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章 落難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章 落難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急忙站起,連帶著將花枝一起抱起。

    “躲起來,別給我添麻煩。”

    他冷聲交代完,便一把將花枝推開,同時幾個黑衣人朝他齊齊攻去。

    花枝緩過神來,看著幾個黑衣人一起攻擊顧長夜,心中很是焦急,可眼下她卻半點忙幫不上。

    那幾個黑衣人的身手一看就是高手。

    顧長夜赤著手奪下一人手中的長刀,急忙又接住身后劈砍過來的一擊。

    即便顧長夜身手再好,可面對這么多人,也有些吃力。

    刀光在空中忽隱忽現,帶著冷冽的氣勢,讓旁人不敢靠近。

    花枝四處打量著,心想怎么沒有人過來幫忙,才發現本該護衛顧長夜的人都已經被黑衣人抹了脖子,倒在地上。

    顧長夜踢到一人,轉身又擋下一擊時,右側一個黑衣握著一把極短的匕首沖向他。

    他來不及躲避,只感覺右臂一痛,被匕首劃出一道長長的血口,沒一會兒,血便浸透右側的衣袖。

    那人見一擊未致命,想要再來一擊,卻被顧長夜蒙地抓住手腕。

    顧長夜正準備用長刀抹了這人的咽喉,可眼前卻開始出現重影。

    匕首上有毒。

    黑衣人眼底露出嘲笑,感覺到阻擋自己的這只手力氣越來越小,正準備發力捅向顧長夜時,脖頸忽然一涼。

    眼前的黑衣人慢慢地倒下,顧長夜才看清站在他身后,手中握著一支滴血的簪子的花枝。

    花枝慌張的扔掉簪子,急忙上前扶住快撐不住的顧長夜。

    “匕首上有毒,先離開這。”顧長夜勉強提起力氣說道。

    花枝吃力的撐住顧長夜的身體,看著周圍還似豺狼般緊盯著他們的黑衣人,額頭經不住冒出一層又一層密麻的汗。

    她不會武功,不知如何才能帶著顧長夜,從這幫人手中跑出去。

    看著那幾人又要沖上來的模樣,花枝只好硬著頭皮,抬腳便將一旁的火架踢到,火苗順著營帳而上,轉瞬變成熊熊大火,營帳一坍塌便阻擋住幾個黑衣人上前的步子。

    花枝急忙帶著顧長夜轉身,也不管東南西北,一頭便扎進黑暗的密林中。

    顧長夜覺得身體越來越沉重,沒想到毒發的這么快。

    身后黑衣人的腳步聲越追越近。

    花枝忽然要松手。

    顧長夜以為她是想丟下他一個人逃跑,抬手緊抓住她的手腕。

    “你想做什么?”

    “王爺,我們兩個跑不過他們的。”

    顧長夜冷笑,“所以你想自己逃跑?”

    花枝看著他一愣,然后扭頭看著不遠處追過來的幾個黑衣人。

    “沒時間解釋了,王爺,不要怪我。”

    花枝抱歉地看著顧長夜,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忽然繞道顧長夜身后,猛地將他推下山坡。

    “你......”顧長夜向來如冰山一般的臉,此刻露出震驚的神情,只說出一個字,剩下的話便都隨著他的人滾下山坡。

    花枝看著顧長夜滾下去,自己也跟著跳了下去......

    ......

    淅瀝的雨聲不絕于耳。

    顧長夜感覺到自己右臂的疼痛,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睜開眼,

    眼前是一片昏暗,只能隱約看清一些模糊的影子,空氣中滿是潮濕。

    “王爺,您醒了?”

    顧長夜偏頭看到花枝,眉心蹙起,“怎么回事?你沒跑?”

    花枝淺笑,低頭摸索著包扎他手臂上的傷口,“我沒想跑。”

    “剛才我也是迫不得已,我們跑不過那些黑衣人,我又有夜盲,他們抓到我們只是時間問題,但是我看他們幾人,似乎對這里的地形也不是特別熟悉,我們跳下的那個山坡,他們也不知道有多深,我只是在賭他們敢不敢也跟著跳下去。”

    顧長夜轉頭打量著四周,也不知他們現在身在哪一個山洞內,洞外下著雨。

    “所以,你賭贏了?”他轉回頭虛弱地問道。

    花枝雖然看不清顧長夜,卻抬頭沖他眨眨眼,“賭贏了,我們跳下去后,他們真的沒有再跟上來,畢竟那個坡要是很深,搞不好他們也要搭上性命。”

    顧長夜一陣沉默。

    “這里的地形我們都不熟,如此一來,我們也困死在這里了。”

    “王爺怕死?”

    “你不怕?”

    這次換成花枝沉默。

    她怕,可在顧長夜面前,她就不怕了。

    “我是不會讓王爺死的,王爺別忘了我的記性很好,記得如何回去,只是現在外面下著大雨,王爺身上還有傷,我不好帶王爺出去。”

    花枝看不清顧長夜的神情,可顧長夜的視力卻極好。

    他看向花枝這才注意到,她的身上竟已濕透,粗麻布的衣服緊貼著身子。

    可他自己的身上卻很干爽,并未沾到雨水。

    “你做什么去了?”

    “嗯?”花枝的神情有些疑惑。

    “衣服怎么濕了?”

    花枝這才想到什么,從懷中拿出一把藥草。

    “這是天竹草,我不知道王爺中的什么毒,但是這種藥草雖不能解毒,但是能減緩王爺的毒發。”

    顧長夜掃過她手中的草藥,的確是天竹草。

    所以,她就冒著雨出去找這個草?

    “你怎么知道天竹草?”顧長夜冷聲問起。

    花枝一時語塞。

    過去顧長夜給沈憐講齊本藥方時提起過,她偷聽到便記住了。

    可這能說嗎?說出來顧長夜會不會又要大發雷霆?

    看她一臉不敢說的樣子,顧長夜猜也猜到了,也沒力氣再追問她。

    一時山洞內安靜下來。

    花枝在他身旁坐好。

    身上的衣服冰冷的貼著身體,凍得她牙齒一直打顫。

    骨頭又開始隱隱發痛,可她不敢表現出來,強忍著痛意。

    “很快就會有人來營救。”顧長夜忽然開口,打破寂靜。

    花枝猶豫半晌輕輕點頭。

    顧長夜頭瞥她一眼,見她臉色很差,知道一定是又犯寒疾了,不由眉頭蹙起。

    明明脆弱的經不起風吹雨打,還敢替他擋箭?

    想起之前的一幕幕,顧長夜淡淡開口:“沒想到你還敢殺人。”

    他的確沒想到,花枝敢動手去殺那個黑衣人。

    花枝抱住自己,強壓住聲音里的顫抖,“本來不敢,可那人要殺你,再不敢也要動手了。”

    顧長夜一頓,“也是為了報恩。”

    許久,花枝才淡淡的“嗯”了一聲。

    顧長夜不動聲色的看向她。

    “你覺得我會需要一個女人來替我擋箭?”

    花枝默了默,“可是我想......”

    她看不見黑暗之中,顧長夜隱隱勾起的唇角。

    “王爺,我可以問個問題嗎?”忽然,花枝開口問道。

    顧長夜感覺自己的心情還算不錯,輕輕地“嗯”一聲。

    花枝看向黑暗中顧長夜的方向。

    “王爺為何要叫我阿奴,不喜歡花枝的這個名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