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6章 得救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6章 得救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

    溫云歌與三品侍郎花南之女。

    一想到這個,顧長夜便一陣反胃,本來的好心情瞬間煙消云散。

    “不許提這個名字!”他低吼一聲。

    花枝被他突然的吼聲嚇到,急忙閉上嘴。

    顧長夜在黑暗中握緊拳頭。

    最近,他總是忘記花枝是溫云歌女兒的這件事。

    花枝感覺到自己已經勾起顧長夜的火氣,不敢再出聲。

    不知過了多久,她沉沉地睡過去。

    周身很冷,在夢中她的身體也止不住的打顫。

    花枝感覺到身旁有個溫暖的東西,本能的向那團溫暖靠近。

    顧長夜合著眼,忽然感覺身側一重。

    他猛地睜開眼,看著靠在自己肩頭,緊緊抱著他胳膊的花枝眉頭緊鎖。

    正想要將她推開,可手一接觸到她的身體,顧長夜心中一驚。

    花枝的身體冰冷的可怕,像是死人一般。

    顧長夜的眼底閃過驚慌,急忙抬手探她的鼻息,感覺到她微弱的呼吸,才松了一口氣。

    良久,才回過神來,他慌什么?

    他有些惱火地看著花枝。

    一陣冷風夾著雨氣吹進洞內,帶著嗚嗚的風聲,似是一個女人在哭泣。

    花枝又將他的胳膊抱緊幾分,似是在做什么噩夢,神情有些痛苦。

    “不要......”

    顧長夜不知道她夢到什么,看著她眼角溢出的一滴淚水,忍不住抬手幫她拭掉。

    可擦掉一滴又會落下第二滴。

    什么事會讓她如此難過?

    盯著她的小臉看了一會兒,顧長夜忽然發覺她也抱得太緊了,外加花枝身上的衣服已經濕透,他能清晰地感覺到她身形的曲線。

    顧長夜想要將胳膊抽出來,可他一動花枝便抱的更緊,最后胳膊沒抽出來,反倒牽動了胳膊上的傷口。

    他沉沉吐出一口氣,忍不住懷疑花枝是不是在裝睡,故意抱得這么緊。

    良久,他微挑眉頭,心想他躲什么,花枝身材干瘦,連個小孩子都不如,他怎么會對她有旁的念頭。

    他合上眼,卻半點睡意沒有......

    天蒙蒙亮時,洞外傳來一陣窸窣的腳步聲。

    顧長夜的聽力很好,聽到聲音立刻清醒,瞇眼警惕地盯著洞口。

    一旁花枝還在睡著。

    顧長夜自己都未發覺地抬起手,將花枝護在身后。

    幾道黑影逆著光朝顧長夜二人走過來。

    顧長夜看不清他們的臉,直到他們走近,忽然在顧長夜面前齊齊單膝下跪。

    “屬下救護來遲,請王爺責罰。”

    幾人皆是整齊的黑衣,下半張臉被一個玄色面罩遮擋住,腰間佩戴玄鐵腰牌,上面只刻了一個暗字。

    這幫人是顧長夜私下培養的暗衛。

    見是他們,顧長夜暗暗松氣,面色恢復冰冷。

    “怎么這么慢?”

    “回王爺,這金豐山附近瘴氣很多,我們繞了些路。”

    知道顧長夜向來不喜歡聽解釋,只想要結果,其中一人急忙又說道:“請王爺責罰。”

    顧長夜擺擺手,推開花枝,踉蹌地站起身。

    “大營那邊突襲的山匪呢?”

    “逃了幾個,剩下的都被捉住了,只是......”

    暗衛停頓一下,接著說道:“應是那幫黑衣刺客放了火,大營被燒掉一半。”

    顧長夜低下頭,撫了撫酸痛的眉心。

    那分明是花枝放的火。

    偏偏他還不能責罵她,若不是她將營帳點燃,將那幾個黑衣刺客攔住,否則他們還真的不一定能跑掉。

    顧長夜沒有說起是花枝放的火,接著問道:“刺客呢?”

    幾人頭更低了幾分,“那幾人的身手絕不是一般的刺客,被他們跑掉了,我們定當竭力去追查。”

    顧長夜蹙眉,良久說道:“先離開這里再說。”

    他剛向前一步,眼前一陣眩暈,身子差點栽倒,身旁的暗衛急忙扶住他。

    他身上的毒并沒有解掉,只是被天竹草暫時壓制住了。

    “王爺,您中毒了?!”

    暗衛急忙從身上拿出一個瓷瓶,從里面倒出一枚丹藥遞給他。

    顧長夜服下,不經意地瞥向還躺在地上昏著的花枝。

    “把她帶上,回大營。”

    李叢站在大營前,當看見顧長夜的身影時,他才松了一口氣,急忙迎上去。

    “王爺,您沒事吧?”

    “無事,那些山匪呢?”

    “被關押在一起了。”

    顧長夜冷笑,他沒急著上山去剿這幫山匪,他們倒是自己急著來送死。

    “走,我要去見見他們。”

    說著,顧長夜抬腿走。

    李叢見他臉色不好,關切地說道:“王爺,明日再審也不遲,今日不如先先歇歇吧!”

    “不必了。”顧長夜冷淡地回道。

    李叢知道勸不住他,只好住口,回頭看見一名暗衛懷中抱著的花枝,又忍不住開口問道:“王爺,那阿奴怎么辦?”

    顧長夜這才停住腳步。

    “應該死不了,先隨便找個地方將她放下。”

    李叢打量著花枝的臉色,和微弱的呼吸,心想這可不是死不了的樣子。

    顧長夜審完山匪已經是兩日后。

    這些山匪耐不住顧長夜狠辣可怖的拷問手段,終于說出是有人偷偷報信,暴露了顧長夜隊伍的行蹤,他們這才有了夜襲的計劃。

    顧長夜早就料到是有人透風報信,幾番拷問下來,山匪也不知道是何人,他們只是收到消息,卻未見過此人。

    “王爺,看來要想查出幕后主使,只能從那名死掉的刺客身上下手了。”

    “嗯。”顧長夜起身走到屋外,想了想吩咐道:“這幫山匪的老巢還在山頂,你這就去叫齊人馬,將他們清理干凈。”

    “是。”

    顧長夜回過頭,剛好看見一名老大夫端著湯藥,朝著花枝的營帳走去。

    他蹙眉猶豫片刻,最后還是朝那名大夫走過去。

    “大夫,她怎么樣了?”

    老大夫并不知道他王爺的身份,只當他是普通的士兵頭子,說話也沒什么好氣。

    “你是這姑娘什么人?丈夫?上次不是說過她身有寒疾,半點涼碰不得,怎么傷寒還未好,又染病了?差點連命都沒了!”

    顧長夜皺著眉頭看向別處,面對著年長者,一時也拿不出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語氣反駁。

    老大夫一把將湯藥塞進顧長夜的手中,便嚷著還有別的病人要看,急匆匆的走了。

    顧長夜本想將湯藥遞給李叢,可伸出一半的手猶豫了一下又收了回來。

    顧長夜抬腳走進營帳里。

    營帳內,花枝安靜的躺在榻上,臉色蒼白的近乎透明。

    她昏睡了兩天,顧長夜這才確信了,她是真的病得很嚴重。

    有一股說不清的滋味,讓顧長夜的心里隱隱難受。

    她的病,是因為冒雨去為他采天竹草,所以才會加重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