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章 皇上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章 皇上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你要做什么?”花枝提防地看著沈憐。

    沈憐十分做作的笑著說道:“只是想幫幫你罷了。”

    “幫我?”

    “阿奴,你在王府受盡委屈,我幫你尋了一個擺脫低賤,享盡榮華富貴的法子,可好?”

    花枝一口回絕,“不必了,我不是一個貪慕榮華富貴的人。”

    沈憐冷笑。

    “下賤坯子就是下賤坯子,非得在王府里當個下賤的奴仆就滿意了?”

    沈憐的眼神里滿是不屑,“我知道,你喜歡顧長夜,可你在他面前賣弄這么長時間,你見他對你有動過心嗎?我已經為你指出明路,只要你今日乖乖聽話,便會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花枝剛想要轉身從馬車上逃走,卻被一旁的子俏死死按住。

    馬車很快便進入皇宮。

    顧長夜比沈憐早出發一步,早就等在皇宮中。

    慶功宴雖來了很多大人的內眷,但是男女不同席,女眷們皆在鳳棲殿。

    沈憐走在前面,身后子俏拉著花枝,以防她逃跑。

    一路上,很多人朝她們投過去視線。

    有的人議論著沈憐,她是顧長夜如寶珠般捧在手心里寵愛的人,另一部分人則議論著沈憐身后的花枝。

    這種容貌的婢女竟也敢帶入宮中。

    眾人難免不會猜測,這個女子是不是要獻給皇上的,不然誰會帶一個如此貌美的女子在身邊,爭搶自己的風頭。

    沈憐落座后,一個小宮女走過來,附在她耳邊一陣低語,又急匆匆的走開。

    “子俏,看好她。”沈憐唇畔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低聲命令。

    花枝也不敢再有大動作掙扎,若是真的在這里鬧起來,先不說冒犯了哪位后宮娘娘,只怕還會給恭王府丟臉。

    沈憐估算著時辰,想著差不多時,忽然站起身,離開宴席。

    子俏也強拉著花枝跟在她的身后。

    “你們到底想要做什么?!”花枝惱火的低聲問道。

    卻沒有得到她們二人的回答。

    此時御花園里,眾大臣跟在皇上身后。

    “都說牡丹是富貴花,御花園里的牡丹開的如此漂亮,證明我們蜀國國運昌盛!”有人一臉殷勤的大聲嚷道。

    顧長錦有些無奈地搖頭,然后低聲對身旁的顧長夜說道:“朕最受不了的,就是他們不分場時間不分地點的馬屁。”

    顧長夜淺笑。

    顧長錦沒想理會身后的阿諛奉承,繼續和顧長夜閑聊。

    “你每次出門,都是急著回來,你家里那個小姑娘就那么離不開人?”

    “憐兒是個獨立的孩子,是我憂思過重了。”

    “憂思過重。”顧長錦細品著這四個字,“就因為她母親的恩情,你都快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養了!”

    顧長夜不語,只是輕笑著看向別處。

    他回想起阮靈懷著沈憐的時候,曾經拉起手他的手撫在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憐兒,這是你的小叔叔,他可是一個帥氣的人呢!”

    顧長夜一陣發愣,“小叔叔?”

    “是啊,以后長夜就是憐兒的小叔叔。”

    手掌下似是感覺到腹中那個孩子動了一下,像是在回應他。

    顧長夜的心頭跟著柔軟的一跳。

    那一天,顧長夜就暗地里發誓,此生一定要守護住沈憐。

    他從回憶中走出,看著滿園的芬芳,想著等一下叫憐兒一起過來看,她一定喜歡。

    忽然一道黑影,從一旁的花叢中跌出來。

    四周的禁衛齊齊拔刀,“有刺客!”

    花枝是被子俏推出來的,剛好跌倒在眾人面前。

    顧長錦看清是個女子,抬手輕聲道:“等一下!”

    花枝驚慌的抬頭,視線恰好和顧長夜撞上。

    顧長夜眼中也滑過愕然。

    “你是什么人?”顧長錦先開口問道。

    “我......”花枝怔怔地看著顧長夜,不知該如何解釋這件事。

    他會相信她說的話嗎?

    “皇上恕罪!”

    沈憐帶著子俏匆匆從角落里走出,跪在顧長錦面前。

    “這是臣女的婢女,本來是聽聞御花園的花盛開了,想過來欣賞一番,可剛才也不知是怎么了......”

    顧長錦是認得沈憐的。

    他暗暗地看向身旁的顧長夜,發現顧長夜的視線并未在沈憐身上,而是在那個小婢女的身上。

    顧長錦這才有了興趣,看向那個小婢女。

    顧盼流連芙蓉面,勝似仙子下凡塵。

    顧長錦忽然了然,低頭淺笑一下,朝花枝走過去。

    “起來吧。”顧長錦朝花枝伸出手。

    花枝看著面前身穿龍袍的人,面色驚恐的向后躲避。

    她瞬間就明白了,沈憐正打著什么算盤。

    見皇上伸手,這小婢女卻躲開,有的大臣不滿的吼道:“狗奴才!皇上好心出手幫你,你還敢躲?!”

    花枝更加驚恐,眼下被拉起也不是,躲開也不是。

    看出花枝被嚇到的樣子,顧長錦輕聲說道:“沒關系,他們是嚇唬你的。”

    他再次朝花枝伸出手。

    這次花枝不好再躲,躊躇許久,才顫抖的伸出手被皇上扶起。

    沈憐還跪在地上,卻低頭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而顧長夜的臉色卻變得更加難看。

    花枝未等站穩,又急忙跪下,“陛下恕罪,是奴婢沖撞了皇上。”

    顧長錦又回頭看向顧長夜,見他的臉色毫不掩飾的難看,顧長錦的眼底忽然閃過冷色,不過轉瞬即逝。

    “長夜,這小姑娘是你府上的?”

    顧長夜的眉頭緊緊皺起,良久躬身回答:“是,沖撞了皇上,是臣疏于管教了。”

    顧長錦笑道:“如此嬌嫩的一個小姑娘,你舍得管教?”

    他不言。

    顧長錦不再逗趣他,而是轉身看向沈憐。

    “這御花園也不是誰都可以進來的,你可知道私闖御花園是什么罪?”

    剛剛還在得意自己計劃得逞的沈憐,臉色瞬間一變。

    “臣女不知,求皇上恕罪。”

    顧長夜急忙插話進來,“皇上,憐兒的事也是臣的失責,要罰便罰臣吧!”

    顧長錦本來板著的臉,轉瞬又笑起來,“朕像是因為這點小事,就要砍頭的人嗎?一個個都大難臨頭的模樣。”

    聽到皇上這么說,沈憐才暗暗松氣。

    “朕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恭送皇上。”

    顧長錦剛一離開,顧長夜立刻轉身大步走到花枝面前,將她一把拽起,粗暴的朝宮門拖去。

    “小叔叔!”沈憐看著他匆匆的背影,有些不滿地喊道。

    顧長夜卻沒心情理會她。

    今日的怒火,和往日不一樣。

    他現在恨不得將花枝拆皮撤骨,直接吞入腹中。

    顧長夜將花枝丟進自己的馬車,撩起衣擺自己也一步邁上去,不等花枝從車上爬起,便棲身壓上去,扣住她的雙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