜匯報,一轉身便看見顧長夜陰沉著臉,站在他的身后。

    “怎么回事?”

    “王爺,這小子應該是染上風寒了,要是再燒下去,怕是整個人都要燒壞了!”

    顧長夜的視線移到花枝的臉上。

    她緊閉著雙眼,眉心似是痛苦的連在一起,額間皆是汗珠。

    顧長夜走上前蹲下身子,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額頭,的確燒的燙手。

    看來不是裝的。

    “王爺,找人給阿奴看看吧,這樣下去真的會出事的。”李叢站在身后擔憂地說道。

    顧長夜看著她難受的小臉,半晌,沉聲問道:“這里離金豐山還有多遠?”

    “回王爺,再走兩日我們就能到山腳了。”

    良久,顧長夜將還昏迷著的花枝打橫抱起,大步朝前走去。

    “李叢,你腳程快,先走一步,金豐山下有村落,去請一名大夫候著。”他頭也不回的吩咐道。

    李叢點頭回應,想了想笑著說道:“王爺嘴上不承認,可還是擔心阿奴的。”

    顧長夜對這說法有些不滿。

    他平日里對花枝太刻薄,所以旁人才會對他偶爾露出的小小善意,無限放大。

    或者說,若讓花枝就這樣死了,對她才是最大的善意。

    顧長夜要她活著,他可以親手剝奪花枝所有的尊嚴與快樂,只有她活著受罪,顧長夜才滿意......

    ......

    花枝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中的她回到兒時,花府被滿門抄斬的那日。

    瘆人的哭聲,和滿地的血污。

    她哭喊著不要,可一個一個熟悉的人就倒在她的眼前。

    就在她以為自己是不是已經墜入阿鼻地獄時,一只手伸到她的面前。

    “跟我走,我帶你離開這里。”

    他手心很溫暖,花枝牽住那只手便再也不想放開。

    她倏然睜開眼,看著熟悉的帳頂還有些迷糊。

    “醒了。”

    顧長夜的聲音冷冷的響起。

    花枝猛地坐起身,看向坐在不遠處桌子旁的顧長夜。

    他的眼睛一直落在手中的時間上,神色沒有波瀾,從她醒過來未曾看過去一眼。

    花枝忽然想起自己生病昏過去的事。

    “王爺,我......”

    顧長夜微掀眼簾冷冷的瞥向她,“所以說,為什么要混進隊伍跟出來,成事不足辦事有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