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章 不可動情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章 不可動情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被顧長夜壓在身下,驚慌失措地看著他。

    因為暴怒,花枝能清晰地看見,他脖頸上突起的青筋。

    “說!你為什么會在那?!”他低吼道。

    花枝看著他的眼睛,良久回答道:“若我說是沈小姐逼我去的,在御花園里,也是她推我出來的。”

    “你覺得我會相信?”

    花枝看著一陣沉默,良久合上眼。

    她不忍再看他冷漠的眉眼和涼薄的唇。

    他既認定所有事都是她有意所為,便不會再相信她的任何解釋。

    顧長夜瞇起眼睛看著她,“好,不說是吧,等會兒憐兒就會把真相告訴我。”

    花枝強忍著淚水,凄然一笑。

    沈憐的話對于他來說就是真相,可她的話就什么都不是。

    馬車在王府前停下,沈憐的馬車緊隨其后。

    顧長夜將花枝粗暴的拖進王府正堂,沒一會沈憐便追過來。

    “說,怎么回事?”顧長夜坐在座位上,聲音陰沉可怖,視線一直放在花枝身上,半刻都不肯離開。

    沈憐一副委屈的模樣開口回答:“是花枝央求我想去皇宮看看的,我想著也不差多帶一個人,所以才同意帶她去的,我,我也沒想到,阿奴她見了皇上,竟會撲出去......”

    “我要聽你說。”

    顧長夜沉聲開口,打斷沈憐的話。

    花枝望著顧長夜的雙眼,雙手緊握,指甲陷進手心肉里。

    卻半點不及她此刻的心痛。

    半晌,她紅著眼眶,含著哭意的反問他,“我該如何回答,王爺才會相信。”

    顧長夜此刻被氣得沖昏了頭,也不想分辨花枝所言真假,想起她從花叢里跌出來,被皇上拉起的一幕,自己心里某一處被刺痛,這種感覺惹得他很煩躁。

    “憐兒,出去。”

    “小叔叔......”

    “出去!!”

    沈憐被他怒吼嚇到,身子下意識的瑟縮一下,然后急忙轉身離開。

    她前腳剛一離開,顧長夜轉身抽出一旁架子上的刀,將刀尖抵在花枝的喉嚨上。

    顧長夜覺得自己很可笑,竟然曾以為或許她和她的母親不一樣。

    可真相就是,花枝和溫云歌一樣的骯臟卑劣。

    感覺到喉間的冰冷,花枝并未躲避。

    “王爺,你為何會如此生氣?”花枝身體顫抖著,良久才出聲問道。

    她的問題反倒激的顧長夜更加惱火。

    “我見不得你這么惡心的人存在。”

    忽然,花枝便明白了。

    她所謂的報恩,或許顧長夜根本都不需要。

    一滴淚珠從眼角緩緩流出。

    “我的命是你的,若你想殺我,我絕不會躲的。”

    既然無法報恩,那便還給他罷了。

    顧長夜雙目里布滿血絲,怒視著她。

    他是真的很想刺穿花枝的喉嚨,然后刨開她的心看看,到底她哪一處是真,哪一處是假。

    “王爺!”

    李叢小跑進屋內,看著眼前劍拔弩張的情形,心也跟著提到嗓子眼。

    屋內寂靜了許久,顧長夜才冷聲開口問道:“怎么了?”

    “皇上召您回宮一趟。”

    他們才剛剛從皇宮里回來沒多久,皇上又叫他回去?

    顧長夜放下手中的刀,冷聲命令道:“將阿奴關押起來,用鐵鎖鏈鎖住。”

    說完,顧長夜大步離去。

    王府里還從未用鐵鎖鏈鎖過一個人。

    李叢不知花枝犯了什么錯,但覺得這樣關押一個小丫頭哪受得了。

    可看顧長夜那可怕的面色,估計也沒有人敢替花枝說話。

    顧長夜乘坐馬車重新回到皇宮。

    顧長錦負手立在御花園中,聽到身后腳步聲,輕笑著問道:“長夜,知道為何朕將你叫回來嗎?”

    顧長夜默聲片刻,淡淡回答道:“不知。”

    “因為朕許久未見過,你為一個女子,連自己的情緒都隱藏不住的模樣。”

    顧長夜皺眉。

    顧長錦轉身看向他,“上一次,已經是七年前的事情。”

    他知道顧長錦說的是阮靈的事情。

    顧長夜垂眸掩蓋住情緒。

    “說說吧,那個小姑娘是誰?”

    “只是一個普通家奴罷了。”

    他輕描淡寫的說完,顧長錦卻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這家奴長得可一點都不普通。”顧長進停頓一下,輕聲問道:“你喜歡她?”

    顧長夜眉頭倏然緊蹙,想也未想脫口而出,“不喜歡。”

    顧長錦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喜歡倒也無妨,這些年也未見你碰過哪個女子,你若是真的喜歡,納為通房也不是不可......”

    他越說,顧長夜的眉頭皺得越緊。

    “但,長夜你要知道,你是皇室子弟,是朕最看重的弟弟,女人你可以有無數個,但是切記不可動真情。”

    這話顧長夜以前就聽過。

    身在帝王家,必須有一副鐵石心腸,不可動情,因為一旦動情便會有軟肋。

    “當初阮靈的死,朕倒覺得很慶幸,因為她死了,你就沒有軟肋了。”顧長錦的聲音越發陰冷。

    顧長夜低下頭,臉色緊繃起來。

    良久,聽到顧長錦長嘆一口氣,“長夜,希望你能明白朕的良苦用心,朕一直未有子嗣,顧氏的江山也未曾安穩過......”

    顧長夜知道他說的是什么,點頭應道:“長夜明白。”

    再回頭時,顧長錦已經恢復往常柔和的神色。

    “不過說起此事,長夜你也是時候納妃了。”

    “長夜眼下只以國事為重,還未想成家。”

    “不想成家,也到年紀了,而且選擇一個能幫到你的王妃,也很重要。”顧長錦笑著說道:“這段時間,我也在為你挑選王妃的合適人選。”

    顧長夜微微蹙眉,卻知道此事顧長錦既然提起,怕是也推脫不掉了,只好點頭應下。

    等回到王府時,已經夜深。

    顧長夜第一件事便問起花枝。

    “阿奴呢?”

    李叢低聲回答:“按王爺吩咐,已經關押起來了。”

    “嗯。”

    “要將她帶出來嗎?”

    顧長夜擺擺手,聲音里染上幾分疲累,“不用了,退下吧。”

    李叢退下后,顧長夜連脫掉外衣的力氣都沒有,躺倒在床榻上。

    他閉著眼,耳邊回蕩的是這幾日聽過最多的問題。

    他喜歡花枝?

    顧長夜冷笑,他怎么可能會對她動心。

    一個貪慕權貴,滿口謊言的女人。

    顧長夜感覺很累,卻半點睡意沒有,下意識的從枕下拿出一個香囊,緊攥在手心之中。

    許久他才意識到,這個東西是花枝做的。

    他一陣惱火,揚手就要將香囊丟掉,卻在扔出去的那一刻,停下動作。

    自打花枝給他這個香囊以后,顧長夜一直將它放在枕旁,因為他每夜也的確睡的安好。

    或許是這香囊上帶著花枝身上獨有的香氣,這幾夜,他的夢中總有花枝的存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