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4章 夜襲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4章 夜襲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對不起,是我拖王爺后腿了。”花枝垂下眼眸,滿是愧疚的說道。

    她最怕的便是,不僅沒幫到顧長夜,反倒給他添了麻煩。

    顧長夜將書放到桌上,手撐著頭打量著她自責的神情。

    “是啊,我就應該讓你直接病死在路上。”他淡淡地說道。

    花枝并未因他這么說感到傷心,但卻撐著還很虛弱的身體下了床榻。

    “是我不好。”

    說著,花枝就要往外走。

    看著花枝逞強的模樣,顧長夜的眉心煩躁的一跳。

    良久,他站起身,一把將快要走到門口的花枝扯回來,“做什么?”

    花枝不敢看他,眼眶微紅的說道:“我去外面跪著,給王爺賠不是。”

    “跪著?你就這么急著送死?”

    “王爺不罰我嗎?”花枝可憐兮兮的抬眸看他一眼。

    顧長夜覺得她這是在故意氣他。

    他皺著眉頭,半晌沉聲命令道。

    “回去躺著,等我想好怎么罰你再說。”

    說著,顧長夜一只手將花枝提起,像拎一只小雞的樣子,將她重新扔回床榻上。

    花枝看著他一陣發怔,然后,朝四周看了看。

    她昏迷了一路,完全不知道路上都發生過什么,現在才注意到,她現在正身在顧長夜的營帳內。

    “王爺,我回侍從們住的地方休息吧。”

    顧長夜皺眉,“回那里做什么?你還真把自己當男人了?”

    “可是我的身份,怎么可以躺在王爺的榻上。”

    她還真的說到重點上了。

    顧長夜蹙眉看著她,心中越發煩躁。

    怎么現在搞得像是自己非要留她一樣。

    顧長夜冷哼一聲,“你的身份,就是要和一幫大男人躺在一起?還真是不知廉恥。”

    花枝有些迷糊的問道:“那躺在王爺的榻上就算知廉恥嗎?”

    她是真的迷糊才會這么問,卻不知這一問徹底激怒顧長夜。

    “難道你偷摸跟出來,就是想享受夾雜男人堆里的感覺?你這么缺男人?”

    花枝先是怔楞一下,然后臉上慢慢羞憤的漲紅,緊揪著衣擺。

    她沒想到顧長夜會如此說她,半晌她似是在反駁自己的樣子,聲音極弱的說道:“不是。”

    “那是什么?!和我玩欲擒故縱?”顧長夜微微俯身,聲音陰沉的可怕。

    花枝眼底發酸,許久才鼓起勇氣,看向他滿是輕蔑的眼睛。

    “我從來沒想過讓王爺在乎我!我只是怕你受傷才會跟出來,我知道我沒用,可哪怕你遇到一點危險,我都愿意擋在你身前。”花枝紅著眼睛,委屈的一口氣將說完。

    顧長夜微愣,忽然想起在龍城時,花枝就曾擋在過自己身前,當時他并未多想,只當她是怕若不挺身而出,事后會遭受責罰,所以才會有那樣的舉動。

    其實說完這些心里話,花枝變后悔了。

    她太沖動了,這些話說出來,顧長夜會不會就發現她還再喜歡著他?

    被她這種下賤的人喜歡著,他一定會覺得惡心吧?

    “王爺救過我一命,我愿意把命還給王爺來報恩。”花枝低下頭解釋道,將那份喜歡變成報恩。

    顧長夜聽了卻勾起一抹冷笑。

    報恩?他對她可沒有什么恩。

    顧長夜覺得她傻得可笑,被他百般欺辱這么久,竟只記得他的好。

    “你就這樣拖我的后腿,還報恩?”

    花枝被他戳到痛處,又急著要起身自己罰自己,“是我不好,王爺還是罰我跪著吧。”

    要是過去,顧長夜是斷斷不會攔著她的,只是之前大夫說過,花枝身上有過去留下的寒疾,稍微吹點涼風都會復發。

    他額頭的青筋跳著,一只手按在她的頭上,將她摁回在床榻上。

    “躺下。”他黑著臉說完,便轉身走出營帳。

    見顧長夜離開,花枝捂住自己咚咚跳個不停的心臟,好久才緩和下來。

    賬外,營火隨著夜風晃動,遠處有幾名士兵在巡邏。

    李叢看見顧長夜從營帳內走出來,幾步上前,“夜里風涼,王爺快回賬內休息吧。”

    “不必管我,里面太悶,我出來透透氣。”

    顧長夜說完,李叢露出疑惑的表情。

    細想半天,李叢才忽然明了,一定又是因為阿奴。

    “派去金豐山打探的人回來了嗎?”顧長夜語氣淡淡地問道。

    “沒有。”

    顧長夜蹙起眉頭。

    人派出去已有五日,竟半點消息沒有送回來。

    他心頭不好的預感剛起,遠處天空忽然劃過一聲長鳴。

    一支箭頭燃著火的弓箭,從空中直直朝著顧長夜射過來。

    顧長夜反應極快,李叢還未反應過來,顧長夜已經伸手抽出他腰間的佩刀,一把將那支飛箭打落。

    “有人夜襲。”顧長夜薄唇緊抿,面色緊繃起來。

    最外圍已經傳來刀劍相撞的聲音。

    李叢急忙說道:“王爺,您呆在此處,我這就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顧長夜微微點頭,將他的佩刀還給他。

    一路上平安無事,到了金豐山腳下卻遇到夜襲,這事實在蹊蹺。

    花枝在營帳內也聽到外面的嘈亂,猶豫片刻,起身撩起簾子走出去,看見顧長夜沉著臉,負手立在營帳前,疑惑地開口問道:“王爺,發生什么了?”

    顧長夜并未回頭看她,幽深的眸子看著遠處的火光,冷聲命令道:“進去!”

    看他的面色,花枝也猜出應該是發生了什么很嚴重的事情,也不敢再多問。

    正準備轉身回營帳時,余光里忽然閃過一抹寒光。

    “小心!!”

    花枝下意識便感覺到危險,直接擋在顧長夜的背后。

    顧長夜也聽到飛箭的聲音,本能的轉身一把將花枝攬進懷中,二人齊齊摔倒在地上,和射過來的飛箭擦身而過。

    “是山匪!金豐山上的山匪!”

    遠處有人大喊道,越來越多的飛箭,箭頭點著火射向大營內。

    聽到是山匪夜襲,顧長夜并沒有表現的太吃驚或者慌張,但視線卻十分陰冷。

    他抬頭掃視一圈四周陰暗的角落,但無法找到暗中射箭的人。

    這幫人不像是和山匪一伙的,那些箭分明就是只沖他一人來的。

    良久,他低下頭看著身下還在發怔的花枝,想起她剛才擋在自己身后的模樣,厲聲吼道:“找死嗎?你以為你是貓妖變得,有九條命嗎?”

    花枝還沒從驚嚇中緩過來,呆怔地看著他。

    顧長夜正想再說她幾句,忽然從四周跳出七八個黑衣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