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章 你欠我的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章 你欠我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手腕被顧長夜死死壓在身后的墻壁上,任花枝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半分。

    花枝滿眼震驚地看著他,不確定剛才他的話是不是自己的幻聽。

    顧長夜幽深的眸子看著她,視線從額頭一直流連至她嫣紅的唇瓣。

    半晌,他緩緩靠近花枝。

    窗外吹進來微涼的夜風,卻吹不散他呼吸的滾燙。

    花枝感受著他滾燙的呼吸,眼看著顧長夜就要吻上她的時候,她忽然下意識的偏過頭,躲過他的唇。

    顧長夜的動作一頓,緊接著眉頭緊緊皺起,眼底滿是不悅。

    “不要。”花枝聲音顫抖地喃喃道。

    “不要?”顧長夜的喉嚨里滾出一聲冷笑,“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他的聲音,比往日里任何惱火時,都要更加冰冷。

    花枝的眼淚一滴接著一滴滾落,心口一直抑制不住的作痛。

    面前這個男人,是她魂牽夢縈的心上人,是她心中分量最重的恩人。

    他的吻本該會讓她心動不已。

    可此刻,花枝除了難過,半點心動的感覺都沒有。

    通房是什么?不是妻,不是妾,可以擁有錦衣玉食,但和外面的青樓女子一樣,只是她們只服侍主子一個人,等到主子娶妻之后,便會給些銀兩將其打發了。

    花枝知道,顧長夜是想要羞辱她,在他眼里,她現在就是一個貪慕權貴,為了虛榮可以隨意出賣自己的女人。

    若她真的接受這個吻,應下他的話,那豈不是就坐實了他所想的那些。

    “王爺,放過我吧。”她的聲音滿是哭腔,無力的垂著頭哀求他。

    顧長夜的身體又貼近幾分,強迫她抬起頭。

    他蹙眉看著花枝臉上的斑駁的淚痕,心頭的煩躁又加深幾分。

    “我現在沒有耐心和你玩欲擒故縱的戲碼,你若乖乖聽話,或許還可以少點苦頭吃!”

    “不,我沒有要玩欲擒故縱,只是求王爺放過我......”

    她的眼底閃爍的淚光,十分的讓人心疼憐惜。

    可顧長夜卻被她徹底激怒。

    “怎么?只想爬龍床?”

    “不,我說過那日不是我......唔......”

    未等花枝解釋完,顧長夜一把將她粗暴的推倒在地面,痛的她悶哼一聲。

    他根本不想聽花枝的解釋,他只知道花枝出現在皇宮的那一刻,她過去表現出的所有單純善良都變成了謊言。

    她果真是溫云歌的女兒,骨子透著一樣的惡臭。

    顧長夜感覺一團怒火在胸腔里燃燒,他低下頭,在花枝的耳垂上惡狠狠地咬下。

    感覺到顧長夜的手在解自己的衣帶,花枝徹底慌神,拼命掙扎起來。

    “不可以!放開我!”

    花枝用盡全力掙扎,卻沒辦法制止顧長夜的動作。

    從皇宮回到王府之后,她滴水未進,本就身體虛弱,此刻掙扎一番后,逐漸力竭,眼前的景象也越發模糊

    “不要,求求你......好疼,放開我......”

    她的掙扎越漸微弱,最終沒了半點聲響。

    顧長夜停下動作,抬起身子看向她。

    花枝眼睛閉著,人已經昏過去。

    他幽深的眸子盯著她許久,然后惱火的抬手捏住花枝的臉,強行將她的頭扭正,想將她弄醒。

    可指尖觸碰到她冰冷的肌膚時,顧長夜粗暴的動作倏然停下。

    他皺眉看著她蒼白的臉,想起她身上的寒疾。

    是又復發了?

    “醒醒!”他煩躁的用手拍打著花枝的臉。

    確定她不是裝的后,顧長夜才松開手,眸底深處是不易察覺的顫抖。

    良久,他再次冰封眸光。

    “想死?沒那么容易。”

    他惱火的說完,起身將花枝打橫抱起,大步向外走去。

    李叢就守在樓下,看見顧長夜抱著花枝走出來,花枝身上的衣服還十分的凌亂,有些驚訝。

    “找一個大夫到府里。”

    “是。”

    李叢應道,便轉身跑走。

    顧長夜抱著花枝走上馬車,一到馬車上,他立刻十分嫌棄的將花枝丟到一旁。

    花枝的身體重重地摔在車座上,‘嘭’的一聲,發出巨大的聲響。

    顧長夜面無波瀾地看著她,胸膛里的怒火積成一團,無處抒發.

    矛盾的是,鼻尖上還殘留著那股讓人舒適的甜香,讓他竟有些不舍揮去......

    ......

    溫熱的液體滾入喉嚨,漸漸喚醒被寒冷冰封的身體。

    花枝的眼簾微動,許久才緩緩睜開眼。

    她費力地撐起身體,恍惚地看著四周,然后有些茫然地看向自己的手腳。

    身下是鋪的十分柔軟的床榻,床梁上垂下兩條茶青色的紗帳,透過紗帳能隱約的看見清冽淡雅的屋內,還有一股苦澀的藥香在,在屋內一直繚繞不散。

    鐵鎖鏈已被拆掉,身上的衣服也已換成嶄新干凈的,身上除了幾處磕出的瘀青,再無其他痕跡。

    花枝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只覺得眼前的一切有些不真實。

    難道之前的發生的不過是一場噩夢?

    可若是噩夢,她也應該在自己的小破屋內醒過來啊。

    她正疑惑的時候,屋外傳來一陣說話的聲音。

    “王爺,暗衛回稟的信箋。”

    是李叢的聲音。

    聽到他喊王爺二字,花枝的身體驟然緊繃起來。

    緊接著便聽到顧長夜那冷漠到不近人情的聲音。

    “金豐山那個刺客尸體已經處理好了?”

    “處理好了,不過此人的身份并沒有查出來,底子已經被處理的一干二凈。”

    “嗯,你退下吧。”

    “是。”

    二人的對話結束,花枝便聽到木門被推開的聲音。

    一個修長挺拔的身影停在床榻前,隔著紗帳,花枝依然能感覺到他凌厲的視線。

    顧長夜看著紗帳里的人影,不急著撩起紗帳。

    “從今天起,你就住在這里。”

    他清冷的嗓音,倒是和這屋子的格調相得益彰。

    花枝緊張的揪起身下的被子,因為害怕聲音有些微顫,“這是哪里?”

    “我院子里的偏房。”

    花枝一時沒反應過來,怔怔地問道:“為什么?”

    “方便你履行一個通房的職責。”

    “不,我不想做你的通房。”花枝幾乎是脫口而出,但立刻她便感覺到周遭的空氣低了幾分。

    顧長夜身上散發著寒氣,聲音幽幽說道:“我說過,你沒有拒絕的資格。”

    花枝抱住自己冰冷的身體。

    “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王爺不是覺得我很惡心嗎?放過我吧......”

    聽到她的疑問,顧長夜伸出手,將紗帳輕輕撥開,身體向前傾去。

    他靠近十分恐懼的花枝,冷冽涼薄的面龐緩緩靠近她。

    他語調陰冷地回答她。

    “是很惡心,可......”

    “這是你欠我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